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看向夏白露,倒是没有为难,毕竟她也只是承宠过你一次,位份也不够,对她们来说,她是个没有威胁的,但却也并不热情,女子之间最是善妒,尽管夏白露承宠不多,但难掩的姿色怕也是让哪个女子见了都不舒服吧。

  “妹妹无须多礼。”

  随后便是赵雅静赵承徽给自己行礼,但礼节却很是敷衍,她父亲与自己父亲官位只差一点,且在朝同为三品官员,而进宫后两人的位份却是差了正正一级,恐怕在她心里怎么都不服气也不承认这样的差距吧。

  夏白露只是浅浅含笑,这些她并不在乎,只要他们不要跟自己过不去,她也懒得理这些女人。

  在太子宫,安君泽并非纵欲之人,一月三十日,召幸嫔妃的日子也不过十五日,虽然他根据朝堂势力,将后宫宠爱端得很平,但人心都是贪婪的,自然想要的更多,所以嫔妃们也都是盛装打扮,早早入了席。

  夏白露轻睨了一圈,整个殿堂,真是万紫千红,粉香扑鼻,偶尔会蹦出几句拈酸吃醋或违心奉承的话语,聊表生机,所设之座中,大多已满,只有最上面的两个位置一直是空着的,无疑那定是太子安君泽和惠侧妃的位置,安君泽来得晚这倒很正常,毕竟他是这的主人,压轴般的人物,但惠侧妃迟迟不来,却是让夏白露有些诧异。

  “太子殿下到!”

  门外一声公鸭嗓,将本有些喧闹的气氛打破,众妃嫔无论是斗话的,看戏的,喝茶吃东西的,均齐刷刷开始整理仪容,更有拿着小镜涂脂抹粉的,只是由于着急,到是有些肤色不均,对比鲜明,更有甚者,搔首弄姿,挂上了自以为最美的微笑,将眼睛移向了门口。

  夏白露见后,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夏良媛有何趣事,独乐不如众乐,不妨讲出来,让本王也开心一下。”安君泽今日心情似乎很好,刚进门,见到夏白露一个人偷偷发笑,含笑询问出声。

  “臣妾参见殿下!”众妃嫔起身福礼。

  被点名后,夏白露有些局促,反应慢了半拍,“臣妾参见殿下!”

  安君泽依旧含笑看她,一副不回他的话,他就不罢休的模样。

  夏白露见状,酝酿了会,启唇道:“《战国策》中言‘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此是名言,然锦上添花让人赏心悦目固然是好,画蛇添足确是有些滑稽可笑让人贻笑大方了,今日臣妾在殿下进门时,恰恰看到这一滑稽之事,没有忍住,便笑出了声,望殿下赎罪。”

  众妃嫔云里雾里,可安君泽却是听明白了,抬眼望向了各位佳人的脸颊,闷笑出声。

  转头戏谑道:“看来夏长史还费心教了夏良媛史记。”这句话是接了那晚的话,意思是夏长史不仅养了个妩媚的小妖精,还教她读过史记,调戏之意十足。

  夏白露倏地抬头,脸颊微微泛红,眼含嗔怒,一副受气小媳妇的样子。

  安君泽看着娇羞的她,想起那晚的舒畅,心如同被小猫抓了一下,生出了欲望,但很快就被他压下,爽朗笑了几声,走上了上位。

  众嫔妃你望望我,我望望你,一副茫然的样子,安君泽和夏白露的话语,她们一句都没有听懂,当她们回味过来时,才发现所有的风头都被夏白露抢了去,于是如同约定好了般,眼中淬了毒般敌视自己。

  夏白露撇撇嘴,气死人不偿命般地耸耸肩,依旧我行我素。

  安君泽坐下后,看了看身边的座位,脸上的笑容收了收,严肃道:“去请了莞侧妃没?”

  身边太监忙跪了下来,道:“启禀殿下,莞侧妃让人带了话,说今日身体不适,来不了了。”

  .酷匠z(网d唯一正、¤版z2,其…e他)●都lp是b盗版3

  安君泽闻后,眼神冷了冷,又笑道:“再去请一次,告诉她,她今日必须来!”

  “是!”小太监急急奔了出去。

  不一会儿,门口便出现了一抹蓝色的倩影,优雅走了进来,低头福礼道:“臣妾参见殿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