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这话一出,我们其他三个人的脸色瞬间就变了,我的脸色白得吓人,就跟死人一个色儿,脸上已经没有了一丝的血星儿,而刘红则惊讶的嘴张的这个大这个圆,就跟他妈的十五的月亮似的,一张嘴能含俩个球!

  如果现在能有人看她一眼就能发现这绝对是个口活天赋极高的奇女子,只不过此时没有人在看她,因为我那两只惊慌的眼睛只在看着一个人,陈文馨。

  看正?版_(章o节}上酷匠(网z/

  陈文馨刚才脸上的那红晕立刻就褪去了,就好像从来都不存在过一般,她的脸色冷的就像一块冰一样,她用那双美丽的眼睛冷冷的看着我,然后声音里不带一丝感情的问身后的林露露,从他下面出来的是什么意思?

  我当时就感觉教室里的空气都已经结痂,踮着脚趴在陈文馨背后的林露露这时用鼻子得意的笑了下,才又慢慢的走了出来,笑嘻嘻的用手指沾了一点瓶口的液体,然后把那俩根手指对着阳光分开又合上,那俩根手指之间自然就拉出了几条丝状的液体,林露露就笑了下说,这么粘的东西怎么可能是咖啡么,它是。。。

  她说到这儿的时候却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嘻嘻的笑了起来,最后趴在陈文馨的肩膀上才说完了后面的几个字,接着我就感觉自己的耳朵里只有嗡嗡的声音就好像是虫子叫一样,我什么都听见了,只是没有一个字进到了我的脑子里。

  我只看见陈文馨的脸色变得跟我一样的苍白,而我就像一个不会动的木偶一样傻傻的站在那里看着,而陈文馨的目光第一次让我感觉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刺痛了一般的跟我对视在了一起,虽然我们只是对峙了那么一瞬间,但是我却觉得那比什么都遥远,就好像隔了几个宇宙,在太空里,比任何时候离她都远。

  接着我又开始能听见周围的声音了,陈文馨死死的瞪着我,然后她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她嘴里蹦出了四个字,你,真,恶,心!她说完就猛的抓起了桌子上她的那个水杯朝我砸了过来,我并没有躲,并不是我不想躲,而是当时我的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因为在我的眼中当时只有一件事,陈文馨哭了。

  杯子里的水和精华从我的头上流淌了下来,肆意的滑过了我的脸,流到了我的脖子里,凉凉的,也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从没有这么凉的东西滑过我的身体,这是第一次。陈文馨扔完那个杯子就转身跑了出去,站在一旁已经傻掉的刘红这时候才反应过来,狠狠的朝我吐了口吐沫,骂了一声,人渣!枉我还那么相信你!

  她说完也跟着转身跑了出去,追陈文馨去了。等她们俩都跑了出去,我才看见林露露慢慢的朝我走了过来,脸上还是带着刚才那笑嘻嘻的表情,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刚刚说出那么残酷真相的披着人皮的恶魔,倒像是一个不小心从天上掉下来的小天使。

  她笑嘻嘻的朝我走了过来,睁着俩只狐媚的大眼睛玩了一会儿手上那已经拉出丝的液体,玩了一会儿她才停了下来歪着头看着手指上的东西,就好像一个顽皮的孩子,不知道该怎么把无意间粘在身上的玩具弄掉一般。

  不过她想了想便嘟起了嘴把那还粘着粘糊糊液体的手指伸到了自己的嘴里,等舔了一会儿再拿出来的时候,那俩根手指已经干干净净的了,就仿佛初生的婴儿一般,这时候她才又笑着对我说,不好吃,我喜欢新鲜的。她说完就冲我宛然一笑,一蹦一跳的出去了,她似乎很开心,而我就跟一个木头人一样的站在那里,仿佛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与我再无关系。

  体育课是上午的第四节课,所以上完了就午休了,很快不少上完体育课从超市买了泡面的同学回来了,三三俩俩的,说笑着进了屋,也把那个呆若木鸡的我从另一个世界拉回了现实。

  我茫然无措的坐在了凳子上,就跟他妈的死刑犯等着被电刑似的,不过在我的脑子里反复播放的只有一个画面,那就是眼泪从陈文馨的眼睛里掉出来时候的样子,以前我总以为眼泪一下子就从眼睛里出来就是假的,是电视上骗小孩的,现在我才知道,不是,那是真的。

  想到这儿的时候我忍不住自己呵呵笑了,因为我想不到聪明如我还有这么多不知道的事儿,比如说女生的心。这时候班里外号黄世仁的煞笔朝我走了过来,指着我的脸就哈哈大笑了起来,笑的肚子都疼了,我就是那么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啥都没说,他笑够了才问我,草,胡斐你脸上是啥啊?好像被谁射了呢?

  他说完就又笑了起来,不过我一直都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这货笑了一会儿自觉没趣就走了,不过他走了我才感觉脸上还顶着自己的精华有点不雅了,就从地上捡起了陈文馨的手绢擦了擦脸,一闻到她手绢上的香味我才他妈的突然想起来另一件事。

  操的,刚才老子给陈文馨灌精华的事儿已经漏了,而且还是当着刘红和林露露的面,不就相当于全校都要知道了么,那些总在陈文馨身边打转转的那些混子不是分分钟就会把老子给活剐了么,这些货一天到晚的讨好陈文馨,也就是能跟她多说几句话,估计连她笑起来啥样都没见过,就更不用说摸下手啥的了,这尼玛老子直接把精华都给她灌了,尼玛!

  想到这儿我吓的直接就从凳子上面蹦了起来,不行,我得逃!想到这儿我也没心思收拾书包了,直接就从班里冲了出去,看着中午因为午休而空荡荡的走廊我的心才算暂时放回去一点,因为我真怕我刚一出来就有人直接给我按地上一顿踹,然后再把我从三楼窗户直接扔下去。

  我贼头鼠脑的看了几眼,确定走廊里没人埋伏我,其实我当时也煞笔了,就凭我一个一米六的屌丝,那帮混子收拾我用得着埋伏么,估计一个嘴巴子就能把我的屎扇出来。

  我确定走廊里安全了就想赶紧往楼下跑,毕竟现在这种时刻晚一秒我就多一分危险,可是刚要迈动往楼下冲的步子我就停住了,因为我突然想到,草的,这尼玛操场上人多眼杂的,我他妈的万一被人认出来不死定了,不行,我得想个办法!

  情急之下我也顾不得什么礼义廉耻了,直接揉了几下下面,下面噔的一硬我立马就有了主意,草的,我他妈的去管小伟哥借自行车啊,直接骑车冲过操场不就行了么!想到这儿我直接就往楼上冲,可谁知我刚一爬上楼上的楼梯,就从上面下来几个人,一看见我那几个人立刻就停了下来,然后把拳头攥的嘎嘣嘎嘣直响。

  而且这几个球的脸色立刻就变得跟我刚给他们灌过精华一样,我就是再煞笔也明白了,这几个球是冲我来的,而且我他妈的也真行,天堂有路我不走,地狱无门我自闯进来,什么这几个人是我们学校初三出了名的混子我就不用说了,因为三个以上的混子在我面前不管是谁基本就没有任何区别了,因为我的结果只有一个字,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黑眼圈不要啊说:

  看书的小伙伴,记得撸撸和追书哦~~~~新书刚开,各种冲榜!!拜托大家登陆后,点下追书~~然后每天撸一发,能否让我在榜上看到同桌,就靠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