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其远还没等跑出去呢,旁边一声招呼让路其远及时的刹住了脚步:“小兄弟,你是变魔术的吧?呵呵,来,咱们喝两杯。”

  循声望去,一个二十八九岁的男子正冲他招手。路其远撩袍端带,抬腿就过去了。谁说的来着: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依旧这样了。

  坐在座位上路其远一端详,这人长得还真不错,浓眉大眼的,浅蓝色的T恤一看就不是一般的货色,脖子上挂着一个士兵牌显得特别有质感。一头细碎的短发绝对不是用推子推的,额头流海略长,堪堪遮到左边眉毛上。

  “腰子肉串韭菜,碳烤生蚝辣爆蚬子,小龙虾鹌鹑什么的,你看着上,另外给我上生啤。”本来这人面前就摆着一杯生啤,见路其远坐下了,笑着跟老板一路海点,让路其远觉得这人的笑容特别的亲切。

  “我叫秦禹,幸会。”可不幸会吗,估计一般人一辈子也不一定再能见到路其远这样装扮的了。

  路其远把蒙着脑袋的床单一样的绿头巾在胸口系了一下,腾出手来和秦禹握了握:“我叫路其远,呵呵,这是个意外。”说着又把腰间的头巾用左手捏了捏。

  秦禹一手托着下巴,又打量了一遍路其远,不由得再次笑出声来:“不好意思啊哥们,你这真不会是从别人家跑出来的吧?打野食去了?”

  看来这个秦禹也是对捉奸这个剧情比较感兴趣。

  “别闹了”路其远端起面前的啤酒喝了一口,不如山上的果酒好喝,但也算别具一格,要不那么多人喜欢呢。

  “我这是一言难进啊,被四个老不要脸的给迫害了。”路其远放下杯子长出了一口气。

  “你也被迫害?”秦禹喝了一口啤酒:“那咱哥俩还真算同病相怜了,我最近倒霉的事太多了,也有人迫害我。”

  辣爆的就是快,才几句话,那盘辣爆蚬子就端上来了。路其远从记事就在大山的道观里,也偷偷的打些野味来解馋,但海鲜那是只听过没见过,这一尝还真是不错。

  “嗯,好吃,来,咱先吃,一会我给你看看。”路其远一边唆拉着蚬子,一边跟秦禹说。东西越上越多,都是路其远没吃过的,嘴里还嚼着大腰子,手里又伸向小龙虾了。这些都是路其远听说的东西,可听说和亲口尝过那绝对是两回事,一个人要是重来都没吃过肉,估计他一辈子也不会馋肉的。

  秦禹就看着满桌子上都是路其远筷子的残影上下翻飞,手里的啤酒都喝没了还在那举着杯子呢。

  打了一个长长的嗝,路其远拿起一根牙签慢条斯理的剔着牙:“我说,你倒是吃啊,就我一个人吃也没啥意思。”

  秦禹看着满桌子的各种钎子,海鲜的壳:“我……不太饿,一喝啤酒就吃不下了。”

  路其远哦了一声,叼着牙签:“那就让我好好给你看看吧。”

  秦禹愣了一下:“看什么?看我?你会看相吗?”

  路其远伸出一根手指头慢慢的摇着:“怎么会是看相这么简单,确切的说,我是一个道士。”

  秦禹真的是给惊着了,嘴里的筷子都给咬的嘎巴一声:“道士?你们道士现在都这么……前卫了吗?”

  噗的一声,路其远把嘴里的牙签吐向了桌面,小小的牙签直接插到了桌子上:“我说了,那是个意外,是别人陷害我的。”说着,一把把正趴在桌子上研究刚刚的那根牙签的秦禹给薅了起来:“行了,好好的让我看看。”

  秦禹傻模傻样的坐直了,眼睛还在用余光看着那个露出个头的牙签。

  “哎呦,你还真有麻烦事,今夜就见血光啊。对了,你这阵子睡觉睡的不好吧,噩梦缠身是不?”本来路其远还嬉皮笑脸的,看着看着神色就正经了起来。

  “啊,还真是,别说,你还真神了啊。”秦禹本来还有点心不在焉的,让路其远一说倒是精神了起来:“别他妈提了,一个礼拜都没睡好了,我现在就寻思谁要想弄死我就赶紧的,我都不想活了。这不,寻思喝点酒,爱谁谁,弄死我我也得好好睡一觉了。”

  “呵呵,没事,我们有缘,你自有贵人相助,咱们后会有期。”路其远说完一抹嘴,起身就走,夜风习习,吹的路其远身上的绿头巾轻轻飘荡,两条白腿在夜色里更显白皙,竟然也有了三分飘渺之意,看的秦禹一愣一愣的。

  路其远弄了一肚子的吃喝,现在当务之急是必须弄身衣服。这小风嗖嗖的,风吹屁屁凉,蛋蛋怕走光,每当有车经过,路其远都得紧紧的抓住大头巾,要不准让风给掀起来,心老这么抵搂着谁受得了啊。

  路过一条小胡同,路其远抬脚就拐了进去。没走几步,就见前面一个黑影正在那一抖一抖的,抖完了才开始提裤子系腰带。

  Zm最新章节◇上酷{o匠网*

  别系了,一会还得解。路其远一巴掌扇在那个人的后脑勺上,那人连动静都没有就要软到在地上。路其远一伸手就把还没倒的人给拎住了:“你说好好的人,干嘛非要走上犯罪的道路呢?”

  两分钟路其远一身黑色休闲走了出来,脑袋上还带着黑色的头套,就像反恐部队的那种,只露着两个眼睛。出了胡同继续往前走,大概十多米就有一辆十三座的金杯在那等着。

  “就他妈你小子爱出洋相,这才几点啊,你是怕别人看不见是怎么着?”车边上一个抽烟的络腮胡子给了路其远一巴掌。路其远嗯了一声,赶紧钻到了车里。

  络腮胡子抽完了烟,转身上了副驾驶:“都他妈给我听好了。”络腮胡子扭着身子:“今天这事肯定是大了,上家不光找了我们,还找了不下十四五个帮派的人马。哪的人马把目标干掉,赏金五千万,一会都他妈给我玩命往上冲,干掉目标,把鼻子给我削下来,听清楚了没有?”

  “听……”路其远还以为得像电视剧里那样山呼海啸一般的回答呢,刚喊了一个听字见没人响应,也只好讪讪的闭嘴。

  “艹,你他妈想死啊?”络腮胡子伸手用力的点了点路其远:“就他妈你爱出幺蛾子,这回事要是办砸了,我他妈扒了你的皮。”说完络腮胡子从自己的脚底下拎出来一个大黑皮兜子:“来,分家伙。”

  一水的正经开山刀,路其远拿着自己分的这把刀仔细看了看,真是好钢啊,那刀刃都是蓝哇哇的,用大拇指一挡,飞快!

  没多一会,络腮胡子的电话响了,络腮胡子接起来嗯嗯了两声,转头对着司机:“走,临江路,准备干活。”面包车突地打着了火,行驶进了黑夜。

  M市的临江路是整个市里豪宅的聚居地,背靠大山面朝长江,登高远眺让人心旷神怡。这里是秦禹的必经之地,因为秦禹的家就在这里,望江楼六号独栋。

  秦禹这些天的精神已经快要崩溃了,连日的噩梦让他就像一根绷紧了的弓弦。弓弦绷紧了有两种可能性:一是崩断。二是时间久了,弓弦失去弹性,再也无法复原了。秦禹不知道自己属于哪种可能,但是今天心血来潮在大排档喝酒算是来对了,遇见个路其远心情舒缓了不少。

  坐了一会秦禹无聊,结了帐开着路虎极光准备回家。虽然夜晚是秦禹最害怕的时刻,但也得回家睡觉,希望借着酒劲能有一个好觉吧。

  秦禹也不怕查酒驾的,开车一路风驰电掣,等上了临江路发现本来车流量不是很多的马路上今天竟然拥挤异常,足足比以往多了几倍的车。

  车速受到了限制,秦禹频频按喇叭也无济于事。终于,秦禹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由于车辆密集,两辆车发生了刮碰,这下整个马路堵了一个死死的。

  马路上的车都停了下来,砰砰的开关车门的声音不绝于耳,秦禹还以为这些人是要下车看热闹的,心里暗骂了一声无聊。刚解开安全带也准备下车看看,就发现下了车的这些人竟然都从怀里抽出了各种的武器。有开山刀,短柄斧,钢管,最神奇的还有一个扛着一柄大关刀。我去,这是神马情况?黑色会火拼吗?我他妈这么点正?整好赶上了?秦禹急忙把车门锁住,满身上翻手机。

  没等手机找到,秦禹就发现了一个问题,这帮人的目标是自己。真的,真他妈是自己。

  虽然从衣着武器来看,这一大帮子人分别属于很多个团体,但是他们没有火拼,甚至于连看都没有互相多看一眼,抽出了武器都奔着自己这辆车走了过来,有离得近的已经开始甩开了胳膊,准备要砸自己的玻璃了。

  秦禹索性也不找手机了,就算报了警,估计等警察来的时候,自己当饺子馅都嫌碎了。他心里反倒异常的安静,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叼在了嘴上,打了几下,才把打火机打着,点燃了这根冬虫夏草,估计是最后一根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