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白露看着那张苍白的侧脸,眼睛闪了闪,这张脸怎么会感觉如此熟悉,她在脑海翻索着记忆,甚至连她的雇主,还有她杀的人都过了一遍,却并未匹配得上。她是谁?

  “起身入座吧。”安君泽手握茶杯,抿了一口,连眼睛都没有抬过。

  这两人却是有意思,按理说,惠侧妃位份最高,且进宫又早,两人定是比其他人感情深厚些,但事实却是两人见面冷得如同陌生人,越是平静的外表,越是惊涛骇浪,这是来自一个杀手的判断,夏白露眯了眯眼睛,这两人之间必有故事。

  待她入座后,众嫔妃起身行礼,她也只是淡淡回了句,严整一个冰美人儿。

  夏白露紧紧盯着她的脸,想了半天,依旧没有思绪,不禁摇了摇头,既然想不起来,她也不会为难自己。

  每月家宴都会设有歌舞庆幸,此时殿上正歌舞升平,嫔妃们也转移了注意力,一边淑女吃着美味佳肴,一边开始评论起哪个舞娘跳的好,哪个舞娘妆容漂亮,哪个舞娘腰身太粗,舞步走偏,偶尔会有几个有心思的,将金樽端起,放电谄媚,试图勾引,可见到不作回应,只睨一眼便饮下美酒的安君泽,不禁有些丧气。

  夏白露看在眼里,也记在了心里,思考片刻,得出一结论:对待如此自律的男子,必须要下猛药。

  夏白露手指无意敲着桌子,眼睛不停地转着,有些坐不住了,她今日并非只是为了参加家宴,她也是有些小心思的。

  她环顾了一下各自陶醉的众人,又看了看上位已有些微醉的安君泽,悄悄退了下去。

  一场舞毕,众人翘首以望,等待着下一场舞的开始,曲调骤然变得有些高昂激情,让人有一种释放腾飞的感觉,就处事不惊的安君泽,都有了兴致抬头望向了中央,只见一面带轻纱,身穿白色舞裙,裙底边缘为渐变绿色的女子,迈着轻盈舞步,仿若鸿雁般跨过空中,优雅落在了殿上,她眉眼含雾,脉脉与安君泽对视,随着高昂曲调,挥着飘逸袖带,身姿柔美到了极致,翩如兰苕,婉如游龙,激昂之处,长鬓如云衣似烟雾,仿若天子下凡,美不胜收,所有女子都惊得微张着嘴,眼睛更是一眨不眨地看着。

  安君泽安静的看着,眼睛深邃,嘴角含笑,将金樽中的酒倒入口中,喉结性感地滚动着。如今是第四次见面了,她倒是让他越来越感兴趣了,他低头闷笑,一个女子在你面前层出不穷的施媚,且次次都别出心裁,他若是不多关注一下她,倒是有些说不过去了,而且自己并不讨厌她,甚至有些喜欢,或许给她些宠爱也是无妨的,第一次,他在有些醉的情况下,心中的天平有了些许倾斜。

  一曲舞毕,在众人还没有回过神时,夏白露疾步走向前了几步,摘下面纱,露出了倾世容颜,她含笑,福礼:“殿下,臣妾自作主张献舞,还请殿下赎罪。”

  当嫔妃看到这跳舞之人时,除了面无表情的惠侧妃外,其他女子顿时咬碎了一口银牙,只道:“是她?竟然是她?!”

  还有人道:“真真是个狐媚子!”

  M看正版)R章节上q酷匠网_

  可男子与女子的观点总是不同的,安君泽看着她摘下面纱,毫无惊讶,只是望着她含笑出神。

  “今日家宴便到此结束!”说完他款款走下,与夏白露擦肩而过。

  夏白露愣了半天,难道自己刚刚会错了意?如此竟也勾不起他的欲望?若非之前与他行过鱼水之欢,她甚至都要怀疑他的性取向有问题。

  正当夏白露回神想要转身离去时,他身边的公公安达周而复返,“夏良媛,殿下传您去中和殿。殿下说,您无需更衣梳妆,直接去便可。”

  她愣了愣神,给人泼了盆凉水,再扔条棉被,这感觉真真不好,纵使夏白露有些不满,却也只能隐下,她还有求于他,他是她的希望,这点算些什么,只要可以报仇,这条命都是他的。

  “有劳公公。”她含笑客气道。

  中和殿,安君泽这次并没有看书,当夏白露走进来时,他正背对着她笔挺站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