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一个月,也就入冬了。

  天气很冷,几乎所有人都想赖着被窝不起,除了夏冉。

  夏冉此时已经走在前往咖啡馆的小路上了。

  小路上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正脚步飞快地走着,夏冉想,或许是急着回家吧。

  真好啊,他们的家是暖的。

  夏冉对手心哈了一口热气,搓了搓僵硬的手,却依旧慢慢地走着,欣赏着沿途的风景。

  几颗光秃秃的大树被呼呼的冷风摇曳,弱不禁风的样子,却依旧顽强地立在那儿……

  夏冉用存了几个月的钱买的的相机,咔擦一声,记录下来。

  天气已经冷到连勤奋的小店都一些已经关门了,而夏冉的脚步依旧不紧不慢地走着。

  “哦,挂了”。

  后面传来了声音,声音磁性又有些慵懒,语气较冷,口气淡然。

  混着二次元圈(不懂的可在网上查一下)的夏冉对声音极其热爱。

  有些好奇地转身,嫣然停住——顾清阳。

  顾清阳挂掉电话后,抬头刚好看见夏冉正看着自己,四目相对。

  夏冉跑到顾清阳的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哟,真巧啊老板。”

  顾清阳点点头示意,继续往前走。

  夏冉并没有多尴尬,也跟着他走,随便问了一句,“老板这么晚还来咖啡馆啊?”

  顾清阳淡淡地“嗯”了一声,并不多答话。

  夏冉跑了起来,转身,对顾清阳咔嚓一声。

  一个穿着黑色大衣,头发被风吹得有些凌乱,眼睛淡然地看着镜头,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在夏冉看来,竟然感觉有几分俊朗。

  夏冉对着手呼了几下,跑回到顾清阳旁边,拍马屁地说,“老板你挺帅的哈。”

  顾清阳并不多理,对夏冉的话视而不见。

  夏冉继续叽叽喳喳地讲这讲那,即使顾清阳完全不理睬也讲得不亦乐乎。

  突然,声音戛然而止。

  顾清阳反倒有些不适应,扭头一看,夏冉正把一张十块钱放进了一个穿着破烂衣服,浑身瑟瑟发抖的老人面前的一杯破杯子里。

  起身见顾清阳邹眉地看着自己,夏冉笑,“当做请他吃一顿饭。”

  顾清阳淡淡地说,“骗人的把戏。”

  夏冉反问,“如果是真的呢?”

  顾清阳默。

  夏冉看了看坐在冰冷的地上的乞丐,再看了看顾清阳,眼神相对,道,“如果是假的,十块钱当我施舍他。无所谓。如果是真的,他只是一个老人,能双手打拼的几率太小了,就当请老人吃一顿饭,也算尽尽我夏冉的本分。”

  轻轻地叹一声,“世间凉薄。”

  顾清阳并不答话,只是也蹲下身子,给了十块钱进碗里,起身,对夏冉亮闪闪的眼睛道,“既然这样那我当做真的好了。”走去。

  夏冉笑了一下,跑上去,“你也挺善良的嘛?老板。”

  顾清阳不理睬,继续往前走。

  到了咖啡馆,夏冉有些难以置信——大冬天的人竟然挺多。

  几乎全部坐满了位置。

  “还呆着那干嘛?快点做一杯卡布奇诺!”白杨正给一位女客人端咖啡,不耐烦地对夏冉叫道。

  夏冉连忙“哦哦哦”几声,来不及换衣服直接就把大衣脱掉,卷起长袖T恤开始做。

  已经干了几个月的夏冉对咖啡可谓得心应手。

  白杨只要制作一遍,夏冉就会了,即使咖啡没他和顾清阳做的好喝,但也符合大众口味。

  记忆力可谓所向披靡。

  忙了好一阵,即使是冬天但在开着暖气的小店里,夏冉依旧忙得满头大汗。

  “怎么这么多人啊白杨。”夏冉拍了拍旁边做着咖啡的白杨。

  白杨白了她一眼,“冬天,谁不喜欢来一家开着暖气的咖啡馆喝杯咖啡看看风景聊聊天啊?宅在家也会宅出病来的好么?”

  “你还好意思说?”夏冉道,“你以前几乎从不出门,要不是我好心有时候去整理整理,你家连猪窝都不如好吗?”

  “行行行,我说不过你。你快点把这杯咖啡给06那个客人送过去。”白杨干脆利落地把一杯咖啡快而稳地放在了夏冉的托盘上,推搡着出了柜台。

  忙活到晚上十点,夏冉这才收拾书包走出咖啡馆。

  Bu酷匠67网3#唯7w一“☆正Uc版,)其他,都k是"盗!版}v

  夏冉并不打算这么早就回去。

  她姓夏,但她喜欢冬天,非常非常喜欢。

  喜欢到可以冬泳。白杨经常说她是神经病,大冬天暖和的被窝不赖,美好的假期不享,竟然连续一个月跑去冬泳,简直是不要命。

  夏冉对着风景一会儿拍拍那,一会儿来个自拍,自个玩得不亦乐乎。

  顾清阳?

  往前一看,那黑色羽绒服,180的个子,淡然得好像世界毁灭都不会引起他的一个眼神的侧脸,除了他还有谁?

  刚想打招呼,看见一个女孩在他前面说着些什么。

  告白呢?夏冉有些坏心地想道,就这闷骚的个性谁喜欢他?简直也是一个大闷骚呢吧!

  小心翼翼地探了探身子,嘿咻?长得还不赖?

  诶哟我去,瞧那鹅蛋脸,那小腿白嫩就算了还蛮细,头发乌黑垂腰,一双水汪汪的眼神,顾清阳你再不接受就是傻子啊顾清阳!

  夏冉一人不停地在心里激励着顾清阳,然后想着这时候小说方面发展应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