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白露点点头,既是没有这样的规矩,她也懒得跑趟了,这几日,便窝在房中,赏花看茶,也不失趣味。

  初成雨露三日已过,这一日她是主角。

  晚,夏白露整个人裹在一白色斗篷中,只露出巴掌大小的脸,未施粉黛,清纯娇艳,肤色晶莹,此时她坐在春恩轿撵中,小手有些紧张的抓着斗篷,随着轿撵的一巅一簸,反而掩饰了她轻颤的身子,她也是第一次,她也是女人,她也有紧张,只是她不可以半途而废,不可以浪费如此“良辰美景”。

  想着这些,她吐出一口浊气,便又恢复了风轻云淡,妩媚妖娆中和殿内,他一身明黄,半卧在榻上,拿着本书卷正读得认真,就连她推门进入,他都没有抬头看一眼她摘下帽沿,褪下了整个披风,三千瀑布倾肩而下,头上简单挽了个髻,只用一紫色蝴蝶发带松散系着,再无其他装饰,鬓间碎发肆意散着,透着风情万种。黑色纱衣,紫色肚兜若隐若现,窄窄腰身更是精致如水蛇。

  她带着妩媚笑容,光着脚丫,走向了他,福了福礼,“露儿见过殿下。”

  “起来吧。”他语气淡漠,终于将眼从书中移了开来。

  “谢殿下。”她并未抬头,双手有些紧促地握着。

  “抬起头来让本宫看看。”他细细端详着她。

  她缓缓抬头,轻轻勾唇,却依旧看得出有些紧张。

  安君泽看着这张熟悉的精致小脸,眼神聚了聚,这几日他倒是忘了他还收下了她。

  他站起身,目光游移在她身上,今日她很是娇媚,一双桃花眼更是勾人,虽年纪小,但胸上,倒是丰盈的厉害,让人垂涎欲滴,不知为何,此时安君泽想到的就是这个词。她此时确实引起了一个男人的兴致。

  “夏良媛真是娇媚……”他捻起她肩上的发丝,指尖缠绕。不过她接下来的胆大动作,倒是让安君泽闷笑出声。

  她柔弱无骨地靠在了他的身上,仿若没了半丝力气,小嘴对着他吐气如兰,略带委屈道:“殿下不喜欢吗?”

  说完,一只纤纤玉手缠上了他的腰身,另一只手有些不老实在他胸膛游移。

  他勾勾唇,他见她三次,三次均是不一样的体会,三次均有不一样的震撼,而这一次,她是真的勾起了他的欲火,低头在她颈上狠狠的咬了一下,她痛呼出声,他却是快活笑了。

  “喜欢,真是个小妖精,夏长史怎么就养出了你这么个勾人的小妖精,伺候本宫就寝。”他长臂缠在她的身上,让她为自己更衣。

  Dy酷j匠/h网z唯=一w{正M☆版w,Q其c他都是K盗◎A版)

  这个时候,夏白露不似一般女子那般庄重与规矩,她媚眼含笑,借更衣之名,行勾引之实,细指有意无意滑过他的胸膛,惹人蹿火。

  进宫女子全是大家闺秀,在床笫之间也多是温柔恭顺,尽管有魅惑的女子,但初次承欢便如此大胆的,绝无仅有。可若说她受过什么特殊训练,安君泽也是不信的,单从她开始的紧张和虽大胆却羞涩的动作来看,想必她也未必会的更多。

  他对能让自己舒服的女子向来不吝啬宠爱,既然他想以色侍人,他自是不会拒绝。

  一把抱起夏白露,惹来她一声惊呼,他将她扔在床榻间,撕扯下她的衣衫,开始不管不顾地顶入……

  房中轻喘低吟……

  多少次后,他看着夏白露身上留下的爱痕,勾着她如玉的下巴,低声沙哑道:“美人真是个尤物,当真令人销魂。”她和他料想的一样,只是会些表面的勾引,到了关键时刻,反而一副任人鞭挞的小模样儿,让他很是舒畅。

  夏白露握住下巴处的大手,将手指放在他的薄唇处,做了个噤声的表情,勾唇魅惑在他唇边印了一个吻,便优雅支着身子下了床,烛光下,她每一根发丝竟是美得如此惊心动魄。

  倒是让安君泽有些迷了眼。

  她听说过他有不与人同塌而眠的习惯,她也亦然,所以她在这件事上做得很潇洒。

  看着已换好衣物的她,安君泽收了眼神,开口道:“好好休养几日。”

  “臣妾晓得了,多谢殿下关心。”她收了刚才的娇媚,不过那副狠狠被人欺负过的可怜模样仍是很让人心动。

  他看着她懂礼知进知退的样子,满意点了点头轿撵上,夏白露思索着他刚才的话语和表情,他的意思是接下来几日都不会召幸她了?又想到他今晚见到自己的模样,他之前竟连自己的名字都未曾记住,看来他对自己的印象还不够深刻,她还需要在努力些。只是该如何着手呢?夏白露皱眉思考良久,最后舒展开来勾唇笑了今日是五月十五,正是宫中妃嫔聚首之日,夏白露将秀发挽做朝云近香髻,身穿金丝百合琉仙裙,妩媚中透着灵动,妆容选得是甜橙妆,甜美而俏皮。

  她来得不算早也不算晚,时间卡得刚刚好,她的位份在嫔妃中算是较低的了,若来得太早,不仅要不断起身福礼,还会显得过于急躁,若是太晚,怕又会落个不懂礼数的名声。

  “臣妾给沈嫔、淳良娣、任良娣请安。”此时在位的已有沈婉清、殷素素、任盈盈、赵雅静四人,而比自己位高的只有沈婉清沈嫔、殷素素淳良娣,任盈盈任良娣三人,虽说殷素素、任盈盈都是良娣,但殷素素有封号为淳字,便是比任盈盈尊贵了些,所以请安时,必须排在前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