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遇到

  夏冉学美食评论专业的,缺的就是美食,所以她会偷偷地用周末去同学家补课的理由去打工,赚钱去一些算不错的酒店吃几口美食,亦或者买好点的菜,试着做一下,然后写下自己的感觉做出评价。

  现在大三过后,时间多了不少,她学习成绩还算可以,可以打多点的工,这样可以赚钱去心慕已久的意大利了!夏冉心满意足地盖上了被子,脑子里被巨大的钱的海洋覆盖,直到现在嘴角还扬在起。

  好像想到什么似的,刚躺下被子还没捂热,夏冉就如梦中初醒。

  急急忙忙地穿上拖鞋,然后来到桌子前打开台灯。

  新买的一个蓝色的本子展开干净的第一页在书桌上。

  夏冉咬着笔头想了一会,刷刷地写起来。

  两个小时后,这才有些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打了一个悠扬的哈欠,连拖鞋也顾不上直接一步走一步一跳地跳到床上,被子胡乱地给自己盖上,直接进入梦乡。

  “嘀嘀嘀。”闹钟作响。

  夏冉伸手关了,并不多赖床,躺个一分钟对着天花板发会呆就起床洗漱出门工作去。

  来到咖啡馆,早上几乎都没人,观察了一下四周,嗯,白杨果然还没来,这死宅肯定又赖床了。

  跟依旧在看书地顾清阳打了声招呼就掏出手机。

  刚点出联系人“死宅”的时候,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呵,白杨。

  白杨?

  白杨!

  白杨……==夏冉盯着手机发呆了好几秒,这才点了接通。

  刚想开口,只听白杨懒懒散散的声音在手机里显得格外的清楚,“大爷到半路了。”

  说完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

  夏冉沉默。刚才是白杨对吧?他的声音对吧?没人绑架他出来对吧?世界末日没来对吧?

  看了一下时间,早上六点半。

  夏冉一脸毫无波动地把手机放进包里。内心只有几个字。

  白。杨。早。上。起。床。了。

  白杨。

  早上。

  起。床。了。

  开门的声音传来,夏冉扭头一看,白。杨。

  只见白杨十分干净利落地跟顾清阳说了声“早”就拿了柜台上早准备好的抹布开始擦桌子,一切都自然得不行,好像干了好多年似的。

  一旁的夏冉目瞪口呆——白杨早起也就算了一来还直接干活?

  夏冉直接拿柜台上的抹布朝离白杨不算远的地方扔了过去,命中率百分百,直接甩到白杨头上。

  静默了一秒钟,白杨扯下头上的白色抹布,大吼:“夏冉你大早上有病是吧!”

  夏冉默默地拿走了白杨手中揉成一团的抹布,嘀咕了一句:“是白杨啊……”

  顾清阳淡定地抬头,友情提示,“新买的。”

  白杨(一脸呵呵)

  店里不算大,而且来的人不是很多,很快就擦干净,再随便扫个地拖一下就行了,早上的事基本搞定,剩下来的时间只要看书打发打发就行了。

  白杨说:“顾清阳,我自己泡一杯咖啡了啊,你从我工资扣就行了。”

  顾清阳头也不抬,淡淡地说:“不用。”

  白杨也不废话,直接动手做。

  很快芬香四溢的咖啡就出炉了,惹着夏冉也有些心痒,“白杨,也帮我做一个呗,到时候就从我工资扣。”

  白杨把咖啡端到自己的桌前,坐下来慢慢地道:“自己做。”

  夏冉白了他一眼,典型的懒癌晚期患者。没救了。

  夏冉从书包里拿出书,看到一本蓝色的小笔记本夹在里面,这才反应过来,嚯,昨夜奋斗两小时的“作业”还没“上交”

  夏冉拿着蓝色笔记本站起身走向顾清阳,轻轻地放在桌上,说:“这是昨天写的美食评论。”

  顾清阳合上书翻开了夏冉的笔记。

  看了几眼,说:“小情歌那里要改一下。”顿了顿,“卡布奇诺你只尝到甜的,苦的还没尝试。不要画蛇添足。”

  顾清阳看了她一眼,“你真的是第一名的夏冉?”

  夏冉愣,“你,知道我?”

  顾清阳淡淡道,“桥梓学院第十名,因家境问题所尝到的美食太少,所以仅次第十名,桥梓学院百年难遇的奇才。”

  说完把书还给了夏冉,说:“记得学卡布奇诺。”

  夏冉虽然有些对这人的语气有些不满,但还是点点头。

  刚拿着笔记本回到桌上,坐在她对面喝咖啡的白杨问:“他叫你写美食评论?”

  “对啊,本来还想说周末能放松放松,没想到还要是逃不过该死的美食评论。”

  酷ow匠XN网(永?$久/免6费看,小说,3

  昨天临走前————“等一下。”顾清阳在最后她要推门走的时候叫住了她。

  “还有什么事吗?”夏冉头转过来,满脸焦急。丫的这死白杨,肯定又跑去睡觉去了,还没告诉他工作时间呢。

  顾清阳说:“写一份卡布奇诺的感觉。”

  “哦……行。那老板没事我就先走了,明天见。”夏冉道。推开门朝着已经正在快离去却依旧慢悠悠的身影追了过去。

  下午六点。

  夏冉收拾书包跟顾清阳和白杨说了再见,便回家了。

  夏冉很有规划。

  回到家。做好饭。吃两大碗。在房间看书看几分钟。出门。

  打工也无非是服务员而已,唯一不同的就是顾清阳那家清净而这家显得有些嘈杂。

  偷偷戴上耳机,长发垂腰,聪明巧妙地遮住了黑色长长的耳机线。

  耳机里好听磁性的男音响起,感觉嘈杂的声音也不是这么令人烦躁。

  夏冉耳机声音不是特别大,只是客人讲话听得有些模糊也听不清,反正她也只是问一下来的人几个人,然后领路就可以了,不用太多沟通。

  正当夏冉笑容满面地把一对情侣领到了一张桌前面前,说:“现在叫人点单,请稍等。”

  说完准备提脚就走,只听后面的人声音听起来很模糊地叫了一声:“服与。”(服务员)

  本想假装听不到快步走的时候,后面的人又叫了一下。

  现在转身就走的话未免有些不太礼貌,夏冉转身。

  因为怕别人看到她的耳机线,所以她低头对那叫她的那人道:“先生有什么事?”

  那人道:“来一瓶芜湖就家。”(五湖四海。酒的名字)

  芜湖就家是什么东西?

  夏冉心想着应该是什么鬼菜名吧,而且也不好意思再要求那人再重复一遍,只好走了出去。

  摘掉耳机放进口袋,拦住一个端菜的服务员问:“小赫,你知道芜湖就家是什么菜名还是酒名吗?”

  小赫疑惑皱眉:“什么芜湖就家?我们这儿有七上八下、何处归来、旧友……老板取了一堆稀奇古怪的名字,我来这里几年了都不知道有芜湖就在这个名字。这么难听的名字,哪位客人会点来尝尝啊?没事我先去送菜了。客人急着吃呢。”

  夏冉“……”

  还是去问一下吧?夏冉悄悄地安慰自己,保佑那位客人脾气不算坏。

  鼓起勇气打开门,来到那位客人的身边,鼓起勇气抬头,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刚才……”

  那位客人剑眉星目,五官柔和,一双狐狸眼看着她微微轻佻,模样着实俊朗。

  夏冉惊讶:“萧、易、卿!”

  萧易卿眯了眯眼,说:“你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