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片刀少年狰狞的模样给我吓的都差点没挫了屎,因为我知道他绝对不是开玩笑的,当大哥的手上没几条人命叫什么大哥,跟人命相比打几个娘们算球?但是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虽然黑胖妞也是吓的不行,胸口那俩块肥肉剧烈的颤抖着.整个人也几乎全都压在她身后我的身上,给我压的都快断气了,可是她还是丝毫没有退让,还是死死的挡在了我的身前,然后她使劲儿的抽着鼻子用她那完全跟身型不符的可爱的声音大声的说,哼,你打吧,你打吧,我胖,我不怕你打,你打的全是我的肥肉肉,你打我十分钟我都不带疼的,累死你!

  胖妞说完又朝着片刀少年一吐舌头,然后就赶紧大口的喘着气,似乎是因为刚才这一连气儿的喊话让她那肥胖的身体有点负担不起了,大脑都有点喊缺氧了,不过她还是大口的喘着粗气一脸不肯退让的神色看着片刀少年。

  这时候站在那里的陈文馨看着挡在我身前的胖妞却忍不住咬了下嘴唇,大大的眼睛里似乎是决定了些什么,然后想走上来拉地上的胖妞,但是却被身边还是一脸笑嘻嘻神情的林露露给拽住了,因为林露露在陈文馨的耳边小声的说,你别去,看着,一会儿会很有趣。

  陈文馨一脸疑惑的看着林露露,林露露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微笑着看着地上的胖妞。而站在那里的片刀少年却只是高高的举着手里的拖布杆子,一脸凶神恶煞的一再威胁那个挡在我身边的胖妞,老子打你啊,真打你,打死你啊.但是手里的拖布杆子却迟迟都没有落下,而胖妞却只是不住的擦着脸上片刀少年从嘴里蹦出的吐沫星子,然后一脸不服气的看着他,伸着俩个胳膊死死的挡在我的身前。

  $i更X●新P最2快上L酷√匠网

  我当时一看这小子就忍不住想笑了,因为道儿上的规矩是一般都不打娘们,因为女人墨迹哭哭啼啼容易闹事儿,传出去也不好听,所以真正想打女人的都会偷摸的在家里先拿老婆练手,然后等经验多点了就会自动寻找专业的组织,比如说豆瓣打老婆小组。

  然后大家一起在里面研究如何练的打完女人没有负罪感,打完女人之后神清气爽,一天不打女人就浑身难受,当然一般的怂比还需要喝点酒,酒后行事,但那在真正的打老婆的圈子里都是受到鄙视的,真正打老婆的高手从来都是滴酒不沾,冷静状态下出手,一击毙命,直取要害,一招撂倒老娘们。

  所以当时我一看就知道,他不行,没练过,他下不去这个手!就在我沾沾自喜,以为有这个黑胖妞的保护自己可以逃过一劫的时候,那个拎着凳子腿儿的愣头青又冒出来了,他当时一看那片刀少年手中扬起来的拖布杆子就是挥不下来了,就憨声憨气的跟少年说,大哥,你咋这么孬了啊,你不行我来啊!

  说着就要上前,但是这片刀少年哪受的了他的小弟这么说他,当时就被气的恼羞成怒,一脚就把那煞笔踹到了一边,然后瞪着俩个气的通红的眼珠子大骂,草泥马的,老子孬你妈了,一个女胖子,老子有他妈不敢打的!你他妈睁大了狗眼给老子看着!

  说着脸上的青筋暴起,整个人都变了样,似乎比起打女人在小弟面前丢脸更让他难以忍受,人往往就是在这个时候从人变成了野兽。他猛的转过头红着眼睛瞪着挡在我身前的黑胖妞,一声我草泥马的,双手抓着拖布杆子猛的往身后一甩,浑身都发上了力,俩个肩膀头子上的肌肉隐约可见,吓的胖妞当时就哎呀一声赶紧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瞅,她的身体也跟着颤抖了起来,但是她还是一动没动的死死的挡在我的身前!

  但是只见那拽掉了头的拖布杆子在空中猛的划破空气,像发出嘶鸣一般嗡的一声就砸了下来!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拖布杆子夹杂着风声瞬间就砸了下来,吓的黑胖妞紧紧的闭住了眼睛,被这少年加了全力轮下来的拖布杆子不说砸的人骨断筋折,最起码也要半个月不敢碰那被轮过的地方,但是只听咔嚓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跟那拖布杆子硬碰硬了!

  大家再定睛一看,原来是那黑胖妞的身后伸出了一条看起来有些瘦弱的手臂,愣是用这条胳膊硬接了这被灌了全力的一棍!!!等黑胖妞再睁开眼睛看到了挡在她头上的那条瘦弱的手臂之时,她的眼泪刷的一下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没有任何理由的,没有任何预兆的。

  等她再不敢置信的回过头去看那条帮她挡住这一棍的手臂是谁的时候,她只看见了身后那个也同样是满脸流着眼泪,同时疼的鼻涕也忍不住流出来的少年,只不过少年的脸上比她还多一种表情,是微笑。

  黑胖妞一边哭着一边就要摸我的胳膊,给我疼的差点没给她跪下,她才暂时放弃了这个想法,然后我使劲儿的抽了抽鼻子,用另一只手擦了擦眼泪,因为我不愿意让别人看到老子的这个糗样,嘴里也忍不住小声的不干不净的嘀咕着,草的,老子从小就不愿意打架,打架一疼我就愿意哭。。。

  刚才一直护在我身前的黑胖妞此时却好似变成了哑巴一般,只是睁大了眼睛抬着头失神的望着我,不过哥此时可没空再接受这不知是哪冒出来的煤气罐的崇拜,我甩了甩刚才被拖布杆子抡过的那条胳膊发现基本已经是彻底没知觉了,就撇了撇嘴,然后用另一只手挠了挠头对身后的小伟哥招了招手。

  这时小伟哥才满脸惊慌的朝我跑了过来,我把那条受伤的胳膊无力的垂在身体的一侧,然后用另一只手搂着小伟哥的肩膀,再次的抽了抽鼻子对身前那个一脸不屑的看着我的片刀少年说,老子一直不愿意跟你玩真格的,你他妈的就没脸没皮的蹬鼻子上脸是不,你他妈的让我兄弟和这煤气罐先出去,然后老子就跟你们好好玩玩。我说话的同时那只搂在小伟哥肩膀上的手也在不断的滑动着,偷偷的写着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黑眼圈不要啊说:   每天都会有更新,就是有点不太稳定,大家见谅啊,手好了,就慢慢正常了。大家早点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