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藏书阁,安君泽坐在案前,脸色严峻异常,浑身透着王者之气,地上跪有一黑衣人,低头看不到脸。

  “追风,你那边可有消息?”

  “殿下猜得没错,叶丞相果然和夜煞门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且他身边有众高手保护,均是出自夜煞门!”黑衣男子虽回答有力,但气息却有些不稳。

  安君泽闻后,笑了笑,却不达眼底,面容依旧冷峻,就连笑都有些狠戾:“是嘛,既然他和夜煞门关系走得如此近,那也就是说他和那人有关系了,呵,本宫倒是越来越佩服他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竟然还在折腾!不过,本宫倒是好奇,叶天问这只老狐狸,一向无利不往,他究竟是用了什么手段,让这只狐狸死心塌地地为他铺路。”

  黑衣男子并未搭话,气息越来越不稳。

  “你受伤了?”

  “属下没用,昨夜潜入时,被发现中了一掌,怕是身份暴露了,请殿下责罚。”黑衣男子闻声,身子紧绷,等着安君泽下命。

  “既是如此,你便去无间狱领三十鞭吧!”安君泽说此话时,透着十足的杀伐和果断,跟人前的他迥然不同。

  黑衣男子闻言似是松了口气:“是!”

  “既然被发现了,便留在宫中办事吧,太子宫中流进了黑蛙胶,限你三日,查出是谁所为!”他揉了揉眉心,刚才的杀伐果断消失不见,变成了一贯的漠然。

  “是,殿下!”

  “下去吧!”黑衣男子闻声,又叩了一次,施展轻功消失不见。

  他展开眉心,拿起案前的奏折翻阅了起来,就像刚才的对话并非是他一般。

  这两日,夏白露很是安静,专心致志在自己房中养伤,由于本就中毒不深,所以好起来也是特别快,这日她正挂在吊椅上悠哉悠哉的荡着秋千,正要浑浑噩噩睡着时,忽然感觉有什么在靠近,她警惕地睁开眼睛,伸手握了过去,直起了身子。

  “露儿睡觉竟是如此警觉吗?”

  安君泽有些惊讶出声,若非她探过她的脉,知道她没有武功,他有些怀疑她是高手了。

  夏白露闻言眼神慌了慌,但很快又恢复镇定,小手捶在了他的胸膛,嗔怒道:“殿下,真真太坏了,太坏了,太坏了太坏了!人家刚刚要去和周公下棋,你就不出声地走了出来,害得臣妾以为……总之就是太坏了!”

  看着她小脸红扑扑,皱着眉头气愤的表情,安君泽笑了笑,揽着夏白露也躺进了吊椅中,本来吊椅只盛得下一个人,如今他进来,便成了两个人叠在一块了,一干丫鬟和太监见状均避讳般低下了脑袋,在安达的指挥下,退得远远的,这些安君泽和夏白露却并未发现,甚至没有觉察出,此姿势透着的暧昧:“露儿以为是什么?”

  ?`酷匠3H网.永,K久免‘费2F看$@小说

  夏白露本趴在他肩头的脑袋扬了扬,转着眼睛道:“你让臣妾是说真话,还是说假话呢?”

  “自然是真话了。”

  “那殿下可以提前保证,不许生气。”夏白露小手帮他整了整有些凌乱的衣领,俏皮道。

  安君泽轻轻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臣妾刚刚以为哪里来了害虫要咬臣妾,所以惊醒了。”

  “夏良媛,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说本宫是害虫?!本宫现在给你个机会将功抵过,如何?”他有些严肃,让夏白露有些摸不清真假,眼睛转了转,可怜巴巴地点了点头。

  他紧了紧手臂,将她的耳朵提到嘴边,呵气邪恶道:“今晚来中和殿伺候本宫,如是伺候好了功过相抵,若是不好,那就一直过来,直到让本宫满意为止。”

  夏白露闻言,顿时羞红了脸,给了他一个白眼球,却是点了点头,伏在他的胸膛。他低声笑了。

  其实夏白露早就发现了,她只要不挑战他的极限,偶尔淘气或使使小性子,都能引得他的开心,所以她三天两头,就会卖个萌,耍个赖,逗着他开心。

  中和殿,夜晚,安君泽大手不老实地在她光洁肌肤上游移,沙哑道:“露儿,凶手查出来了,是赵雅静买的药,叶曼文放得药,你想如何处置她们?”

  夏白露愣了会,才明白他说得是香粉里放蛙胶的事,她其实将事情闹大,并非想过要真正抓到凶手,她的目的只是想告诉她们,她不是任人揉捏的,竟是没有想到,安君泽竟真的帮她查清了凶手,她虽曾杀人不眨眼,满手血腥,但绝非是无情之人,若说此时没有丝毫感动,那是假的。

  看着她微微愣神,像是有些出乎意料的样子,他有些好笑,她把自己的话当做什么了,他是太子,未来的国君,自是一言九鼎。

  “本宫说过的话,自是当真的。”

  夏白露回神,甜蜜一笑,在他额头落了一吻,小女人般盘在他身上道:“殿下说如何处置,就如何处置,臣妾听殿下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