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当安君泽走到她门口时,她正在给白狐包扎着伤口,是那样的心善,安静和柔美,他回想起雪柳回得话,实在是联想不到,这样的她也会有想杀人的时候,她越来越神秘了,夏白露,究竟哪个才是真正的你。

  “殿下,您怎么来了?”夏白露包扎完毕后,便发现了站在门口出神的安君泽,不由出声问道。

  他收回思绪,走了进去,用手抚了抚夏白露怀中的白狐,白狐似是友善握手般,拿爪子在他手上点了点。

  夏白露轻笑出声:“殿下,它真的很有灵性,你可知他的品种?”

  '最新+&章Q节c上A酷匠网~j

  看着希翼看着自己的她,他移开视线,酝酿一会儿,道:“相传这座山上的白狐是来自青丘,自幼便有灵性,若得条件更可幻化成人,所以大多人唤它们灵狐。”

  夏白露闻言点了点头,眼睛亮了亮道:“殿下,我们给它取个名字吧,既然你说我俩有缘,便唤它缘儿吧。”小白狐似是听懂般,有些雀跃地吱吱叫了起来。

  安君泽看着她纯真甜美的样子,突然想要狠狠欺负她,将她怀中的白狐给摘了下来,一把将她横抱,扔在了床上,今日他有些粗鲁……

  小白狐目睹春宫,拿爪子遮住了眼睛,却时不时地露条小小的缝,滴答滴答,流下了不少口水。

  欢爱过后,床榻上,安君泽压在她身上,咬着她的唇畔,沙哑诱惑道:“露儿可有什么事瞒着本宫?本宫给你个机会让你,今日只要你老老实实说了,本宫绝不追究。”

  夏白露本有些迷离,听到他的话语后,马上清醒了不少,轻声道:“没有……”

  安君泽伏在她玉颈处低声笑了笑,由沙哑道:“那露儿以后定要乖乖的夹好尾巴,否则让本宫抓到了,可是要流血的……”说到最后,他故意加重了语气,她身子僵了一下,很快又恢复含笑妩媚,柔软攀上了他的窄腰,翻了过去,她上他下……

  夜已很深,可安君泽依旧没有打算在这留宿,见他起身,夏白露也支起疲惫的身子,为他熟练的更衣,他看着她忙碌的身影陷入了沉思。“早些休息吧,本宫先走了。”

  “恭送殿下。”看着他远去的背景,夏白露回想着他刚才的话,依旧感觉背后发寒,傍晚,雪柳离开了会,她是知道的,这颗棋既然启动了,自己便要小心了,或许她也可以变成自己的棋子。

  安君泽走在路上,正好与贴身侍卫郝峰正面相逢,只见郝峰行过叩拜礼后,便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由着她吧,连上官承武都管不了她,本宫更是懒得管,落花有情,流水无意,纵使她有什么心思,安君墨也不会跟着她胡来的。”

  郝峰闻后,直身应是。

  殿中,房间烛光微亮,但榻上的人却已合了眼,进了梦乡,忽然他皱了皱眉,额头浸出了汗,倏地睁眼做起了身子。

  本在打着瞌睡的安达,闻声,揉了揉眼,立马清醒过来,倒了杯茶,弓腰轻声道:“殿下,您又做噩梦了?”

  安君泽接过茶,猛灌了几口,又将空茶杯递给了安达,大手支头,有些痛苦般闭上了眼睛,声音低沉:“安达,再去点两支蜡烛!”

  安达见状,眼神有些担心,却并未再多说什么,应了声是,端着茶杯走下去,在靠近地位置,又点燃了两支蜡烛。

  安君泽看着更为明亮的房间,揉了揉眉心又躺了下去,他和夏白露一样,均是有噩梦的人,也都是怕黑的人。

  剩下的两日,安君逸没有在场,倒是让夏白露舒畅了不少,只是安君泽对她不似以前那么坦诚了。

  偶尔与叶丞相同场,尽管没有了上次的冲动,但她依旧掩不下眼中浓浓的恨意。

  本已接近尾声,明日便可启程,宫中却传来了不太好的消息。

  “陛下,丽妃娘娘,丽妃娘娘昨日摔了一跤,怕是要早产了,陛下,娘娘一直念着您,说陛下不回去,便不生孩子!”一个身穿劲装的丫鬟随着御前侍卫疾步走了进来,梨花带泪哭着请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