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监见后,嘴角的笑容越加灿烂,忙与其他三人跪拉下来,原他叫小鑫子,另一奴才唤名小桂子,两位婢女分别唤为念夏、雪柳。

  夏白露眼睛滞了滞,又不漏声色的笑了,端起早备好的香茶,轻轻抿了口,适当的又对他们进行了敲打,才让恃香赏了下去。

  房内只剩下恃香,夏白露嘴角勾了勾,她这里竟被人按了高手,到不知道是谁的手笔呢。

  夏白露揉揉太阳穴,坐在了榻上,恃香见后,走了上去,接了夏白露的动作,开始为她纾解疲劳。

  过了会,她缓缓睁开眼,伸手将恃香的手拉了下来,让她同自己一起做在了榻上。

  “小姐……”恃香记着规矩,有些不敢坐“恃香,坐下,我有话跟你说。”恃香闻言,定了定神坐了下来。

  “恃香,虽然你是我半路救下的,进宫前我也征求过你的意见,我还是想要告诉你,在宫中,没有那么简单,你若是……”

  恃香闻言,立马含泪跪了下来“小姐,您不用说了,自从您救了奴婢,奴婢就发誓此生誓死跟随小姐,小姐也无须在顾虑什么,恃香不怕,也担得起危险,恃香定是小姐在宫中最可靠之人!”

  夏白露望着坚定的恃香,心中划过温暖,笑了笑,拉她坐在了床上,握住她的手。

  “恃香,你是我带进来的人,我们俩真真是绑在一块的,你既真心对我,我也会奋身顾你,记住,在宫中无论何时,谁都不可信,包括咱们院中之人,你可明白?”

  “小姐放心,我会紧紧盯住他们,将他们揪出来!”恃香马上领会了意思,抿嘴狠戾道。

  夏白露摇摇头,恃香虽然聪慧,但心思还比较浅,看来有好多事还需要她一点点慢慢教她,“恃香,勿要打草惊蛇,只需盯着他们,将暗箭转为明箭即可。”

  看着有些疑惑的恃香,夏白露低声解释道:“杀死一个,还会出现第二个,如此倒不如将他摆明了,防着。”

  恃香恍然大悟地用力点点头,又道:“你说,咱们身边会有谁的人?”

  夏白露笑了笑,轻轻歪在恃香肩上,用只有两人听到的声音道:“谁都有可能,这里的人又有哪个是简单的?”说完,精致的小脸上露出一了然邪恶的笑容。

  按照规矩,新册封的三品及三品以上的嫔妃,要去皇后宫中,行册封礼,三品以下嫔妃由于太子妃主持册封,而太子宫没有太子妃,所以便免了册封,只道是他日晋封,进入三品以内时,再带到皇后面前见见便可。

  夏白露刚刚好不在其中,如此倒是省了很多麻烦,说到太子妃,听说原本太子宫原是有太子妃的,而且是安君泽外祖父——安国首富平阳王的孙女南湘,两人本就是表兄妹,一起长大,两小无猜,所以婚后感情也是甚好,可红颜薄命,两年前,因产子不利,血崩而亡,婴儿也胎死腹中,太子安君泽甚是痛心,斋戒一年,且从此再未立娶正妃。

  夏白露笑了笑,皇家儿郎无真情,安君泽此举倒是不知有几分是真心,有几分是做个活人看的。

  今夜,她收拾妥当,便早早到了床上,安君泽既是个雨露均沾的主,若没猜错,今夜他召幸的人应该是薛嫔吧,所以前三个晚上,都会和她没有关系,需要她用心的是第四晚。

  夜微凉,夏白露在思绪中睡去,睡梦中她轻轻皱着眉头,冒着冷汗,十年如一日,她夜夜都会梦到那夜遍山的鲜血,内心恐惧而煎熬。

  次日,薛嫔得幸的消息传到了每个角落,夏白露听到时,眼睛都未动一下,优雅用完膳,眼睛真切望着雪柳,问道:“雪柳,你在太子宫中待得时间长些,更是清楚宫中的礼节,你说我初到宫中,是否需要向比我位份高的嫔妃那行见面礼?”

  雪柳闻声,没有停顿丝毫,低头福礼,含笑道:“小主无须主动去行礼,太子宫中没有这样的规矩,不过,太子宫中,每月十五会设家宴,所有嫔妃都会和太子爷共用晚膳,那时小主自会与其他嫔妃见面的。”

  酷匠《网永久2免(费看小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