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白露被指责的脸色发红,坐起身来,伸了伸手,没好气道:“荷包拿来!”

  月牙袍公子看着她有些敌意的态度,收回了要递她荷包的动作,竟想要为难一下她,打开折扇,轻轻摇了摇,道:“本是姑娘,却做男儿装扮,已是欺骗,可见也不是名光明磊落之人,在下又如何得知将荷包给你,你是自己拿走,还是送还失主?”

  夏白露闻言,将美眸睁得大大的,用手比划着自己的身子,生气道:“我……我……我哪里是女人了,你不要侮辱我,我可是堂堂正正的纯爷们!”

  )酷7匠网(唯x一%U正,版^,)t其(他c都是盗版S

  月牙袍公子做出请的姿势,示意观众评价,众人很是给面子道:“不信,你就是女人!”

  夏白露闻言很是无语,有些语塞,有这么明显吗,她已经表现的很男人了好吗,“好好好!就算我是女人,但我是第一个追小贼的人,你,你,还有你,都看到了,你们想啊,有追贼的,把赃物揣到自己兜里吗??”她错开话题再论月牙袍公子又做出了请的姿势,百姓很是配合摇头道:“不一定!”

  夏白露扶额,还真是蠢得不轻的愚民,无奈抓发,转了个圈,咬牙切齿指着月牙袍公子道:“算你厉害,你丫是不是会催眠术?他们怎么都听你的,好好好!你不信,那你一起跟我去把荷包还给施主可好?奶奶等着这钱买药呢!”

  月牙袍公子看着很是抓狂的她,有些开心,合了折扇,在手中拍了几下,道:“带路!”

  夏白露看着如此嘚瑟的他,气得牙根痒痒,却没有再吭声,打破牙齿和血吞,咱忍!

  转弯处,济世堂门口,一位老人用粗糙的手不时抹着眼泪,却没有一人向前询问夏白露见到,疾步跑了过去,道:“奶奶,荷包我帮您追回来了,您不要伤心了,走,我陪您去买药!”

  老人闻言,混沌的眼睛亮了亮,抓住夏白露的玉手感激道:“谢谢你,小伙子!”

  夏白露笑了笑,指着月牙袍公子道:“奶奶,我没有做什么,都是这位公子的功劳!”

  月牙袍公子被莫名戴了顶高帽,再做不下去隐形人了,对侍卫做了个无碍的动作,含笑向前走了几步,将荷包递给了老人“老人家,这是您的荷包!”

  老人笑着感激谢过,紧张地打开荷包,脸色顿时变了色,露出伤心,夏白露察觉不对劲,一把抢过荷包查看,却是空空如也,月牙袍公子见状,脸色也是暗了暗,这小偷功力不错,竟在他眼皮底下偷天换日!似是又想到什么,立马与正在打量他的夏白露对上了眼她在怀疑他?她竟敢怀疑他?被人怀疑偷东西,这还是生平第一次,可是荷包确实经过自己的手,而且嫌疑确实很大,他脸色变了变,有些局促解释道:“不是在下!”

  夏白露本来确实是想要诬赖他,让他对自己加深印象,可看到他如此局促的样子,竟有些感觉自己欺负人了,所以收了心思,没再讲话从袖中掏出一个精致的荷包,安慰道:“老奶奶,不要伤心了,这些钱您先拿去用吧!”

  “这……公子,这不合适,老妪我感激还来不及,如何再要公子的钱呢!”老人有些受宠若惊,连连推辞道月牙袍公子也让属下递了一信物,让她给管辖官员,一则可用来捉拿小贼,二则是帮她整修家园,改善生活老人老泪纵横谢过,只道两人是仙子下凡,活菩萨是也事情搞定,两人看了彼此一眼,竟有些尴尬,夏白露率先打破沉默,笑着拱手道:“在下刚才多有误会公子,还请公子海涵!山不转水转,后会有期!”

  月牙袍公子紧紧盯着她,戏谑道:“女子就是女子,莫要学男子的豪放,另外,姑娘又岂知你我后会有期?”

  夏白露闻言愣了愣,歪头笑了笑,开始有些没正经地做了个女子之礼,翘着兰花指,捏着嗓子道:“给公子请安,山水不转,后会无期!”本就穿着男装,又表现的如此做作,让人感觉甚是奇怪好笑月牙袍公子愉快放声笑了两声,继续询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