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白露只茫然注视一眼,立马就睁大了眼睛,故作出惶恐和震惊不安之态,安君泽见状,有些好笑,前几日见到自己还敢张牙舞爪的人儿,今日却像老鼠见了猫,虽然他希望看到这种眼神,这说明她当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可看到这种眼神时,又有些烦躁,她会不会再也没了那日的丰富表情,从此和宫中其他女人一样,走向了戏子之路看着她如小鹿般不安,和轻轻眨动的睫毛,他收了思绪,他是太子,他的后宫可容纳的下百花争艳,纵使她以后失了情趣,只要此时可以取悦于他,收她入宫又如何!此时,他还是个无情之人,若是他知道他的江山会因此女断送,不知此时的他还会如此抉择……

  宣读太监见太子爷半天没有出声,有些不知所措,贴身侍卫郝峰见状,小声提醒,“殿下,是去还是留?”

  安君泽收回眼睛,启唇道:“留!”

  宣读太监闻声,立马宣道:“留牌子!”……

  回去路上,夏白露面无表情,既无显露欣喜,也未显露伤怀,只是安静地跟随传旨太监,回了夏家此时夏府一家老少早早打听了消息,极其欢乐地放爆竹庆祝,待到传旨太监和夏白露走向前,所有人均带笑安静跪下“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夏志远夏爱卿之女,夏白露,温柔大方,端庄贤惠,得太子垂怜,特赐为太子府正四品良媛,钦此!”

  夏白露与家人叩拜谢恩接过圣旨后,夏志远便很是隐蔽地给传旨太监塞了一叠银票,又客气地请公公喝了杯茶,套了些话,便亲自送走了书房内,夏白露安静地站着,从来到夏府后,这是夏志远第一次传自己对话夏志远看着她恬静美好的样子,欣慰点点头“你我虽没有血缘,但却是明面上的父女,我虽不清楚你的身份,但你一定要记住,先保己再做事,太子绝非简单之辈,十年间,有多少人想要取而代之,但都没有成功,更有多少次暗杀,都被他躲过,由此可见,他藏得有多深,所以进宫后,你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夏府你大可放心,就算是有人再查,也查不出你身世上的蛛丝马迹,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你我都要明白啊!”

  夏白露看着语重心长的夏老爷,回了份微笑和坚定,此时他已跟自己同船,怕也是不愿自己有事,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说了这些,却是忠言:“爹爹,请放心,也请爹爹勿要说如此见外之话,直接唤女儿闺名便可!”如此更是没有破绽听到她如此说,夏老爷认可点了点头,又道:“好!露儿,爹爹再嘱咐一句,承宠需机缘,切莫操之过急,更不可动情,乱了心智,皇家男儿非良人!”

  夏白露眼睛闪了闪,有些感动,用力点了点头夜晚,她睁着眼睛想着今天的事情,听说此次共选有五位,除了自己,另外四位分别是:曹国公嫡孙女薛佩佩,位居正三品太子嫔位,太尉嫡女任盈盈,位居从三品良娣,兵部侍郎嫡女赵雅静,位居从四品承徽,叶丞相庶女叶曼文,位居正五品昭训。

  曹国公是三朝元老,皇亲国戚,是旧势力的代表人,更是在朝堂之上跺跺脚,都会颤三颤的人物,太子选了他最疼爱的嫡孙女为太子嫔,算是将曹国公拉进了自己的营帐。

  太尉,南城一半的军权都握在他的手上,所谓远水解不了近渴,若真是到了剑拔弩张时,他必是至关重要的人物,如是收了他的女儿,那便是进可攻退可守了。

  XX最新q,章$节\上-@酷E匠4E网“

  兵部侍郎,兵部尚书副官,无兵权,只协助尚书粮草押运、兵器制作、军令传达等事项,这个官职其实倒是和夏志远的有些像,看不出有什么有何大作用,但或许会是压倒墙头的最后一棵草。

  值得一提的是,叶丞相,也就是夏白露的宿命仇人叶天问,他送进宫的竟是庶女,而且太子安君泽给得封号也是最低的,如此一来一往,反而让人看清两人并非政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