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安君墨?!夏白露似是在脑海中抓到了什么信息,眼神转向了含情脉脉的惠侧妃,是她!当年爹爹的副将上官承武之女上官龄儿!思绪回转:“萝儿,今日我见到了墨王爷了,他长得真的好帅,我长大后一定会嫁给他!”

  ;看正(;版章节"w上酷9匠"¤网

  “龄儿姐姐不知羞,才七岁就想着嫁人!”女孩拿食指在小脸上划着,做起了鬼脸。

  “呵!萝儿,你竟敢嘲笑我!看我不抓到你!”“哈哈哈哈……来啊……”

  夏白露有些起伏,难怪她感觉她如此熟悉,上官承武,当年爹爹的得力干将,更是父亲当年一把手提上来的,虽两人在外人眼中是上下级关系,但私下却是至交,当年凌家全部入狱,所有人都避之不及,却只有他依旧奔走在牢狱和朝堂间,企图翻案,可胳膊总是拗不过大腿,最终还是定了死罪,行刑前一夜,他一身黑衣劫狱,将他们一家四人放走,自己却被困在了争斗之中,虽然她没有看清他的脸,但声音是错不了的,是上官叔叔没错!她曾经还担心过上官伯伯是否出困,如今倒是放下心了,他不仅没事,还成了左将军,她很开心,也很激动。

  由于上官龄儿和她年龄相仿,所以经常一起玩耍,两人感情不差于姐妹,没想到十年后,两人见面竟是如此场景,夏白露低了低眼帘,掩去激动,她此时还不可以和她相认,只要她知道是她便可,她的身份搞不好会害了她。

  “三弟!早听闻西边战事已定,正想着等你何时回来聚一聚,不想今日就见到了!”安君泽看着风尘仆仆的安君墨,眼神聚了聚,话语虽是很亲切,但语调却让人感觉产生距离。

  “皇兄,果真期盼皇弟回来吗,我还以为皇兄希望我一辈子都不回来呢,哈哈……”看似玩笑,实则是内心独白。

  “皇弟此言便是不对了,父皇膝下只有你我还有安君逸三个儿子,二弟你是知道的,他一项身子不好,又比较喜欢安静,若二弟一直贪恋战场,久不回京,便是不孝了!”典型的打太极,不正面回答,却给对方扣上顶不孝还有贪恋军权的大帽子。

  安君墨毕竟是粗人,最是讨厌朝堂上的唇舌之战了,自是说不过在官场如鱼得水的安君泽,虽知话语不对,却碍于安君泽的实力和身份,也只是笑了笑,长臂豪迈一挥,道:“久不见皇兄倒是有些想念,不知皇兄武功可荒废,不如你我兄弟猎场之上比个高下,如何?!”

  “好!皇弟依旧是如此爽快!”安君泽看着甚是豪爽的安君墨,也没了官场上的唇枪舌剑,变得同时激情豪迈,与他击掌下注。

  夏白露看着甚是自信,且张扬的安君泽,转了转眼睛,不得不说他是天生的帝王料,各路人马都降得住。

  看台之上,夏白露凝视着猎场上的那抹黄色身影,原来他的武功竟是这么高,他虽未像安君墨驰骋沙场,也未曾像他千军万马,身经百炼,但却比安君墨速度更快,箭术更准,甚至对猎物的洞察力都不差他分毫,她确实被惊到了,这样的精准杀伐,绝非是养尊处优可以做得到的,看来太子安君泽不只是明面上表现的那么简单,他的背后恐怕还有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一面。

  “叶丞相,您真是好福气呀,大女儿嫁于三皇子为正妃,二女儿也进了太子宫,看来以后丞相逃不了国丈了,还请丞相以后多提携啊。”

  “哪里哪里,贾大人说笑了!”

  此时所有年轻儿郎都下了猎场,就连老皇帝也不服输,在众武官的陪同下去了猎场,坐在了温顺马上,拿着把弓箭,眯着眼睛瞄准猎物,时不时地发几只箭,设了几只靠近的小白兔。而且每射出一箭,不管中标没中标,周边武官和宦官都会夸张地大拍手掌,大叫一声好。

  此时看台上剩下的便只有女眷和一些言官中的老臣,偶尔评判着,或相互奉承着,此时不知是谁,突然发声,夏白露只闻叶丞相,便立马将视线移了过去,小手紧紧攥着,眼睛冰冷如刀。

  三公座下,一老头,微微捋着胡须,虽话语谦虚,但满脸都是傲慢,趾高气扬,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但却透满了算计和狡诈,虽已年迈,但毫无老相,身子硬朗的很,夏白露不得不在承认:祸害果然遗千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