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更是焦急大步跨进了烟雨阁,却并未见到那抹熟悉的人影。

  “露儿?露儿!”安君泽试探性地叫了两声。

  忽然,身后衣柜中发出了声响,安君泽闻声转身,便看到衣柜门有些抖。

  “露儿,是你吗?”他试探性地向前走了几步,轻声问道。

  “殿下,不要过来……求您不要过来……露儿变丑了,没脸再见您了……”柜中传出颤抖且带有哭腔的声音。

  安君泽闻言,大步跨过,拉开柜门,便撞进了一双含满泪水,甚至无助恐慌的眼神,她像个孩子般蜷缩着,虽泪流满面却并未有哭声,右脸颊完好如玉,左侧脸颊却有些不正常的潮红,嘴角处有一颗粉红而饱满的痘痘,但却不影响她的美丽,在这个世上,怕也只有她了,即使脸上长了痘,也会让人感觉这颗痘长得甚是好看。这是他第二次如此仔细的观察她的容貌,原来她竟是如此倾城。

  她似是发觉到了他将视线逗留在她脸颊的痘痘上,匆匆用小手捂着了嘴角,有些惊慌地将脑袋扎进了衣服中。

  安君泽看着她孩子气的样子,还有她颤抖的后背,无奈叹气,俯身将她抱了出来,原来她竟是如此轻,抱着她竟像是抱着棉被般,如此不真实,她起先想要挣扎,安君泽有些不耐道:“别动!”

  她倒是听话,闻声,竟真的一动都不敢动了。看着她有些小可怜的样子,安君泽将手臂松了松,竟怕把她给勒疼了。这个时候,他已经开始为她考虑了。

  太监安达动作很是快,不一会便将太医请了过来,夏白露依旧颤着睫毛,眼睛乱晃,不敢与安君泽对视,似是怕在他的眼睛中看到她害怕的情绪。

  太医把了会脉,又仔细观察了一下夏白露的左脸,最后收了手,拱手跪拜:“殿下,夏良媛怕是勿用了蛙胶,此胶最是伤害女子容貌,很少得见,还望夏良媛以后多多注意。”

  安君泽坐在太师椅上,跟安达使了眼色,便见安达将今日进贡的胭脂香粉取了过来,“太医看看,这蛙胶可是在这里面?”

  太医闻了闻,肯定道:“这盒香粉中含有大量黑蛙胶,是毒性最强的,看来夏良媛用得较少,再加上刚做过清洁,使得皮肤含有水渍,导致蛙胶无法进入皮肤,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安君泽冷了冷脸,大手拍了一下桌子,桌上茶杯应声落下,碎成一片。

  “这些女人几日不敲打便开始忘形,居然胆肥到在本宫眼皮底下揉沙子,安达,吩咐下去!彻查此事!”

  “是!”

  kQ更z新E‘最/快(:上酷匠网1

  待太医走后,恃香为自家主子擦了擦脸,并涂上了太医开得药方。

  “你先下去吧!”安君泽依旧别扭的夏白露,出声道。

  恃香看了眼自家主子,福了福礼退下了。

  “怎么?还不打算理本宫?”他坐在了榻上,话语不似刚见她时的温柔,也不似拍桌子时的冰凉,恢复他一贯的漠然。

  夏白露见好就收,将脑袋靠在了他的肩上,不再言语。

  看着她小鸟依人的样子,安君泽缓了缓语气,揉着她的脑袋道:“好了,没事了,过几天就会消下去的,露儿很快就会变漂亮的。”

  她抬起了脑袋,迎上她的目光,真切道:“殿下,臣妾并非怕不再漂亮,而是怕变丑之后,再也无法陪伴您了,若有一天真的会变得狰狞丑陋,就算殿下不遣走臣妾,臣妾自己也一定会离开的,因为您在臣妾心中是最珍贵的,容不下半点丑陋和污秽,您只配拥有这世上最好的!”她此时说这些话,是为了瓦解安君泽的防备,将自己诠释为一个深深爱慕着他的小女子,却不想一语成的,后来的某一天,当她真的变得狰狞狼狈时,她不忍污了他的眼,逃离了这里,选择独自承受那蚀骨之痛。

  安君泽看着她很是真情的样子,有些疑惑,却并未放在心上,在他看来,他身边的女子只要有价值,或者能让他舒心,那便是够了,至于是否是真情,真的没有那么重要,因为他也不清楚那是什么。

  “今日你好好休息,本宫得空再来看你。”他抚着她完好的右脸颊,笑道。

  她点了点头,目送着那抹身影离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