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府最外围一排紧凑房屋中,这里是林家最底层下人居住的地方,此时林洛正龇牙咧嘴的侧躺在床上,自言自语着:哎呦,疼死我了。林语嫣那小娘皮子竟然下手这么狠,够毒辣,这皮鞭之苦我记下了。

  林洛咬紧牙关,慢慢坐了起来。顿时,一股股刺痛猛烈冲击着全身的神经,密布交错的鞭痕如同蜘蛛网般烙印在林洛的身子上。

  TMD老子刚来这世界就挨顿鞭子,以后这路长着呢,林语嫣绝对不是好伺候的主,还有那阴险的林东,如果照这样下去,以后有自己受的。恐怕像今天这样的苦果才刚开始吧。

  林洛一边慢慢清理伤口,心中一边盘算着。暗道:我一定要变强,只要有足够的实力,别人才会敬重你。只有强者,才能俯视苍生,这是亘古不变的定律。我要成为强者!

  林洛对伤口做了一些简单的清理,虽然没伤到筋骨,但是火辣辣的刺痛和灼烧感,不时折磨着林洛的每根神经。

  自己该如何变强,可惜这副躯体的丹田根本不能储存武元,没有武元,无论招式多么精湛,多么高深,多么华丽,那也是花拳绣腿,毫无杀伤力。

  不行,我要再试一次,或许那个倒霉鬼运气差,他不能储存武元。小爷一向运气爆棚,这次或许奇迹出现。小爷可不是曾经的那个倒霉鬼了。

  现在林洛已经掌握了这副身体,对于之前的记忆也完全融合,林洛的记忆中便有一套林家专门为下人提供的一套初级武学心法。

  由于那个倒霉鬼明知自己无法修炼,但却从始至终也没放弃过,他依旧日夜坚持苦练,希望奇迹能够眷恋自己,可是倒霉鬼到死都没能看到出现奇迹。不过对方的这份坚若磐石的毅力,的却值得敬佩。

  林洛哀叹一声,“既然我占据了你的身体,那也算我们有缘,我在你内心看到你不甘平庸,我会让你的名字传遍整个飘云大陆,也算是对你的补偿。|”

  林洛盘膝坐下来,按着脑海中的这套初级武学心法修炼起来。不知过了多久,林洛感到经脉中有一股若有若无的细微暖流,霎时,林洛兴奋起来,自己距离成功又进一步了,这股微弱到几乎可以忽略的暖流就是武元。

  林洛小心翼翼的引导这丝武元朝着丹田逐渐汇聚,当这道武元进入空荡荡的丹田中后,瞬间消散,不知所踪。林洛一阵失落,看来自己真的不能修炼武元。

  林洛沉心闭目思索着整个过程,想找出失败的原因,可是仍毫无发现。在这个大陆上想要发挥招式的威力那就要借助武元,而华夏武学一脉中也强调过,要想发挥招式的威力那就要借助内力。

  武元和内力应该是同质,它应该是同一种能量,仅是两个地方的称呼不同。林洛埋头思索着,假如武元与内力真的是同质,凭借自己前世对华夏五千年文化了解,对武学一脉也是非常清楚,只要人有丹田,经脉已经打通,那便可以修炼出内力,只是内力的雄厚程度有所差异。

  倒霉鬼的经脉早已打通,不存在经脉堵塞,那是为何呢。难道是我想错了。武元和内力是两回事。林洛百思不得其解“对啊,我修炼一下华夏的武学不就知道了吗,怎么这么笨。修炼华夏的武学心法,那体内的产生的应该就是内力,假如这副身体可以存储内力,那就说明自己想错了,武元与内力根本是两码事。”林洛轻拍脑门恍然大悟可是接下来,林洛又犯愁了。该修炼什么功法,自己虽熟悉华夏武学文化,可没看过武学修炼心法,不然自己早尝试着修炼了,那还等到这辈子。自己唯一熟悉的华夏武学心法就是那老乞丐逼着自己买的那本《无上心法》。

  原来,当时极度憋屈的林洛回去后,虽然感觉心里很不适服,被一个疯疯癫癫的老乞丐强迫着买一本武功秘籍,但还是认真的看起来。如果上面写的都是假的,那就全当消遣时间,反正这套‘秘籍’才十块钱。小爷,也不差钱。

  当林洛阅读后,心神狂颤,太匪夷所思了。如果这本武学秘籍是真的,那其他武学秘籍就是毛毛雨。武学万变不离其宗,殊途同归。林洛看完这套秘籍后,感觉这套秘籍完全可以称为‘武典之宗’,它也完全配得上拥有这个名字——《无上功法》现在林洛苦笑一声,自己大脑中只记得这套神乎其神的《无上功法》,看来只能尝试着修炼下,尝试一下对自己也没什么危害。只是《无上功法》的修炼起点比较高,身体要达到一定的硬度。林洛按照飘云大陆的兵器划分粗略估计一下,身体最起码达到中等兵器的硬度。

  飘云大陆的武器等级:普通兵器,中等兵器、上等兵器,天兵、神兵、传说中的至尊神兵修炼等级:(黄级、玄级、地级、天级)武士、武师、武宗、武皇、武尊、武神要想尝试修炼《无上功法》首先要锻炼身体的硬度,看来要马上制定一套锻炼身体强度的计划了。华夏武学中练体之法倒是多如牛毛,自己也看到过许多。那就直接借鉴一下,省得自己再制定计划。

  林洛心中已经作出决定,当务之急先养好身体。

  林洛准备脱下被鲜血浸染的衣袍,重新再换一件。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声如银铃般悦耳,“洛哥哥,你在吗?我是秀儿啊”

  N酷u匠网唯‘1一*正版,其B(他,m都+是8f盗A}版a

  林洛一怔,赶紧将敞开的衣服扎起。轻咳一声,“秀儿妹妹,进来吧。”

  “吱……”

  紧闭的的房门被打开了。林洛坐在床上望向门口,只见一道亮丽的倩影映入眼帘,琼鼻薄红唇,粉黛细柳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紧盯着林洛。

  林洛与庄秀秀四目相对,庄秀秀瞬间满脸羞红,低垂着头,缓缓朝着林洛走来,蚊声细语道:“洛哥哥,你的伤严重吗?我……我这次来是……”,庄秀秀一边说一边抬起头偷偷瞥一眼林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