当时我真是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她了,因为这个娘们可就是我现在一切痛苦的源泉。

  没有她,陈文馨那个虎娘们又怎么可能发现原来是哥的精华含辛茹苦的将她养大,现在还要带着人将哥四处追杀,可是今天要不是林露露这个贱人带着那黑胖妞司徒小静过来估计我也早就被弃尸荒野了,所以哥现在一时半会也摸不透这个小骚娘们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想让哥死啊,还是想让哥活啊,又或者是想把哥折磨的欲仙欲死半死不活!

  而此时的林露露看见我,脸上却没有半点的惊讶之色,反而还是平时那副笑嘻嘻的样子一脸天真的看着我,以哥的冰雪聪明当时就反应过来了,草,把我约到这里的不是别人,就是这小浪蹄子!

  哥当时忍不住先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脸上还是一副吃惊到无法接受现实的表情,但是两只眼睛却是朝她的下半身猛扫,然后就看见她裙子下面是俩条光溜溜的大白腿。

  接着哥就二话没说先低着头默默的回身把身后的门带上了,别看哥可能是因为长期撸管记忆力减退,视力也变得有些模糊,不过就如同贝多芬在失聪之后才能创造出震撼世界的名曲《第九交响曲》一样。

  Y4酷:匠:网~首*+发

  哥也是在这些感官有些退化了之后,才达到了所谓的痴汉最高境界,不用眼睛去看,也不用耳朵去听,更不是用自己的双手去抚摸,而是用心去感受,凭着自己内心深处最单纯的色欲的指引,去用心记录每一个女生的穿着来判断她们最容易走光的时刻。

  对每一个女生都一视同仁,不论富贵贫穷美丑,高矮胖瘦,只要走光,该看就看,绝不手软,也就是所谓的大色无疆,所以对于一般的女生的穿着在我眼里那简直就是过目不忘,更何况是林露露这种出了名的骚,所以哥刚才只一眼就看出来她穿的跟中午不同,她腿上的丝袜不见了!

  而我由于关注女性丝袜十四年不曾改变过,毫不夸张的说我只需要一眼就能分辨出女生腿上穿的到底是连档、吊带、渔网还是蕾丝,甚至是有无勾丝的情况都可以从那丝袜的松紧程度上一眼就观察到,所以我当时就可以确定书包里的那双丝袜跟林露露中午穿的是同一款!

  不过由于哥对女性丝袜的严谨态度,并没有当时就认定书包里的那双丝袜就是林露露的,而且哥也不太相信林露露会下如此大的血本来勾引哥一个屌丝,所以哥就一脸皮笑肉不笑的朝林露露走了过去,想通过闻闻她身上的气味来判断那丝袜到底是不是她的,而且如果说丝袜是她的,那丁字裤。。。。。

  想到这儿我突然间感到有些头晕目眩,黑暗中她的眼睛也显得越发的明亮起来,虽然这小仓库关上门之后里面黑的厉害,不过光凭着她身上那股欲望的气息我就能准确的定位她的位置。

  呼吸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我终于走到了她的身边,她的呼吸声变得很重,我心里突然有了一点窃喜,因为我觉得她也变得有些紧张了,我微微的侧过头在她的发旁轻轻的嗅着,当时我只闻了第一下我就感觉我要死了,因为那味道真是她的!!!!

  那代表着什么,那代表着什么?!!!!就是傻逼也知道了吧!不过哥知道这种时候就是俩个人的较量,谁先把持不住谁才能在一会儿获得主动,所以哥并没有任何的举动,还是低着头在她的身边轻轻的闻着,不知过了多久,我才听见林露露用那甜的有些发腻的声音问我,闻够了吧?

  我嘿嘿一笑,虽然她说话的声音冷冰冰的,可是在这种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处境中就更显得有着暗示的意味,何况我还清楚的知道我身后的书包里装着的是她的内衣。

  我一边笑着一边解下了身后的书包放在了地上,然后故意咳嗽了两声问她,书包里的丝袜是你的吧?没想到她一点都不以为然的用鼻子轻轻的哼了一声说,是又怎么样?

  我马上就嘿嘿的干笑了两声说,不怎么样,那。。。那条粉红色的呢?黑暗中的林露露俏皮的眨了下眼睛说,你猜?

  她说着就好像朝我这边靠了过来,尼玛啊,老子当时因为裤裆里空间紧张的厉害,已经从正常站姿变成圆规一样的站姿了,她这么往我这边一压,差点没给老子整摔了,幸亏当时老子反应快直接靠在了身后的墙上。

  我感觉林露露的脸离我的脸很近很近,我甚至都能感觉到她温热的呼吸一口口的呼在我的嘴上,我使劲儿的咽了口吐沫,拼命的在内心告诫自己要忍住,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功亏一篑。

  因为我自己清楚的厉害,现在不用别的,弄不好林露露只要轻轻的不小心碰我一下我就发射了,因为这场面实在是也太香艳了,我就是做梦也没幻想过这样的场景,所以我才把身体紧紧的靠在身后的墙上对她说,你。。。。你别乱来啊,我跟你说,你别以为自己没穿内裤就了不起,我实话跟你说,老子裸睡二十余年了,我现在也没穿!

  没想到我这么一说林露露一下子捂着嘴笑了,然后故意压低了声音在我耳边说,你蛮厉害的嘛,才十来岁的人就裸睡二十多年了!我当时就瞪着眼睛辩解说,老子在我娘肚子里就一直裸睡来的!

  我说完之后林露露就捂着嘴咯咯的笑了起来,那笑声笑的我浑身血脉喷张,太阳穴突突的跟着跳,我估计当时往我身上扔个生鸡蛋立刻就能熟,因为我身上早已经被那欲望的熊熊大火烧的冒烟了。

  我当时之所以还没行动并不是因为我心无杂念,我心里杂念多了,可是就是因为太多了,我就怕我刚碰下林露露的手指头我就完事了,那我就太丢人了,以后要是传出去就不用再在江湖上混了,弄不好以后林露露在吃饭的时候就会跟别的女生摆着手说,哼,胡斐那小子特没用,那天跟老娘在小仓库里,我还没咋的呢,就是不小心碰了下他手指头,他就浑身一抖,打了个机灵就完事了,废物!

  所以现在我正在努力的控制自己,想把自己的欲望值降到一个正常的界限,我可不能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二弟泪满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黑眼圈不要啊说:

  久等的第三十章,下午写完了,但是觉得写的不是我要的感觉,就删了,我只是想给大家写出好看的东西~大家记得撸,我接着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