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这两日,他并未出现,夏白露也只是安静的整理着必需品。

  忽然念夏急急跑了进来,八卦了起来:“小主,你可听说了,惠侧妃自请跟去狩猎呢,您说她平时连个面也不露,今日为何竟是想开般,想要争宠了,原本太子爷是准备带着薛嫔和您的,若惠侧妃真的横插一脚,那岂不是没了小主的事嘛。”

  说着,似是被气到般,竟有些越矩,编排起主子来,小手更是愤怒地绞着帕子。

  夏白露眼神冷了冷:“念夏,你是何时学会长舌的!惠侧妃也是你可以编排的吗?若被旁人听到,你定是逃不了板子!”

  念夏看着有些怒气的小主,也反映了过来,忙忙跪地请罪:“小主恕罪,奴婢刚刚也是一时气愤,竟说了不该说的话,小主恕罪!”

  夏白露打量她片刻,缓了缓情绪:“今日我便不与你计较,但若是你再口无遮拦,我定是会回了殿下,将你支走,你可明白?”

  念夏有些委屈,低头应是。

  夏白露见状,给恃香了一个眼神,恃香便取来了一直玉镯,“我知道你也是一片忠心,但不可忘了分寸,更不可落了把柄在别人手上,虽然你是我宫中的丫头,但若是出了事,我就是想要保你,都不一定保得住,你也勿要觉得委屈了,这只玉镯成色最是与你肤色相配,便赏了你吧。”

  念夏接过玉镯,眼睛亮了亮,感激退下。

  “念夏做错了事,小主为何还要赏她?”待念夏走后,恃香有些气愤道。

  夏白露风轻云淡回了句:“小人最是不可得罪。”

  翌日一早,安君泽身边一小太监便来了烟雨阁,说太子爷已在宫外等候,请尽快前往。

  夏白露唤了雪柳带上装备,尾随小太监走了出去,看着门外早已到的太子,惠侧妃和薛嫔,夏白露规规矩矩行了个礼,安君泽扫了一眼,便道:“走吧!”

  看着起步的安君泽,夏白露也低眉安静跟在了最后面,其实在念夏说惠侧妃自请前往时,她也以为自己应该去不成了,可等了一日却没有消息传来,不免有些疑惑,今日才知他是要三人都带去,看来他带自己去的决心很大,夏白露扯了扯嘴唇,她并没有自恋到以为安君泽宠她宠到了非她不可的地步,看来这次狩猎不简单,复又悄悄抬头看了看前面那抹宝石蓝色的倩影,不知为何,她的直觉告诉她,她认识惠侧妃,且好像曾有着很深的交集,只是为何想不起来了呢?

  宫门口,今日阵仗很是大,一条明黄色的队伍,从宫内排到了宫外,很是威严,夏白露知道这阵仗是当今圣上的,而属于安君泽的不过是偏后的一片小区域,跟着安君泽向皇上,及皇上嫔妃一一拜过,便立在一旁。

  夏白露偷偷瞧过,皇上是一位身体发胖,眼神犀利的年迈男子,不苟言笑,声音混沌有力,帝气十足,只是脸色却不太好,有着严重的病态,且喘气略促,看来驾鹤西去的时日不会太晚,此次皇帝带得有三位妃嫔,均是年轻貌美女子,夏白露见后,暗诽一句:宝刀未老啊。

  不过有些遗憾的是,这次没有看到皇后,也就是安君泽的母后,强有力的后盾,早年凌府还在时,曾听爹爹评价过皇后,说她是个厉害的角色,最是善于权术,朝中三分之一的官员都是她的人,也曾听说,安君泽并未她的亲生儿子,而是她的妹妹明妃之子,当年明妃急病猝死,皇上便将安君泽放在了皇后那生养。听说也是母慈子孝,其乐融融,不出三年便将安君泽培养成了储君。

  当然这些都只是夏白露道听途说,往事如何,她虽感觉没有那么简单,却并不好奇,毕竟那些不关她的事。

  皇帝似是感受到了夏白露的目光,回了回头,夏白露立马警觉的低下了脑袋,隐藏了打量。

  待皇帝和妃嫔纷纷入了各自马车,太子一干人等也走向了队伍后面,而夏白露的马车自是最最后面。不过有车坐,对她来说已是很满足。

  队伍前进了一个时辰,终于在一个身穿黄色铠甲的御林军地奔走相告中,结束了行程。

  她由雪柳扶下车,入眼的便是甚是壮观的皇家猎场。猎场成高低地势,低处是茂密的深林和曲径的小路,高处是一又大又宽敞的看台,台上设有按三公九卿等级坐席,再往后便是亭台楼阁。

  此时百官已到,严谨排列在驾前参拜,“众爱卿平身!”

  “咳咳咳,儿臣……见过父皇……”忽然一样貌姣好的白衣男子,脸色甚是苍白,颤歪歪地从轮椅上,站了起来,跪在了地上,他身子单薄飘逸,比女子还要娇柔,似是一阵风便可将他吹倒般,让看到的人忍不住想要扶他一把,可这是御前,纵使有这样的冲动,却也会压了下去。

  :最c(新h章6☆节上酷im匠/X网…7

  皇上似是很不喜他,径直迈过,奔去了高台,白衣男子见状也没有什么情绪,低头又咳了几声,自己颤歪歪地站了起来。

  夏白露并未多逗留,转回了眼睛,却正好与安君泽的视线撞了一起。他在打量自己,安君泽见后,眼神闪了闪,微微笑了笑,转过了视线,继续行走,倒是让夏白露有些琢磨不定,他的眼神怕是没有那么简单。

  此时皇上已走远,安君泽等人倒是落后不少。

  “皇兄!留步!”后面一阵马蹄声越来越近,夏白露似是错觉般,竟发现惠侧妃身子颤了颤,有些不自然。

  安君泽亦是扫了她一眼,但也仅是一眼,便转身含笑看向了来人。

  夏白露和其他两位妃嫔也转过了身子,只见马背上跨下一黑色蟒袍男子,男子浓眉锐眼,脸颊带着刚毅,尽管含笑,却掩盖不住自身体散发而出的肃杀,夏白露转了转眼睛,这是一个常年弑杀由鲜血积累而成的气息。看来这位就是喜欢战场胜朝堂的皇子安君墨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