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白露给了个背影,挥了挥小手道:“既是后会无期,那请叫我陌生人!”说完,做了个鬼脸走了侍卫看着一直望着女子离去方向发笑的自家主子,轻轻咳了一声,唤道:“公子,您说这女子会不会是哪位官人的女儿,故意制造的这场偶遇,以便入选?”

  月牙袍公子闻言眼神转了转,嘴角扯了扯,笑道:“若真是如此,本公子还真是有些期待这次的殿选了!”

  夏府,闺房中,夏白露打开窗,小手支着脑袋,嘴角阴险勾了勾,今日很顺利,她只需他能记住她。

  离殿选还有十五天,她要学得东西还有很多,既要媚主,美貌远远不够,她还需些其他伎俩来惑君心,于是她没事便去妙音坊学习舞蹈,画技,还有乐器,甚至去风花雪月之地了解床笫之欢。

  J更|,新最快、L上((酷匠?网☆k

  这日,她坐在月下独自吹箫,箫声低沉哀怨,很是惹人伤心,这是父亲最喜吹的曲子《儿郎从军》,曲调悲亢有力,每次都可让她感受到从军儿郎的思乡之情,和精忠报国之志,以及战场的厮杀和冷血,此时自己吹起,此情更是深有感触,她就想不明白,父亲是一个誓死卫国、无往不败的忠将,为何却被说成了通敌叛国的乱臣贼子?!

  她好恨,好恨杀父母之人,更恨叶天问!这个冤死爹爹的人!她不只要杀了他,她还要让他身败名裂,整日惶恐,让他亲眼看着自己失去所有,更让他尝尽受亲人一个个从眼前离开的滋味,如此才解心头之恨!

  箫声嘎然而止,夏白露泪如雨下,贝齿紧紧咬着嫣红嘴唇,脸色苍白,眼神透着浓浓杀意和恨意,小手紧攥,指甲深入嫩肉,鲜血顺着手指落在了地上而不自知。

  日子飞快,殿选如期而至,这日她身穿一粉色苏绣锦衣,略施薄粉,三千秀发挽了一个灵蛇髻,甚是端庄温婉,娇俏可人告别了父母亲,她带着丫鬟恃香进了外表辉煌光芒四射,实则是女人一生囚笼的皇宫,一层层筛选下来,夏白露凭借自身的良好条件,不费吹灰之力便留到了最后,由于是殿选,并没有圣上选秀那么隆重,人数也有些稀疏,留下来的均是容貌出挑,身世显赫的女子,夏白露数了数,加她不过五十人殿选每五人一组,顺序是根据家族官位来的,夏长史在朝中属正三品官员,尽管如此,夏白露也排到了第四轮,可见此次殿选,除朝中大臣之女外,还有不少王侯将相之女加入其中。

  虽说是机会均等,但皇家嫁娶绝非如此简单,此次殿选怕也是朝中势力的奠定,长史之职,说到底也只是言官,并未掌具体事务,所以夏白露不敢赌,所以她才设计在前,与他巧遇。

  夏白露随着领头太监进入太子殿中,与其他四人同步请过安,便安静低头站在了原地。

  “徐太尉徐文玉之女徐烟儿,年十六!”“臣女参见殿下!”太子安君泽点了点头,太监见状大声道:“留牌子!”

  “马左徒马如龙之女马流云,年十七!”“臣女参见殿下!”……“撂牌子!”

  “夏长史夏志远之女夏白露,年十六!”夏白露低头规规矩矩福了福礼,抬了抬头,露出脸颊,却并未抬眼,语调清晰道:“臣女参见殿下!”

  安君泽闻声,眼神亮了亮,没想到还真的有她,而且今日的她,一反上次的豪迈侠义,女儿态十足,礼仪也很是规矩优雅,他心中有些发笑,面容却依旧威严:“抬起头来,让本太子看看!”

  夏白露闻声,颤了颤睫毛,紧了紧抓着手帕的小手,一脸茫然与他对视,他今日一身明黄蟒蛇太子朝服,没了之前的温煦,取而代之的是张扬、神秘和威仪,夏白露从来没小看过他,毕竟在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十年来能够坐稳太子之位的人,定有他的心机和狠辣,只是今日见他,这种感觉更加深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