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走向前几步,含笑福礼:“臣妾参见殿下!”

  他转身,将她揽入怀中,男子独有的气息,充斥在夏白露鼻翼,有些眩晕,“露儿究竟还有多少惊喜等着给本宫,恩?”他在她耳际呵气低沉询问,房中温度骤升。

  她寻了个舒适的位置,柔软靠了上去,眼睛有些认真,但模样却是娇柔,最是惹男子怜惜:“殿下是露儿的夫君,更是露儿认定的良人,若是可以讨得夫君欢心,露儿愿意每日都准备着惊喜。”

  酷匠x网b正版首发…}

  她此话说得有些大胆,却容易拉进两人的关系,夫君?在民间多么平常的称谓,但却是生在帝王之家的安君泽不曾想过,也未曾听过的称谓,若是换个人,换个场景,他定会感觉她不知死活,口出狂言,可今日,在这个时候,由她说出,他竟有些信以为真,或许真有这么一个女孩,是像民间夫妻那般,爱着自己,盼着自己的,或许她真的有些天真,把自己当做了良人,都说温柔乡里出智障,此言看来不假。

  他看着她一张一合的嫣红小嘴,感觉甚是诱人,低头覆了上去,她比上一次娴熟一些,玉臂挽上他的脖颈,青涩的回应着。

  床榻上,娇喘连连……

  他爱极了她的身体……

  夏白露凭借惊鸿舞成了太子宫中人人羡慕嫉妒的宠妃,所谓得宠,并非日日承欢,他依旧是雨露均沾,尽量保持着心中那杆天平的平衡,所谓得宠,便是偶尔他会去她宫中坐一会,她有了求见他,给他送些吃食的权利。仅此而已。

  烟雨阁,夏白露支着脑袋,看着窗外绵绵细雨,微微出神,夜煞门也是奇怪,只说派她为卧底,却并没有什么人联系她,或许是太子宫防卫过严,他们的人进不来吧,不过就算有人联系,她也不一定会给他们传有用的消息的,在她看来,安君泽比尊主要可靠得多。

  呵,以他和叶丞相间的紧密关系,就算她解了毒,活了下来,她这一辈子也很难找到机会下手,她的这一生,早已没了意义,她这一生,早已交给了仇恨,只要报了仇,多活一天也是凄凉的,所以与其苟且偷生,倒不如利用她为数不多的日子,借着安君泽的手,报仇雪恨,如此她也是死得其所了。

  这些日子,夏白露除了去藏书阁给安君泽送些吃食,甚少出门,她不想与其他不相干的女人发生冲突,她只想规划着自己的事情,然集宠太多,总是会招人记恨的。有些人纵使你不理她,她也会想方设法招惹你的,夏白露自认不是善类,所以对于一些拎不清的人,她也愿意施手管教一下。

  这日,内务府太监送了些胭脂、香粉、眉黛过来,夏白露本没有在意,可看到小太监有些躲闪的眼神,有些生疑,分别将胭脂、香粉、眉黛打开细细查看,并闻了起来,最后在香粉中发现了问题。

  此香粉香味中透着些腥味,怕是被人加了大量的蛙胶,所谓蛙胶便是从蛤蟆背上提炼而出的胶原蛋白,若不小心接触到了皮肤,便会让人身上长满疥痘,甚是恐怖,虽也好治愈,但若真是如此,太子见过她的丑陋模样,纵使可以治好,多少心里会有些膈应,时间久了也必会遭到嫌弃。

  真是高明的手法,太子宫处于皇宫内,这种伤害皮肤的东西自是没有的,下毒之人能找到蛙胶应该是相当不易吧,夏白露冷冷笑了,既如此,她又怎会辜负那人的心思?!

  房内,恃香拉着夏白露的手,有些恐慌,“小姐,您真的打算用吗,女子的容颜是多么重要,你何必亲自犯险?!”

  夏白露收了香粉盒,将恃香的手拉开,笑道:“恃香,蛙胶与水不容,我已在脸上施了水,如此会减轻很多毒效,而且我只用一点点,并不会大面积涂抹的,只有这样,殿下才会真正调查,害我之人才不敢再来第二次,待我用过之后,你尽快去找太子爷寻来太医便可。”

  恃香闻言,有些松动,“小姐……那您一定一定要只用一点点,我现在就去告诉太子爷去。”

  说完一溜烟跑了,夏白露见状笑了笑。

  藏书阁,恃香很是真切地流泪诉说,安君泽听明白大概后,立马冷了脸,朝着太监安达道:“快去宣御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