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处山丘上,只能看到一个女人的身影,她只是望着,望着山外……

  “她是改命之人,永远只能为别人改命……”话语似乎又萦绕在她的耳边。

  为了拥有属于自己的一生,完成那年之约是唯一的通路,否则和他在一起是所有人都将灰飞烟灭,但那年之约真的会有那么简单吗?她真得舍不得宝宝啊!

  单薄的身体如同一张白纸一样脆弱,仰起了头,看着这天,这山,这水,淡棕的眸子里满是忧郁,及腰的长发用凤珠钗轻轻盘起,发的两侧两只步瑶,凝如玉滑如脂的肌肤不知为何有着几道伤痕。

  她时而仰头,时而低头,最终挥袖一甩,无奈地喃喃自语道:“最终也只能这样吗?”

  “娘亲,娘亲,娘亲你在哪儿呢?”一个大约五六岁的男孩子身着紫色锦衣袍,睁着他那乌黑的眼睛慌张地四处扫望,用栗色布带高高束起的如漆的黑发被风吹乱,发丝如金,在阳光下辉映着一圈圈的光芒。

  “宝宝,来,过来,到娘亲这里来。”那女子笑着看着那个五六岁的孩童。

  孩子踏着小碎布跑了过来,坐在了那女子的旁边,轻搂女子的手臂,嘟着嘴,略带不满地说:“娘亲又出去了。”

  女子淡笑不语,许久……

  那女子纤细的手指指着前方,笑问道:“煜儿,你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吗?”

  “当然了,自打我出生以来,从来都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呢!”那孩童略显兴奋地答道。

  “普天同庆,与天同生。你要记住,你的路是自己走的,若是有任何人挡住你的路,不管是谁,杀了他,佛挡杀佛,魔挡除魔。孩子,你要记住,这天地从不会有情,人有情也乃一大脆弱之点,情对你百害无益,答应娘亲,除了对娘亲,不要再对任何人有情了,好吗?”

  女子还是笑着,淡淡地笑,却足以让这世间万物失色。

  但那孩童迷茫的睁着双眸,轻轻点头,然后又摇头,眸子里是遮挡不住的茫然。

  那女子轻轻摇了摇头,启唇说道:“宝宝,你该去外面了。”

  女子又从怀中拿出一块黄色暖玉腰配,递给了那孩童,又道:“如果娘亲不在,你又有危险时,这块玉会保护你的。”

  女子的双唇微微张开,似是要说些什么,良久,又合上了双唇。

  女子动了动双手,稍稍一使力,那孩子便昏了过去,躺在女子怀中。

  那女子把那块暖玉放在孩子是眉心上,那暖玉骤然间变得血红,又晃动了几下,冲入了孩子的眉心中,融入孩子的体内。

  女子又动一了下手,淡淡的金色光晕环抱这那孩子,渐渐飞向远方,那个地方……

  Gy酷MB匠网sk永%s久免WO费看R小EV说y$

  女子在心中轻叹,她只想与宝宝生活在这里,与世无争,平平淡淡,可他命中还有一劫。

  可能他是不懂吧!毕竟自己将他保护得太好了——但是这世间会让他懂的,这个以强者为生的世间,从不会心软,宝宝,你要独自生活,独自加油,到那年之约,我自会接你回来的,只是现在,不要怪娘亲,好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