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着如此懂事的她,想了想道:“至于赵雅静赵承徽,虽买了药,并非罪魁祸首,便罚奉半年以示警惕,叶昭训她既是不安分,便贬为侍妾吧,让她搬到甘泉宫去,眼不见为静。”

  夏白露闪了闪,这种结果也是想想得到的,安君泽尚在太子之位,凡事必会留有余地,后宫中,每位嫔妃均是来自各大家族,定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这已是他能给的极限。她并为此抱怨,甚至很是认可他的做法,毕竟他的权利越大,自己的想法才更容易实现。

  消息一传出,宫中嫔妃也都人人自危,不管有心思的还是没有心思的,都明白了,太子最厌恶的便是下三滥的手段,尤其是夏白露,更是不可得罪。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竟有了两个月,这两个月,安君泽和夏白露的关系依旧如此,虽在外人眼中,她是受尽了宠爱,但夏白露却很清楚,他依旧太过冷静,他依旧有着防备,她依然难以插足他的事,更没有机会做些什么,他对她也不过就是男人对女人的原始冲动罢了。

  五月一日,一年一度的春日狩猎,整个皇宫都笼罩在匆忙之中,尤其是内务府的太监们,几乎达到马不停蹄,疾步穿梭在每个角落。

  用恃香的一句话来形容便是:每个人都有些恨不得飞起来。

  她问:公公,近日为何如此匆忙,小太监答:恃香姐姐不知道吗,春日狩猎便要到了,为期三日,要准备的东西太多了,所以内务府自是要比平日忙得多。

  夏白露站在窗前,支着脑袋,听着恃香绘声绘色的描述,很是开心的咯咯笑了起来。

  “何事如此开怀?”自从上次后,安君泽倒是越来越喜欢悄无声息的站在她身后,且每次都是先出声,后见人,起初是经常被他吓一跳,后来便是她装出被吓一跳的样子,因为她发现他每次见到她如小鹿般惊吓的样子,都很是开怀,夏白露腹诽:这太子癖好还真的不同。但明面上,她依旧嗔怒,得理不饶人,与他打闹一会儿。

  夏白露闻声,抚着心口,快速转身,见到来人,马上嘟起嘴唇,转身不做理会,安君泽见状,闷声笑了几声,他每次不经通传直接进入,她都是如此受惊的样子,且每次模样又有些不同,或是娇嗔、或是跋扈、或是埋怨、或是张牙舞爪,但每次她分寸拿得恰到好处,让人只会喜欢,不会感觉做作,他很好奇,她的表情究竟可以有多少种,所以他就似个侦探般想要探索到底。

  ?更Ii新最a1快k◇上U酷匠u网!

  安君泽含笑走了过去,将双手撑在窗边,将她环了进去,两人四目相望,唇畔之距也只是一个拳头的宽度。夏白露矮他一头,抬着眼睛刚刚好看到他性感的薄唇有些戏谑的勾着。她咽了咽口水,却让性感薄唇的弧度更大了。

  “露儿刚刚在为何事发笑?”他附耳暧昧道。

  “臣妾,听恃香说宫中为准备春日狩猎,忙得恨不得飞起来,想象着他们的样子,不由发笑。”夏白露脸颊飞上红晕,含笑怯怯说道。

  半天未得到回应,她小心翼翼抬起头,竟从他眼睛中看到几分审视。夏白露敲了个警钟,过了一遍自己要说的话,难道她是怀疑自己想要开口跟去?

  想到这些,夏白露马上会意,俯身行礼道:“殿下,臣妾并没有其他意思,只是……”

  他见状笑了起来,只是笑不似之前那般真切:“夏良媛难道不想去吗?”

  夏白露看着突然与自己拉开距离,称谓也变得陌生,有些不明所以,琢磨着他的话,想去吗,其实她并未想过要出去,可作为女子,大多喜欢陪自己的爱人游山玩水吧,若换到她目前扮演的角色,她的答案应该是肯定的吧。

  她游疑片刻,答道:“臣妾自是想的,但臣妾自知位份不足,所以不敢妄想。”

  他坐在太师椅上,比以往神秘了许多,让人难以琢磨,眼神更犀利,仿若可洞察一切,浑身透着王者霸气,这样的他,她是第二次见到,此时她真正知道了,何为伴君如伴虎。

  “你既然想去,本宫自会带你过去,还有两天时间,你好好准备吧,本宫先走了!”他虽带有浅笑,说出的话语却不再温和,她注视着他离去的背影,有些出神,他在怀疑她,可是在怀疑什么?难道他发现了自己是卧底的身份?可究竟是哪句话出了问题?她有些想不明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