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我看到这书包里的东西整个人都呆了!我眼珠子差点都没掉到里面,不过哥还是没失了冷静,马上就用书包又盖住了里面的东西,然后做了俩个深呼吸,在心里告诉自己,要镇定。

  潘金莲第一次见到西门庆的时候她慌了么,她没有,尹志平第一次见到小龙女在地上躺着的时候他慌了么,他没有,他脱裤子了。

  想到这儿哥卷起了兰花指,照着自己的下体就是一弹,然后哥就好像听见了裤兜子里咔嚓的一声,好像什么东西折了,不过哥也总算是冷静了下来,在心里默默的告诫自己慌个球,然后面带从容的再次打开了书包,把头塞了进去。

  等我把头从书包里再拿出来的时候,哥笑了,那是哥单身十四年以来最幸福的傻笑,因为哥那日日夜夜的祈祷终于灵验了,上苍终于被哥这个天天都看一遍维多利亚的秘密集锦的男人给感动了,让哥终于闻到了这原味的、新鲜的、没洗过的女生贴身内衣裤。

  哥伸出了那双颤抖的双手带着我童年的梦想,在感受着那丝袜的粗糙的同时也感受着那丁字裤的丝丝柔滑,哥闭上了眼睛,用心去感受,这两样东西就好像俩只翅膀,带我飞扬,在这宛若天堂。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见了啪嗒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从书包里掉了出来,我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一封信!

  我不停的眨着眼睛看着地上的那封信,心跳开始加速,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因为就连那信封的颜色也是让人脸红心跳的粉红色,粉红色代表着什么我相信每个男人都懂吧,我赶紧把书包里的东西收好,才一弯腰捡起了地上的那封信。

  信封上并没有落款和收信人,不过哥的脸上却依然露出了笑容,因为就是傻子也知道那内衣裤和情书加在一起等于什么,想不到哥经历了这么多年的苦痛挫折之后终于有这不开眼的娘们自己撞上门来了。

  他娘的,在没打开这封信之前我就已经给自己立下了誓言,不管这个姑娘长的是有多么的历经坎坷,也不管她的个人私生活是有多么的混乱不堪,我也要跟她来一次轰轰烈烈让她铭记一生的床战肉搏,只要她不在跟我去小旅店之前踹了我。

  想到这儿哥掏出了兜里的纸巾仔细的擦了手,毕竟予人尊重,才是予己尊重,然后哥才打开了那封信,可是让哥有些意外的是那里面居然没有信,而是只有一片儿纸片掉了出来,当时一看到这个我可就有点不乐意了,说好的情书呢,老子一辈子也没收到过的东西,看来今天也没戏了?

  还是说被送信那小子给掉包了,自己找那姑娘爽去了,只留给我这双烂袜子和破裤衩子?

  就这俩样东西还让老子意淫了个底朝天,刚才还差点没幸福的晕死过去,想到这儿我就不禁感到一阵阵的脸红和羞愧,对不起家中硬盘里的那些经典爱情那啥片。

  所以哥终于抚平了心态,用一种草或者不草都是爱的情绪拿起了那张小纸片,端详了起来,但是这一看却让我不得又是一惊,原来就是写在这纸片上的,根本就没有信!

  我瞬间就有了一种被耍了的感觉,当然也感觉到了对方对我的态度是有多么的随便,而纸条上更是只有短短的一句话,第七节下课来体育馆的小仓库。

  这就不由得让我有些疑心了起来,因为刚才我已经彻底的闻过了那内衣裤,可以肯定那是某个女生的东西,而不是哪个变态抠脚大汉穿过的,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我只能告诉你那上面有大姨妈味道。

  东西是货真价实的东西,但是里面的字条却是如此的随便,以至于跟这极有诱惑力的内衣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只有一种情况能解释这样的反差,那就是陷阱!

  在闻完了那套衣服,大脑处于极度兴奋思路敏捷的我立刻就意识到了这件事儿里的另一个疑点,那就是纸条上的那个约会地点!

  体育馆小仓库那是个什么地方,虽然只是个普普通通放体育备品的仓库,我以前上体育课也去那屋里取过篮球什么的,不过那里却有着地理位置的特殊性,那是一间距离体育馆后身一百米左右的小平房,周围是一片光溜溜的大野地什么都没有,而且下午那个时间段是没有体育课的,如果在一会儿下课的时候往那个方向走被人看见是无法解释的。

  想到这儿我不禁看着手中的那片写着字的纸片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因为现在的我已经跟以前不同,现在学校里有各路人马想要弄死我,虽然今天中午司徒浩南帮我挡了一回,下午张博雷也没揍成我,但是不代表学校里就没有其他的人想整死我。

  可是要说真是有人埋伏在那小仓库要揍我,我又觉得不太正常,因为学校里偏僻的地方多的是,在那里揍我只会节外生枝,那就只剩下最后的一种可能性了,我叹了口气,用手摸着书包里的内衣裤,觉得自己可能要面临十四年以来最艰难的一次选择,因为这次的约会极有可能是一次美人计。

  然后选择在那个地方只是为了抓我个人赃并获,弄不好还有可能给我拍几张照片或者视频什么的传到网上,那样我可就彻底身败名裂了,不过我估计设计这件事儿的背后主使多半不会这么做,应该会拿这个来威胁我,然后用这个跟我给陈文馨喂精华的事儿做个等价交换,我考虑再三,终于做好了决定,如果这次的事儿真是个美人计的话,我只想说,可不可以再来一次?

  l更新IP最快上*u酷7匠2网SM

  下课之后我先是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跟我爸我妈说我爱他们,我妈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然后就找了个借口赶紧挂断了电话,不过一挂断电话我的眼泪就忍不住的流了下来,因为我想不到老子可能就要在今天破处了,老子激动啊!

  而且我去的时候还背上了那个黄书包,因为我觉得不管藏在哪里我都不放心,只有带在身上我才安心,虽然这样也有很大的风险,不过把它们带在身上却能给我力量,就像那夜空中最闪亮的星,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照亮我前行。

  一路上我东躲西藏,确定没有人跟踪,也没有人监视,可以说我是跟做贼一样的到了体育馆的楼下,然后我躲在体育馆的一个墙角处,又是一顿仔细的观察与等待,确定并没有人在四周埋伏的时候我才一溜儿烟的跑到了那个小仓库的门前,站在那扇粗糙的木头门前我忍不住不停的喘着粗气,我使劲儿的做了几个深呼吸才稳住了情绪,本想敲门的我却发现那门根本就没有锁,我一寻思都这个时候就别装犊子了,你不是什么贞洁玉女,我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就让我们来一场没羞没臊的缠绵吧!

  想到这儿我二话没说,直接推门而入,当我看到屋里那人的背影的时候差点没欢呼的直接脱裤子,因为屋里的人并不是那个黑胖子司徒小静,而是个身材曼妙的小娘们!

  不过当那个人转过来的时候,我更傻了,是林露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黑眼圈不要啊说:

  大家晚安,早点休息~感谢泥其day、qwezki、hsdda19、当当、宅豹的打赏,后面会越来越精彩的。我把蜂蜜加咖啡里了,现在有点不适,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