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杨那个恶魔!”夏冉咬着吸管,“你说他是不是有毛病啊?”

  吴姣姣道,“他又骗你去漫展了?”

  夏冉拍桌子,“可不是!叫他教我做卡布奇诺,非要叫我去漫展才教!还要cos人!”

  吴姣姣无聊地戳着奶茶杯里的珍珠,说:“cos的钱他出,你悲愤个什么劲儿,而且还免费教你做咖啡,要是在外面学,贵得不要不要的。”

  夏冉哼了一声,“我还要感谢他不成?化妆要化好几个小时,别以为我不知道他就是想当妆娘拿我来练手!”

  吴姣姣并不多历朝夏冉的抱怨,反而从包里拿出了化妆镜,对自己打了打粉底,涂了几下淡淡的口红。

  夏冉疑惑,“你怎么化妆了?你以前不是素颜朝天的吗?”

  吴姣姣翻白眼,“我等会要相亲,免得被一个地中海的大叔挑剔这挑剔那的,多没面子。”

  “相亲?!”夏冉蹭地站起来,“吴大小姐!你没搞错吧?你才几岁你就相亲?你还没到没人要的地步吧?”

  吴姣姣淡定地继续化妆,对夏冉的跳脚视而不见,“我二十二岁了,也不算年轻了。”说完突然拍了拍夏冉的肩膀,正气凛然地道:“你们还年轻,去走合适你们的路去吧!老娘要去别的道路闯天下了。”

  夏冉拍掉碍事的手,说:“正经点,你才二十多岁,怎么突然要相亲?”

  吴姣姣慢悠悠地收起化妆镜,优雅地喝了一口奶茶,“就是想快点找个合适的呗。”

  看了看手中的表,起身拿起了包,“时间要到了,我先撤了。”

  踩着并不多穿的高跟鞋,穿着并不多穿的白色连衣裙,走了。

  夏冉也收拾了一下桌上的资料放进书包里。

  眼眸垂了垂,姣姣还是在意的吧。

  一大早,白杨便被夏冉拖起来。

  此刻的白杨头发乱得跟鸡窝一样,脸色阴沉地直勾勾盯着眼前冒着热气的白粥。

  抬头看向笑容满面的夏冉,站起身吼:“夏冉老子上辈子是不是跟你有情仇啊!”

  夏冉一脸无辜地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道,“早上的记忆力是巅峰,你知道我天生记忆不太好。更何况,我都答应你去漫展了,要诚实地兑现承诺以后才能合、作、愉快、嘛。”

  夏冉说得咬牙切齿,笑眯眯。

  M酷匠网r唯一^#正Xl版!,y其g他都-=是#}盗z版◇

  白杨听得咬牙切齿,阴沉脸。

  “行!”白杨站起身,“以后不要再大早上拖老子起床!”学院第十名的跟他说记忆力不好?搞笑?

  夏冉慢悠悠地吃着白粥,头也不抬,“我还没吃饱。”

  白杨双手握拳,现在杀死这个该死的女人再自杀这个主意怎么样?

  过了许久……

  白杨发誓,真的是许久,能把一碗白粥吃一个小时的女人真不多见了。为什么偏偏让他遇见!

  白杨拆开一包咖啡粉,倒进一个杯子里,没好气地说:“先把咖啡粉冲出一杯浓咖啡出来!”

  倒了一杯牛奶进一个小锅里面“牛奶加热60℃到70℃之间。”

  白杨把一半加热后的牛奶倒进一半进杯里面。

  “用打泡器搅打牛奶两三分钟。”白杨懒洋洋地说着。

  牛奶开始蓬松,细腻的白色泡沫出现。

  白杨用奶杯在桌上轻轻地敲了一会儿,解释,“这样可以使奶沫分层。”

  夏冉点点头,表示理解。

  白杨用一个大勺子挡在奶杯杯口,遮住刚才打出的白泡沫,把蒸汽式奶沫倒进一个空玻璃杯。

  再用勺子将还留在奶杯中的白泡沫勺到蒸汽式泡沫上。

  慢慢地把还冒着热气的咖啡倒进去。

  白杨打开装糖的盖子。

  “停!”夏冉拦住。

  白杨疑惑,“干嘛,大爷给你糖你还不乐意了?”

  夏冉咬了咬唇,“我要喝苦的。”

  “你?”白杨上下打量夏冉,“你连吃苦瓜都要苦哭,你……确定?”

  夏冉点头,“确定。”

  白杨比夏冉高半个头,斜视她,“你喝。”挑衅之意明显。

  夏冉白了他一眼,这么大的人了幼稚不幼稚。

  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小口。

  邹眉,好苦!

  接过白杨早就准备好的糖水,咕嘟咕嘟猛灌了几口。

  “我就说吧?”白杨不屑,“就你这样还想尝试苦的卡布奇诺?”

  夏冉继续喝水,懒得搭理。刚才苦得她什么都没什么感觉了,自己果然不适合吃苦的东西。

  白杨见她回过神才不多了,“你试着做一下卡布奇诺。”

  “知道啦!啰嗦!”夏冉把空的水杯放在桌上,推着白杨出了厨房。

  泡浓咖啡……

  牛奶加热……

  搅打热牛奶两三分钟……

  所有的一切夏冉有条不紊地做着,虽然动作难免有些不熟练,但对白杨刚才教她的已经了然于心。

  把还热乎的卡布奇诺放在正玩手机的白杨面前。

  白杨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

  “你。记。忆。力。不。好?”白杨,咬牙切齿。

  咖啡的味道出奇地还不错。所有的步骤全部都对了。因为哪怕一个步骤忘记做了他也会尝得出来的。

  他只做了一遍而已。这该死是女人就已经全部记熟了!

  夏冉谦虚摆手,“似乎吧。”

  “……”似乎你妹啊!你真的有表面那么谦虚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