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自古红颜多祸水,反正老娘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然后今天老子也栽在娘们手里了。正当我准备手握精华塑料瓶声泪俱下的时候,刘红这个女吊跟吃了春药一样,朝着老子手上的塑料瓶子就扑了过来,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一把就把我手里的塑料瓶子给抢了过去,老子当时就吓尿了,这他妈的她幸亏抢的是我手里的瓶子,这要是拽我下面,估计老子的下面都得被她拽掉了!

  可是我立刻就从刚才她那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动作中反应了过来,草的,不行啊!那瓶子里还有哥的精华呢!想到这儿我当时就慌了,站起来就准备往回抢,可是他妈的刘红那女吊可是正牌的虎背熊腰,哪里容得我这么在她面前放肆,一巴掌就给我推回来了.我直接就又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了,刘红拿着我那瓶还剩了不多精华的塑料瓶嘿嘿一笑,一撅嘴对我说,哼,就给你家陈文馨喝啊,我当了你这么久的护花使者喝点你的咖啡能咋的,我还没喝过卡布奇诺呢,我尝尝到底是个什么味儿!然后拿着瓶子扬起脖子就往嘴里灌,尼玛,当时给我看的心都凉了,不过事情并没有因为我的害怕而结束。

  只见刘红那女吊把我瓶子里剩的精华全都灌进去之后并没有着急往下咽,而是放在嘴里慢慢的品尝了起来,然后我就眼睁睁的看着刘红由开始那期待的未知味道的神情慢慢的开始变得复杂了起来,首先是眉毛开始往一起聚拢,紧接着脸上的表情就跟拉了稀一样五官迅速纠结在了一起,最后猛的一睁眼睛“呸”的一口就把嘴里的东西吐了出来,然后脸上就跟吃了屎一样的表情说,这什么味儿啊,也太难喝了,跟嗖巴了似的。。。。

  可是谁知更让我意想不到的还在后面,正当刘红一边呸呸的从嘴里往外吐着,一边不断的咒骂着我瓶子里那所谓的“超浓卡布奇诺”的时候,站在一边的陈文馨表情就有点不自然了起来,然后用胳膊在底下做着小动作捅着刘红说,你少说俩句吧,他最近天天中午都是吃面包喝牛奶,钱都给我吃的了,估计咖啡买的也不是什么太纯的。。。

  她后来再说的我就有点听不清了,因为她说着说着就趴在刘红耳朵上说了,不过她的脸色也越发的红了起来,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她脸红,那红晕从她的脸上一直铺到了我的心里,不过哥马上就意识到了,我怎么跟个煞笔似的,在这么生死攸关的紧要关头还被她的色相给勾引了。

  我现在一个不小心估计不用等到天黑,现在就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操的,想到这儿哥立刻就俩眼放光的站了起来,准备伸手先把刘红手里的瓶子拿回来再说,毕竟那里面是他妈浓度最高的,也是最容易露馅的。

  不过哥这辈子似乎是注定了要被女人克制一生,因为还没等哥出手呢,林露露又说话了,用她那好像银铃一样的声音笑着说,给我尝尝,看看我们家陈大小姐都能忍受的咖啡到底是什么味儿的!

  她说着就一伸手把瓶子从刘红手里拿了过去,这他妈给我看的心扑扑直跳,感觉我的心脏都他妈的要跳到肠子里了,因为这小娘们就在拿起瓶子要对在嘴上喝的那一刹那居然又停了下来,然后那两只狐媚的大眼睛对着我眨了眨,笑了下就把瓶子又放下了,然后笑着对我说,好像不是买的速溶的咖啡呢!

  w酷}匠网首发

  她说着就用手指在瓶口沾了一点我的精华,然后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妈的,当时看到她的这个动作哥心都凉了,哥甚至都闻到了死亡的气息,哥瞬间就没了平时的镇定,两只眼睛瞬间就射出了只有流浪猫狗才有的楚楚动人的目光,因为哥知道她肯定是觉察到什么了。

  我只能用这种虽然身体没有动作,但是已经在眼神里给她下跪一百多次苦苦哀求她的目光在恳求她,别把真相说出来,给哥条活路,因为哥知道像她这种身经百战的骚货肯定一闻就能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说不定她喝过的比陈文馨还多呢!

  就在这生死攸关之际,这姓林的脸上却没有一丝紧张的神情,反倒微微的嘟起了嘴看着我,她表情的变化立刻就引起了陈文馨和刘红的注意,我赶紧使劲儿的眨了下眼睛,用眼神告诉她,大姐千万别,只要你放过小弟这一回,你让我做啥都行!

  在我给她使过眼色之后,这大姐终于用刘红和陈文馨都发现不了的方式快速的冲我眨了下眼睛,那意思是答应了我的请求,这尼玛挂在我脖子后面的那把无形的大铡刀终于无声的掉在了地上,当然只有我知道那刀上面还有我自己用精华写的一个大字,色!

  我长出了一口气不过连头上的冷汗都来不及擦,就准备赶紧把林露露手里的瓶子拿回来,可是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林露露拿着瓶子的那只手居然躲开了我的手!!!我当时就是一愣,准备再伸手去拿的时候,林露露就往后蹦了一步藏到了陈文馨的背后,然后露着个小脑袋瓜儿说,馨馨你挺有福气啊,这小子给你带的咖啡不是速溶的,好像是自己在家里现弄的呢!

  林露露的话刚说完,陈文馨看我的表情就变得有点奇怪了起来,我看她的样子好像还有话对我说的样子似的,我当时已经在心里把林露露这个婊子艹过一万次了,因为我想不到这个娘们居然这么损,这么吓唬我,差点没把老子下面仅存的那点精华都吓出来,他妈的,她再这么让老子玩过山车迟早得把老子玩死!

  可是让我们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还没等陈文馨对我说话呢,藏在她身后的林露露就又说话了,她笑嘻嘻的眯起了眼睛就跟个纯洁的大布娃娃一样的说,只不过他这卡布奇诺不是从咖啡机里磨出来的,倒好像是从他下面出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