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妃,原是一歌姬,因嗓音奇妙婉转,被选进宫,后又因机缘在皇帝面前唱了一曲,便麻雀变凤凰,成为了妙音夫人,此女除嗓音宛若黄鹂,更是有着一身的媚劲儿,凭借着皇帝的宠爱,硬是躲过明枪暗箭,爬上了妃位,由于“妙音”二字太过肤浅,皇帝便给她选了“丽”这个字做封号,一是代表歌喉美妙,二是称赞她靓丽动人。

  老皇帝闻言,立马站了起来,眉眼间透着担心,蠕了蠕嘴,威严道:“胡闹!真是胡闹!”

  他踱了踱步子,眼神锐利,对着身边的公公甩了甩黄袍,厉声道:“还愣着干嘛?!摆驾回宫!”

  狩猎场,整个明黄色队伍快速聚集,走得甚是匆忙。

  由于皇帝临走前特别交代,让安君泽善后,所以夏白露等人,并未跟着回去,而是留在了这里,明日再出发。

  送走百官,打理好一切,四人也收拾好行李,准备回宫,门外,停有两辆马车,可空间却小得可怜,仅可以容下两人,若第三人进去,便会显得很是局促,看来这应该是狩猎场的备用马车,老皇帝也真是的,不留侍卫也就罢了,连马车都没有舍得留一辆。

  夏白露撇撇嘴,朝着后面那辆马车走去,竟不想被惠侧妃、薛嫔从后面超过,抢在了前头,做了进去。

  ”喂,喂喂!你们……“夏白露有些吃惊她们的反应和速度,睁着眼睛拿手指着他们,半天说不出话来。

  惠侧妃见状,投来了同情的目光,薛嫔却是很不给面子的哼了一声,快速将车帘拉上了。

  此时安君泽已上了车,夏白露望了望前面,咽了咽口水,却没有胆量过去,哎,还是死皮赖脸跟她们两个挤挤吧,想着这些,她依旧朝着后面的马车走了过去,刚摸到车沿,便听到前面传来熟悉的声音。

  “过来坐!”安君泽等了半天,竟没有人与他同车,便掀开了轿帘,恰好看到夏白露攀车的动作。

  夏白露看着他淡漠的脸颊,将小手撤了回来,在身上抹了抹,有些尴尬地笑了两声:“呵呵……好,好,马上来。”

  车上,安君泽一直保持闭目养神的姿势,夏白露起初盯着他看了好大会,见他一动不动,便也放松了下来,时不时掀帘瞧瞧外面的美景,遇到自己没见到过得奇珍树木,眼睛便会新奇亮亮。

  安君泽睁开眼看了她一眼,复又闭上了。

  车上时间一长,夏白露也有了些瞌睡,刚要打哈欠,车猛地顿住了,她一个没注意,跌倒在安君泽怀中,姿势有些暧昧,但两人却并未在意,因为他们都感受到了车外的杀气。

  “上!”不知是谁吆喝了一声,便传出了兵器相撞的声音。

  后面马车传来女子的惊恐叫声。

  夏白露看了看满脸冷峻的安君泽,心中有些着急,此时她的武功提不上来,唯一的暗器也只是身上的三根绣花针,怕是自保都难。

  “安达!郝峰!去后面保护惠侧妃,薛嫔!”安君泽眼神冷了冷,坚韧道。

  “殿下!”本在与黑衣人战在一块的安达和郝峰,均是回头大呼。

  “怎么?!你们是想违背命令?!快去!”安君泽掀开车帘,眼神闪过肃杀和武断。

  两人互相对视一眼,抿了抿嘴,服从应是,便施展轻功护在了后面的马车外。

  黑衣人似是专门为了安君泽而来,将大部分的战斗力引到了这边。

  对方实力很强,每个人的武功均不在她之下,看来就算她有武功,今日也不一定能逃过。

  安君泽虽然武功很强,但面对数百人高手,依旧有些吃力,再加上他不时会照顾一下夏白露,臂弯处竟也挂了彩,明黄色的蟒袍上,迅速晕上了血红色。

  夏白露看着慢慢接近的黑衣人,将三只绣花针抛了出去,却杀了两人,另一人像是早就洞悉她的动作般,押身避过,此时夏白露身边已没了武器。

  安君泽击退敌人,一个纵跳,将夏白露拦进怀中,骑在马背上,驰骋而去。

  黑衣人见状,互相看了一眼,却并未再去追。

  马儿跑得非常快,周边的景色像是电影般快速往后退,夏白露眼皮跳了跳,竟感觉这里她有来过,可是奔命总是慌乱盲目的,思绪更是容易被打乱。

  她看了看空无一人的后方,松了口气,看来黑衣人被他们甩开了。

  正当她要倦怠时,不远处的鸟似是受了惊吓,快速飞走了。安君泽和夏白露心一下子又提了起来,这里也有埋伏,看来今日是有人想要他的命!

  酷!匠网4唯Kj一i#正版,Y其$他都是ER盗-e版s》

  安君泽夹了夹马肚,又向前行去,却到了断崖处,夏白露心猛地一滞,目光扫向了不远处的无字碑空冢,爹爹,娘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