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差点没给老子吓尿了,不过幸好哥一贯镇定,瞬间就判断出了这不是我同桌的声音,哥慢慢的抬起头顺着那声音的方向把目光迎了上去,才发现站在桌边的原来是那天跟陈文馨聊天的那个女吊,哥一看是她瞬间就没那么紧张了,哥慢慢的盖好了陈文馨的杯子盖儿,才淡淡的问她,有事儿么同学?

  我说完嘴角轻轻上扬,露出了哥的俩颗大板牙,还有一个最温暖的笑容,因为我知道这个时候如果唬不住这小娘们,老子就死定了,她一看我这镇定的模样,刚刚挑起来的那小眉毛立刻就舒展了不少,不过还是有些怀疑的问我,你往她杯子里倒啥呢?

  我嘿嘿一笑晃了晃手里装精华的小瓶说,咖啡奶茶啊。她一听我这么说立刻就把眉毛拧成了个小嘎达,然后嘟着小嘴看着我手里的小瓶不相信的问,咖啡奶茶?

  我一看她这样,心里就不由得暗叫了一声麻痹,不好,要露馅,不过哥一看到这小娘们故意学韩剧里的女生嘟嘴的2货样就觉得自己还有机会,因为这种喜欢看韩剧的女人哪有几个智商高的,妈的,我不能放弃!

  不过一想到韩剧这俩个字,我下面当时就噔的一硬,脑子里立刻就冒出了个主意,我深深的叹了口气然后摇了摇头,用一只手紧紧的掐住自己的大脑门子,然后眼里开始慢慢的往外放出忧伤,当我确信能让这小娘们一看我心都碎了的时候才又缓缓的举起了手中那装过精华的小瓶,深情的说,对,咖啡奶茶,卡布奇诺。

  @酷匠网%正1F版{(首发dK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忍不住偷偷的抬起眼睛瞄了一眼这女吊,发现她果然上钩了,才又接着说,或许你不知道,我已经喜欢陈文馨很久了,从她第一天拿着手机不理我的时候她就已经走进了我的心里,我也想讨厌她,可是我不能,她就是我的宿命,就好像是这杯卡布奇诺!我说着猛的一扬手,直接就把小瓶里剩下的那点精华给干了!!!

  我喝完之后半天没说话,不是我不想说,而是说不出来了,我就那么瞪着眼睛看着那女吊,女吊屌就感动的一塌糊涂的看着我,不过我知道我俩谁都无法理解对方的感受。我看着手里那已经空了的小瓶差点没哭了,当然不是感动的,而是TMD憋屈的,因为我怎么都没想到这TMD给我同桌准备的精华,到最后反倒是我先喝了,此刻的我终于理解了当年表姐签名关于她初恋的那句话,他的味道,微甜,微咸。

  我好不容易才把嘴里的那口精华咽了下去,一股淡淡的忧伤立刻就涌上了我的心头,不过我知道已经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了,我不能在这最后的关头倒下去,我一定要坚持演完,做戏要做全套,不能光做前戏。我叹了口气才又缓缓的跟她说,有件事我从来没跟任何人说过,如果我跟你说了,你能替我保密么?

  女吊丝使劲儿的点了点头,胸前的那俩个大白馒头也跟着晃了两晃,看的我使劲儿的咽了口吐沫才又继续跟她说,其实陈文馨是我第一个喜欢的女生,虽然我只敢在大家的身后默默的看着她,可是我知道没人能剥夺我暗恋她的权利,就像我往她杯子里偷偷倒的卡布奇诺,第一口总让人觉得苦涩中带着酸味,大量的泡沫就像我们那浮躁的情绪,而泡沫的破灭和那一点点的苦涩又像是梦想与现实的冲突。最后品尝过爱情的悲喜后,初恋的香醇回甘却又让人陶醉……

  当我说到这里的时候,那女吊用一根手指轻轻的挡住了我的嘴,不让我再说下去,然后目光坚定的看着我摇了摇头,最后才信誓旦旦的对我说,你放心,我保证帮你保密,我相信她总有一天会明白你的心意的。

  还没等我说话,她就用那熊掌一样的大手使劲儿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差点没把我那昨晚撸管过度的小身子骨儿直接给一巴掌拍散架了,不过不管咋说总算把这危机平稳度过了,看着女吊离开的背影.

  我不禁狠狠的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心里寻思,草的,老子早在初一的时候就对大沢佑香芳心暗许了,她陈文馨算个几把,不就是个子高点嘛,有吊用,老子站个小板凳儿一样弄她!再说了,老子现在早就不喜欢亚洲女性了,普遍的胯宽腿短,老子现在最欣赏的是美国的Cherrytorn,啧啧,那才是能让我真正精尽人亡的娘们啊!

  就在我想到这儿的时候脑海中不自觉的就出现了Cherry那两条白花花的大长腿还有后鞧(qi*)啥的,不过把我拉回现实的还是我同桌那俏丽的身影和她手上的那五袋牛板筋,当时的我心里不禁一阵兴奋,就等着她吃那牛板筋,然后喝我的那杯忘情水。。。

  可是谁知TMD好事多磨,就在我看着她盯着那五袋牛板筋直舔嘴唇的时候,我们班主任那老娘们从外面走进来了,草!我居然TMD都忘了这节课是我们班主任的课,这尼玛谁敢在她的课上吃东西啊,要是被她抓到绝对是大嘴巴子扇脸,俩个大嘴巴子下去就让你迷失爱的方向。

  想不到我精心设计好的计划又要延后一节课,一想到这个就让我忍不住攥紧了拳头,因为我依稀还能感觉到下课喝的那口精华不甘的怒火在我的身体里熊熊燃烧,不过我并没有因此而失去冷静,用两只手使劲儿的拍了拍脸,立刻就让自己振作了起来,正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老子就再等一节课又何妨,但是这时候我却发现我同桌好像有点不对劲儿了。

  我发现她总是时不时的偷偷瞄着书桌堂里的那几袋牛板筋,然后还一边使劲儿的咬着她那薄薄的嘴唇,虽然咬的有点娇艳欲滴的感觉,不过我怎么感觉她有点像是在心里做剧烈的心理斗争的赶脚,难道说她想在班主任的课上吃?!

  我草,这娘们不要命了么,难道说这娘们想用肉体正面硬接班主任的终结技大风车之瞎比扇?草的,我TMD想想就觉得可怕,不过还没等我再细想下去,我同桌居然真的动手了,在桌底下把袋牛板筋给撕开了。

  尼玛,当时就给我看的心惊肉跳的,赶紧抬起眼睛观察班主任的动向,生怕她发现这边的异常,虽然我和她在班里都不是什么好学生,班主任基本平时对我们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惹什么麻烦也不会太管我们,但是在她的课上吃东西那不就相当于要当着全班的面颜射她一记么?

  我一看这样发展下去不行,万一她要是吃的时候被班主任发现了,还能喝个屁的水啊,早就被俩巴掌给扇飞了,那我的计划不就泡汤了么!不行,我可不能让我同桌这经不起区区牛板筋挑逗坏了我的大事儿,想到这儿我就当机立断一把就用手按住了她刚刚开袋的牛板筋,她瞬间就抬起头对我怒目而视,此刻的我也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按在她的手上了,还是用我那双炯炯有神会说话的眼睛在无声的用眼神告诉她,你个煞笔,等会儿再吃能死啊!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她居然眼睛一瞪,当时就在我手背上掐了一下,这尼玛给我疼的呲楞一下就站起来了,这TMD可好不光班主任,全班的目光都望了过来,这TMD给我吓的尿都出来了,不过还是哥反应快,尴尬的笑了笑就准备坐下去,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同桌当时就站起来用手指着我跟班主任说,老师,胡斐上课偷我的牛板筋吃!

  我当时就傻了,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嘴想不到这娘们居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诬陷我,正当我吃惊的一句话说不出来的时候,班主任在前面气的都要进化了,甩着膀子就朝我过来了,然后到了我俩桌前指着陈文馨书桌堂里那开了袋的牛板筋问我,胡斐,你是不是要吃人家牛板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