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传闻中的美人

  七月,宣正元年中最热的几天。茶铺子前坐满避暑的路人,朱雀算算日子,自己取道渝州,已避开堂内眼线五日有余,壮哉,壮哉。

  渝州城地处中南,是南上中原的必经之道。不管商道官道,渝州都是枢纽地带,南来北往,人流量大,自城中出来,她在此处待的三日里,便有两次同白虎堂的商队打过照面。一来是白虎堂认得她本尊的人并不多,除非是她三哥白虎亲自来绑她回去,否则即便身份暴露,她也能脱逃。再者,她上头的这三位义兄,大哥青龙能碰见的机会不多,二哥玄武此刻怕是着急也没空来管她,三哥白虎又自幼待她极好,定然也不舍得绑她回去受一顿鞭子。

  况且,她低头看一眼现下自己的这副模样,粗布麻衫,黑青色的料子往自己身上一套,头上扎一方灰布头巾,活脱脱一位山野村姑,即便她朱雀堂有人亲眼瞧见了,也断然认不出她便是云宫四堂的四堂主朱雀。

  回想七日前,她还能潇洒地躺在朱雀锋的山头上看晨光星露,看云卷云舒,现今何以如此落魄,这事还得从七日前那个晚上,唐家表小姐下嫁浴河帮的帮主开始说起。

  原先时京中向来有传闻,唐家有女,有倾国之姿。说的便是这唐家的表小姐若雪。这有倾国之姿的大美人向来养在深闺,足不出户,是以不晓得这倾国之姿的传闻是如何传出来的,也不晓得这传闻是真是假。但朱雀堂有整个中原最广的内线,在这美人成功勾起了她的好奇心之后,朱雀锋上立刻有人送上来一张美人梳妆图,图中的美人正是那传闻中的唐家表小姐,若雪。

  T看正0j版P章M节1&上、酷)匠b网F

  朱雀拿了画像左看右看,也许是画像之人观察的角度问题,又或许是大美人在梳妆时微低了头并没能好好表现出美目流转的问题,总之,这传闻中的大美人也没有传闻中说的那么倾国倾城啊。她略有些失望,从袖子里掏出一面镶了衮丝的铜镜来,这样对着自己看一看,再看一眼画像,倒觉得世人不传朱雀堂的堂主有倾国之姿真是有些对不住她这张脸。

  后来的后来她才晓得,世人连朱雀堂的堂主是个女人都不知道。也就对这个事情释怀了。

  其实做个江湖中人人都害怕的组织的领头者也相当不错,虽然云宫在武林中名声不大好,但她以为云宫的名声之所以不大好都是因为她大哥青龙堂手下那一帮令人闻名就哆嗦的暗杀隐军。杀人的组织有哪个不怕。但她领的这个朱雀堂就很不一样,就像朝中设立九府六宗三司,司法政就不太受人待见,连并着整个三司机构都不太受百姓的待见是同样的道理。她领的朱雀堂不过是遍布天下的一个情报网的中心,烧杀抢掠这种事向来不干。当然在她最年少轻狂的二八年岁里,倒是很想领着朱雀堂的人马去烧杀抢掠一番,体验体验做江洋大盗的感觉,结果这个想法还未实现,不晓得朱雀锋上哪里走漏消息,将这件事传到她二哥玄武耳里,她一顿鞭子受得委屈,趴在床上整整三天翻不了一个身,至此在如何年少轻狂,也不敢再有烧杀抢掠的念头。

  她本本分分的领着三十七分舵的人手,每天都以发现真相为趣,殊不知江湖传闻多如星辰,真真假假不能详尽,而她却能将每段风月后头的故事扒出来,觉得分外自得有趣,但扒真相也有扒真相的坏处,譬如,她已深信某个江湖传闻,却在得到真相后发现真相其实是另外一个样子,由此倍受打击,有时郁郁寡欢,并且开始怀疑人生,觉得整个是非观有些颠倒,长此以往,这项娱乐便渐渐令她失去兴致。

  直到当天又有内线消息,说唐家表小姐要出嫁。下嫁给浴河帮的帮主,她瞧着桌上的画像,决定趁着那美人出嫁的好日子,去睹一睹美人的真容。

  说来奇怪,唐家表小姐出嫁这样的大事情,却并没有锣鼓喧天,彩旗飞扬。迎亲的队伍与花轿前甚至连个敲锣的喜庆队都没有。朱雀踩在街道两旁的屋顶之上,跟着迎亲的队伍一路于巷中穿梭,正想着该寻个什么机会看一眼美人,花桥已稳当的落下,因为天色已渐渐转黑,巷子外头挨家挨户都挂上了灯笼,晕黄的灯光下树丛掩映,只约莫看见花桥停下来,然后抬轿的八个脚夫悉数换了一批人,原先时送亲的媒婆并着几个小丫鬟也都跟着被换下来的脚夫走了。夜风拂过掀起轿帘的一个角,还未等她看得真切,那八个脚夫便立刻接手了轿子,脚步轻盈,轿子的横杆一经手,脚下便生风般跑起来。

  这个事情倒是蹊跷,怎么看都像那轿中之人是个交易的货物一般。而且这些换手的脚夫个个身材魁梧,下盘稳重,行动中不难看出有不错的轻功底子。

  朱雀为人平生有个很大的优点兼缺点便是好奇心大,在她看来这也是她能胜任朱雀堂主的原因之一。遇上这样蹊跷的事情若是不弄个明白,就不是她朱雀了。

  一路跟着花桥出了城,那些脚夫不停的行了近两个时辰的路却半分不见疲累,这条出城的小道靠近浴河,浴河一带私盐泛滥,连官府都管不了,浴河帮便是浴河第一大盐帮。看来,这新娘子被送去浴河帮倒是没错了,只是这个行径也太过异常,当然,她今日出来最重要的事情是要看看新娘子。沿着浴河往上,高耸的河岸芦苇蒿子间已掩映出山寨的看台护栏来。朱雀细细一想,唐家乃名门世家,行官商两道,又怎会将府中的小姐下嫁给这样的一个私盐帮?越想越觉得事情不对,而此时,花桥已停下,寨门被人从两边拉开,一顶印花红轿在灯火辉煌下被送进了寨子。

  跟了这许久却一直都没机会看美人,朱雀略略有些惆怅,眼瞧着美人都被送进寨子变成压寨夫人,她正在考虑要不要再潜进浴河帮的寨子里坚持不懈的去看一眼美人,夜色下寨门已被一排银光劈成两半。待她定睛瞧清楚,捂着嘴巴压抑住惊呼声,那月色下一排明晃晃的弯刀,而持刀的一排黑衣人手起刀落,溅起一条血花,零零点点打在寨门的护栏处。

  这个情况倒是在预料之外,这些黑衣人是个什么来头?

  莫非又是一段江湖仇杀让她撞见,她倒是对这样的江湖仇杀颇有兴趣,倘或真是浴河帮的仇家找上门来,那娇滴滴的新娘子该怎么办?她顺手摘了片芦苇叶子,用内力吹出她朱雀堂召唤人手的固定调子。这样召唤人手的固定调子好比信号烟火,不过倒比拉响信号的烟火来得好得多,一是没那么引人注意,不是她朱雀堂的人基本听不懂。二是,内功不好的人也吹不出来。

  但是估摸着这个情况,等着朱雀堂的人马来说不定那美娇娘已经被浴河帮的仇家错手砍死了也说不定,瞧一瞧先前守寨的那几个小喽啰,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已经去阎王殿报到了。

  她觉得不能等下去,一路绕至山寨后门翻身进去,她朱雀堂的人向来机警,只要听到了信号,便能很快过来寻她,届时即便她闯了祸事,也有人来收尾不是。

  寨中倒平静,不像是要办喜事的喜庆,几处栈门前头来回走动着巡逻的小侍卫,而寨门外已经刀光剑影,瞬时间一片喧哗声起,朱雀靠在转角的一处漆雕大柱子旁,看着一队队的人马被掉离开。想必整个山寨都已经知道有仇家入侵了,兵刃声嘈杂声混乱作一团。

  趁乱行事是最佳时机,她一边留意花轿被抬到了哪,一边绕过巡卫点,七弯八绕过了几处长廊,长廊上倒挂了不少红灯笼,长廊的尽头有一间看上去不错的雅阁,雅阁外还贴了红纸,屋里灯火通明。透过窗户纸,那里头果真坐着一位头盖喜帕的新娘子。朱雀四下一望后,还记得扯下一节裙衫来将自己蒙了面推门进去,她推门的动静不大,床上坐着的新娘却明显身躯一震,接着不动声色的往床沿边挪了一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