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他以前是教体育的,不过后来因为对待学生手硬心狠,所以被破格提拔成教务处副主任,现在正辅佐教务处主任对我们校的一些问题学生做彻底的整治管理和再教育,以前我一直以为他们屁用没有只会放大话,但是今天我才头一次觉得这位老师是个人才,以后可能真能在我们学校做出点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儿,可是我还没高兴太久,他就一手按着那小子,一手冲我勾了勾手指说,你,出来,跟我走。

  然后他就一手压着那小子走在前面,我一脸狼狈的跟在后面,虽然我在路上无数次的解释了我是个受害者,我甚至连一下都没反抗过,为啥还让我跟着一起去,没想到这黑面神就特不屑的回头看了我一眼说,哼,我最讨厌你们这种一点用没有的窝囊废了!

  我草的,这话当时给我气的鼻子都冒烟了,不过我也立刻就明白了他绝不是什么我们屌丝的朋友,看来一会儿跟他到了教务处多半是凶多吉少了!

  没多一会儿我们就到了教务处,虽然一路上那小子一直用眼睛吓唬我,不过老子却一点都没害怕,因为我知道一会儿最大的敌人不是他,而是这教务处副主任。

  到了教务处黑面神一看门上挂着锁头,反倒一下笑了说,正好。然后便从兜里掏出了钥匙开门,一看他这种举动我的心反而咯噔的沉了一下,因为我突然有种预感,他可能要做些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比如说要对我们这俩个学生动用私刑!

  果然他开了门之后并没有让我也跟着一起进去,而是压着那小子先进去了,让我在门外等着,最可疑的是他居然还在里面关上了门,当时站在门外的我心里就好像揣了俩只兔子,还是一公一母,给我蹦跶的这个心乱,因为他俩进去之后我并没有听到什么大的响动,别以为这是什么好事儿,虽说可以证明黑面神似乎没在屋里揍那小子,但是你想想俩个男人在屋里能做点什么事儿!

  想到这儿我不禁一身鸡皮嘎达都起来了,妈的,老子不会这么倒霉吧,碰到这种变态老师,想到这儿我就忍不住把耳朵贴在了门上,听屋里的动静,可是我听了半天也没听到那种特殊的摩擦声,只听到屋里好像有人说话的声音,不过那声音不大。

  我听了半天也没听清说的是什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应该只有一个人在说,另外一个并没有吱声,听了一会儿有脚步声朝门这边走了过来,我才赶紧又站直了身子,装作一直在门外等着的熊样。

  出来的人是黑面神,他打开了门之后冲我冷冷的一笑,然后对我说,你进来吧。我下意识的咽了口吐沫,迈着忐忑的步子走了进去,我虽然不是什么好学生,但是这只有大奸大恶之徒才能进的教务处我还是第一次来,所以有点人生地不熟,但是我一看见蹲在暖气包旁边的那小子,就知道他肯定是常客。

  总来,就连蹲的位置都是那么的自然,和谐,与暖气包浑然一体,正好是拐角俩排暖气包之间的缝隙里,看着他那偌大的身躯此刻却只能屈身于一个那么狭窄的夹缝中,我只能感叹,人世间最苍凉之事不过英雄末路,美人迟暮,坏小子蹲墙缝。

  但是还没等我感慨完呢,我就被安排进了另一个墙角,然后那黑面神看看我俩笑了笑说,顿好,我一会儿回来。他说完就转身出去了,但是让我完全没想到的是他出去之后居然在外面把门锁上了!

  当时我一看蹲在那里死死的盯着我看的那小子,差点没把屎吓出来,心里不禁寻思,我草泥马黑面神,你他妈的这是故意想玩死老子啊,你把我俩锁在一起,不就是想整死我么!

  我看着蹲在那个墙角好像死神一样的那小子下意识的咽了口吐沫,不过我心里清楚现在说啥都没用了,只是早死一会儿玩死一会儿,或者死法的问题,虽然我已经在心里想过了各种拼命的法子,可是最后我也只想到了一条。

  就是跟他说其实陈文馨跟我才是真爱,最近传出去的她喝我精华的事儿不过是她跟我闹脾气,但是她跟我生气的原因却没有人知道,其实是她肚子里有了我的娃娃,所以他现在要是还想让陈文馨的娃娃有个爹的话就留我一命,不过我估计他只要不是傻逼是不会相信我的,所以我现在能做的事儿只有一件,夹在两片暖气包中间,等死。

  3酷匠网~l正…!版9L首发Tu

  果然我俩蹲了没俩分钟,他就抽了抽鼻子站起来了,不过让我有些意外的是并没有直勾勾的冲我过来,而是站起来舒展了下身子,但是我也很快就理解了,草,不过是要做下准备活动,然后把我一击必杀。

  可是他活动完了也没朝我过来,而是坐在了黑面神的椅子上掏出了兜里的烟,我一看他这个举动就也有点忍不住了,蹲在那儿跟他说,我也想抽一根,虽然我不会抽烟,甚至长这么大一次都没试过。

  他听到我这话不禁乐了,然后冲我也勾了勾手指,让我过去。要是平时我是肯定不敢过去的,多半是借着机会溜了,但是现在我都死到临头了,我还怕个球,所以我也抽了抽鼻子走了过去,老子更牛逼一点没露怯的是,不但走了过去,而且还一屁股坐到了教务主任的椅子上,比他还高了半级。

  我坐下来之后也冲他勾了勾手指,那意思烟,他又笑了下就把手里的烟和打火机给我扔过来。由于没抽过烟,第一口就给呛着了,当时他就不屑的哼了一声说我,不会抽要个几把,浪费。我就也哼了一声说,你长个几把不也没干过陈文馨,浪费。没想到他被我这么一说反倒是笑了,然后说,也对。

  我当时眨了眨眼睛看着他抽烟的样子,突然觉得他好像没有揍我的意思了呢,可是不应该啊,刚刚在我们班里他不是还要把我腰子给打出来么,这怎么可能突然跟我谈笑风生了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黑眼圈不要啊说:

今天第一章,今天不会让大家等那么晚,下午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