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老皇帝闻言开怀大笑,捋了捋胡须,做出请的姿势,“众爱卿平身,美味佳肴不等人,快快入席,尝尝众儿郎的战果吧!”

  夏白露看着大多人已动了筷,也开始品起了美味,她眼睛亮了亮,不由在心中给御厨竖了个大拇指,以前她出任务时,经常露宿野外,没有吃食,也会抓些野味充饥,在她的印象里,野味多少会有种膻味,还有股子泥土之味,今日不想厨子竟完全将这些给规避了。

  可刚没下几口,夏白露便没了兴致,不是饭菜不好,而是有双眼睛一直盯着她,让她甚是不舒服。

  夏白露忍无可忍,将视线望了过去,便与对面一身白衣的安君逸撞上了视线,对方见她看过来,并没有局促,反而落落大方,对她扬了扬金樽,将美酒倒入口中,他让她很是不安。

  夏白露有些焦躁,收回视线,看了看桌上的美酒,慌乱地张嘴倒了进去,酒水划过嗓子,热辣辣灼痛,她玉手抚着嗓子,有些难受地皱了皱眉,脸颊透着绯红。而他见状,却是笑了。

  这一切的动作都落在了安君泽的眼中,他手紧了紧,脸色有些黑暗,内心生出一股莫名的火气。

  “露儿,不会喝酒就少喝些,看把你自己给呛的,来到本宫这来。”他甚是温柔,比两人欢爱时还要温柔,夏白露狐疑走了过去,却见他将自己拉在他旁边空出来的坐席上,亲自拿面巾给她拭了拭嘴。

  “殿下……我自己来吧。”夏白露被他突然的温柔给吓住了,不自然地干笑几声,想要接过他手中的面巾,却被他用手打下。

  安君逸凝视着他们俩恩爱的样子,收了温煦和柔弱,眼神冷了冷,看向了其他地方,又一杯酒灌进了肚子。

  安君泽瞥了一眼对面,嘴角噙着笑,半揽着夏白露用起了膳,不时还给她夹些菜,像是宣誓着主权。

  夜晚,微弱的烛光将安君泽的身影拉得老长,身后跪着一个婢女。

  “你说她想要杀叶天问?”看不清不清,但声音确是很冷。

  “是的,殿下,不过却在中间被二皇子给拦下了。”婢女朗声回答。

  “还真是迷雾重重,本宫竟没有想到身边的小女人竟是如此深藏不露。不过夏长史和叶丞相关系不是一直很好吗,她为何要杀他,有什么动机?”安君泽揉了揉眉心,若非春日狩猎前,叶丞相提起夏白露,她又是如此显露想要来参加狩猎,他并未想过要怀疑她,在他的印象中,她纵使有时候俏皮,却任然羞涩胆小,却不想她竟也有想要杀的人,只是夏长史与叶丞相政见一直,她是站在什么立场要杀他,还是夏长史与叶丞相其实并非表面上如此和谐?还有安君逸,他总是感觉他们似乎早就认识,怕是关系还不一般,想着安君逸含笑看他的样子,安君泽有些不舒服,却并未表现出来。

  “属下还没有查明白,其实……其实夏良媛除了今日有些反常,其他时间安静的很,做得最多也就是……”婢女闻声抬了抬头,露出了熟悉的脸庞,她是夏白露身边的雪柳。

  “做得最多的是什么?”他依旧冷漠。

  “就是盼着殿下。”雪柳咬了咬牙,说出了口。

  安君泽闻言,身子滞了滞,心如同被人拿熨斗熨般很是平坦舒适。言语中少了几分冷厉:“雪柳,你可是被她给收买了?!谁给你的胆子为她说话。”

  雪柳闻声低下头,有些恐惧道:“属下知错,望殿下惩罚!”

  安君泽静了会儿,眼中闪着色彩道:“你先下去吧,不要让她生疑,以后你便正式启动,每两日向本宫汇报一下情况,包括她每日做些什么,说些什么!”

  “是!”说完转身离去。

  2酷匠网正R(版8首dI发Z!

  她每日盼着自己?安君泽回想起刚刚雪柳汇报的事情,嘴角不由翘了翘,那自己不去不是反而让她落空了?想到这里,他拂袖离开,去了夏白露那里。

  其实夏白露最多的时候,便是站在窗口支着脑袋发呆罢了,不过也难怪雪柳会错了意,烟雨阁位于太子寝宫中和殿正北面,而窗户又是正向朝南,透过窗户最大的视野便是中和殿的琉璃瓦片和青玉砖墙,她每日站在窗前发呆,可不就像个盼着夫君到来的深闺怨妇,可是夏白露却从未看过那座宫殿,她只不过处于黑暗太长时间,有些贪恋阳光下的泥土芬芳罢了,她每日的出神,大多是望向的虚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