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似是个小偷般,偷着别人娘亲的温暖,来麻木自己对双亲的思念,她真的很可憎夜晚,一抹黑影从窗内闪出,凌红萝,不,以后就应该自称为夏白露了,她一袭白衣,望着窗外,端起白玉茶杯,轻轻抿了口,轻轻阂了阂眼帘,邪恶勾了勾唇,安君泽,明日为你准备的戏,希望你会喜欢……

  她发现一个人的力量是如此渺小,或许这是次机会,太子?安君泽?也许他会给自己一些惊喜

  设计偶遇热闹街面上,一身穿月牙白锦袍公子,手拿折扇,头戴镶有鹅黄色明玉的银色发冠,腰系上好羊脂紫玉,风度翩翩,款款而行,看着物产丰富、百姓安乐的场面,很是开心的勾了勾性感薄唇,一双漆黑迷人的丹凤眼含笑,对身边的侍卫道:“百姓安居乐业,才是社稷之福啊!”

  侍卫闻言,回以微笑,恭敬道:“少爷说的是!”

  “小贼!别跑,放下荷包!”正在两人欣喜当朝治国有方时,很是不和谐的被身后大喝之声给打断公子和侍卫均收了笑容,目光转向了身后,只见一碧衣公子一边大喝,一边快速追赶着一个穿梭在人群中的男子,男子有些狼狈,却逃得游刃有余,一边看着身后追着自己的碧衣公子,一边嘴里骂骂唧唧,“NND,又没有偷你的钱,用得着如此拼命吗?!”

  男子转头骂人时,一个不防,撞在了月牙袍公子和侍卫身上,小贼抬了抬头,很是不耐烦骂道:“MD,不长眼吗?好狗不当道知道吗,让开,让开!滚远点!”说着就要从两人中间挤过去月牙袍公子闻言,脸色变了变,浑身散发出一种王者霸气,单掌击在小贼胸前,他顿时被拍飞,撞进了正在染布的染缸中,变成了“大红人”,小贼吐了口染料,有些后怕,瞧了瞧后面追赶的绿衣男子,又眯了眯身前的两位公子,眼睛转了转,快速将荷包扔入空中,一个旋转踩着瓦片飞走了月牙袍公子和绿衣公子见状,一个纵跳均抓向了荷包,绿衣公子慢了一拍,只好用小手紧紧攀住月牙袍公子的大手,以防他藏私逃跑,两人纷纷落地绿衣公子扭过头,露出精致的五官,这哪是男子,显然就是夏白露无疑,她今日身穿绿衣男装,三千墨发束于金冠中,一副贵公子的做派,只是她漂亮精致的脸蛋儿,让人一眼便看穿了她的女子身份,她看着月牙袍公子紧紧抓住荷包不放手,眼睛眯了眯,嗤笑一声,耸耸鼻子,气愤用小手指向他道:“你和那小贼是一伙的?!这是什么世道,本公子刚来,就遇到团伙强盗!真是岂有此理,天子脚下,你们竟如此胆大,本公子若不教训教训你们,你们就不知道‘法’字怎么写!”

  说完便瞅了瞅周围,从摊上拿了把油纸伞,甚是滑稽地狠狠打了过去,月牙袍公子见状,笑着摇了摇头,一个转身便避了开来,夏白露落空愣了下,又打开纸伞转着圈闭着眼睛冲了过去,男子又是一闪,便见夏白露狼狈地栽在了地上“哎唷哎,你……你有本事别跑啊!”夏白露坐在地上揉着疼痛的屁股,恼怒道月牙袍公子闻声,笑道:“姑娘不分青红皂白便冤枉本……在下,又如此蛮横不讲道理的乱打一通,难道还不允许在下躲避,任由你胡来?”

  酷%匠0网`唯w一{正》版L,}:其c.他p都Z#是盗版)G

  本围观的众人,被他如此一说,均开始纷纷指点,“是啊,姑娘,这位公子长得不像坏人,你怎可胡乱打人呐?”

  夏白露闻言,嘴角抽了抽,真是群愚民,岂可以外貌而论好坏,难道坏人脸上会写着我是坏人几个字啊,这时代表里不一、道貌岸然的人多了去了,比如说她自己,不过这件事告诉大家一个道理,那就是你坏到骨子里没关系,只要你外面没长坏,你依旧是人民大众心中的好公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