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提着裤子一路小跑就回了班,吓的我出了一脑门子的汗,坐在座位上的我还有点惊魂未定,因为刚才看见的那条疤痕也太他妈的触目惊心了,那小子是道儿上的吧!

  虽然我不知道那小子气冲冲的要干啥,不过碍于我最近对陈文馨做的事儿,我觉得我还是留在班里安全点,毕竟老子的命只有一条,想到这儿我就趴桌子上睡觉,尽量不去想那男的背后的伤疤,还有他跟陈文馨的关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今天经历的大起大落多了点身体有点不适,刚一趴到桌子上就放了几个屁,熏的后桌的女生一个劲儿的踹我凳子,不过我也没鸟她,心里不禁寻思陈文馨都喝了一个月的精华,你闻几个屁咋了,然后我就美滋滋的进入了梦乡,可是谁知我刚睡着还没一分钟,就听见教室前面当的一声!

  这尼玛,给老子吓的还以为地震了,不过我抬起头一看发现老师还在前面的讲台上站着,也没喊什么同学们镇定,让老师先走!

  我才知道不是地震,但是我立刻就发现了一个比地震还要危险的人物,刚才我在厕所窗户看到的那后背有疤的小子现在正在我们班门口站着!!!!

  当时哥一看就吓尿了,二话没说就钻桌子底下去了,因为哥也不是傻逼,立刻就反应出来他是冲我来的,而且肯定是听了刘红那贱人的挑拨,过来替陈文馨找我报仇的,不过哥这么些年也不是白混的,小时候在游戏厅被欺负了那么些年,现在一眼就能看出来谁是真能打,谁是虚张声势,以为哥那老些年的揍是白挨的么!

  所以刚才在厕所我一眼就看出来这小子是个惹不起的主儿,果然还没等老师说话,这小子就站在我们班门口大吼了一声,谁他妈的是胡斐,给老子滚出来!

  虽然站在讲台上的是我们班的科任老师,但是也不能容许一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学生这么撒野,果然我们的语文老师立刻就显示出了她神圣不可侵犯的尊严,先是后退了两步然后才拿着教鞭指着那小子,细声细气的呵斥他,你是哪班的学生,敢到这儿捣乱,赶紧回自己的教室去!

  这时躲在桌子下面的我,不禁伸出了大拇指在心里暗暗的称赞我们的语文老师,好样儿的!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那小子居然一点都没听我们语文老师的劝阻,而是用极不耐烦的声音说,老师,这事儿跟你没关系,我就是想看看那小子长啥样,他欺负女同学,弄的女生现在都不想回来上课了,老师你就没发现现在班里少了俩个人么?

  语文老师本来还想呵斥他,不过听他这么一说也忍不住用眼睛在屋里扫了一圈,然后就看见屋里空了三个座位,接着语文老师就皱了下眉稍稍想了下说,你是说陈文馨和刘红?

  站在门口的小子点点头,不过还是一脸的怒意,然后大声的喊着说,老师我不想妨碍你上课,你就帮我把胡斐那小子叫出来就行!

  语文老师的脸上这时候有点挂不住了,毕竟她也是个老师不能被个学生呼来唤去的,所以她就又厉声的对那小子说,你先回自己的班级,这事儿我会跟他们班主任说的!

  但是那小子却一点走的意思都没有,反而一副不达目的就不罢休的表情说,老师,你不让我看一眼那小子我是不会走的。

  最新√章节上酷T匠网*

  这小子说完就开始用眼睛在我们班里寻摸了起来,就在我以为我们语文老师肯定不会纵容这种学生在这儿撒野的时候,我们语文老师居然在讲台上厉声的问了一声,胡斐呢?!

  语文老师的一句话就伤害了我那颗幼小的心灵,我不禁在桌子底下一声叹息,因为我想不到我刚刚在心里崇拜过的语文老师就这样把我放弃了,老师你怎么能因为这小子的淫威而屈服,虽然我不是您的好学生,偷看过您的裙底,也背地里说过您长期缺爱月经不调的坏话,可是咱们不是说好了要做彼此的守护天使么?

  您不是说过,我要是能考上重点高中,您就把讲台吃了这样的誓言么?难道您都忘了么?藏在桌下的我不禁黯然神伤,虽然哥腿都蹲麻了,但是哥并不害怕,因为哥知道同学们会保护我的。

  即使哥平时做人猥琐,但是班里哪个男生敢说没看过我买的黄碟?哪个女生敢说没听过我讲的笑话,当然都是带颜色的,可是哪次她们不是听的面红耳赤憋红了脸不敢笑,生怕别人发现她们听懂了?

  所以现在蹲在桌下的哥还是有点自信的,可谁知就在这个时候我后桌的女生居然猛的站了起来,然后厌恶的看了一眼藏在桌下的我,似乎还是因为我刚才的那几个屁而耿耿于怀,接着一副大义凌然的模样挺了一下还没有我胸肌大的胸,最后大声的说,老师,胡斐在桌子底下藏着呢!

  当时我那个恨啊,只恨自己刚才没一屁熏倒这个贱人,不过我也明白了个道理,话不能乱说,屁不能乱放。但是这时候再想什么也都晚了,男人不能做一辈子的缩头乌龟,在关键的时刻只能选择勇敢的面对!

  想到这儿我便从桌子底下爬了出来,开始往最后一排爬,准备从后门开溜,可是我后桌那贱人,发现我想往后面爬居然俩腿一劈站到了过道上,我当时就不禁抬起头恶狠狠的盯着她,而她却是得意洋洋的低着头看着我,虽然她没说话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我要是想从这儿偷偷的爬过去,就必须从她的胯下爬过去,可是这娘们真是看错了老子,我怎么可能为了苟且偷生从她一个娘们的胯下爬过,虽然古有韩信受胯下之辱,可是哥一个堂堂一米六的男儿,怎么可能受此侮辱,正所谓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想到这儿哥二话没说,一咬牙一跺脚,一个猴子偷桃就朝这娘们的胯下掏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黑眼圈不要啊说:

  太晚了,大家明天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