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这是她亲眼目睹家人惨死的地方,这是从此改变她一生的地方!难怪如此熟悉,爹爹,娘亲,我好想你们!

  夏白露此时是呆滞的,她眼睛里蓄满了泪水,身子无力坐在了地上,虽未哭出声,却显凄凉。

  安君泽看着她反常的模样,没有来得及思考,便被黑衣人缠上了,这些夏白露都没有注意到,此时她正望着不远处的空冢,沉浸在自己的伤悲中。

  其实这次的黑衣人中,有她的老熟人,哪怕只要她稍微抬抬眼,便会认出,这里面有一女子,名叫暗殇。

  “噗!”安君泽最终寡不敌众,被三人合力击了一掌,擦着地面,挂在了悬崖边,此时他人已悬空,所有的支撑都在扣着地面的右手上。

  夏白露看着慢慢有些松得石块,终于回过了神,“他不能死,不可以死!她的仇还没有报,他死了,她去哪找这合适的人选!她要救他!”

  G;酷匠网正%e版2首;发)

  夏白露内心翻涌着,快速爬了起来,趴在悬崖边,将手递了过去,紧张大声道:“殿下,快!快将另一只手递给我,快!”

  安君泽眼神聚了聚,将左手递了上去,夏白露紧紧抓住他的手,用尽了力气,将他往上托,眼看他越来越高,很快就可以攀上来时,背后却被人用力推了下去。

  “暗夜!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站错了立场,要怪就怪尊主喜欢你,喜欢到让我嫉妒恨,呵呵,只要你彻底消失了,就没有人跟我抢尊主了!”崖边,黑衣人拉下面巾,露出了女儿色,此时她没有娇柔,只有蛇蝎和狠戾。

  夜煞门,红袍尊主用力拍了一下骷髅椅柄,对着堂下的黑衣女子打了一掌,黑衣女子被拍到墙上,砸在地上,吐出鲜血,蜷缩着身子,不死心道:“尊主,暗殇做错了什么?”

  红袍男子长袖一挥,快速闪到她身边,用脚踩着她的胸膛道:“你千错万错,不该将她打入悬崖!”

  “尊主,她到底哪里好?值得尊主这样对她!她现在已是您的敌人安君泽的女人了!”黑衣女子看着他要离去的步伐,匍匐爬了一下,抱住了他得小腿,眼中含泪,有些痛心道。

  红袍男子滞了滞,满眼戏谑,用手捏着脚下女子的下巴,慢慢靠近,女子闻着男子的气息,满眼迷离,只是他说出的话却又把她打入深渊。

  “你哪只眼睛看到本尊对她好了?!还有,她不是安君泽的女人,她是本尊的卧底!暗殇,你不要以为爬过本尊几次床,就有了质问本尊的资格,哼!在本尊眼里,你只不过是个下贱的暖床奴,不要如怒本尊,记住本尊杀你犹如碾死一只蚂蚁!”

  说完用力将她甩了出去,又似有些嫌弃般,拿出一白色方巾擦了擦,扔在地上,悠然走了。

  暗殇用手背擦了擦嘴边的血迹,眼角含泪,她这一生,不怕痛,不怕苦,更没有什么可以伤得了她,唯独他对自己的无情,真的让她心如刀绞,她从进入夜煞门开始,就喜欢他,喜欢他冷酷,喜欢他无情、喜欢他杀伐,更喜欢他面具下隐藏的凄凉,十几年了,她爱他胜过一切,虽然很卑微,却依旧不想放手,哪怕知道每次他只为泄欲而欢爱,她也陶醉迷离,她原以为他此生都不会动情,却不想错了,只是为何是她,暗夜,她再了解不过,怕是比尊主更加无情无义的一个女子,想到这些,她凄惨一笑:“尊主,你骗得了自己,却是骗不了自己的心,你是爱她的……”

  悬崖峭壁处,一女子一手紧紧扣着突出来的石棱,另一手紧紧拽住一悬空男子,石棱甚是锋利,将她的玉手划出许多伤痕,血顺着玉臂,从空中落下。

  忽然,拽着男子的那只手越来越滑,似是马上要脱离般。

  “殿下,殿下,快!快抱住我的腿!快!”夏白露急切地对着下边的男子喊着。

  安君泽仰头,恰好有一滴血落在了他的脸颊,他嘴角抿了抿,没有回应。

  “殿下,我们都要活下去的,不要放弃,也不要再犹豫,否则就来不及了,快些,攀着我的腿!”

  刚说完,两人手终于滑开了,安君泽条件反射双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