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金十分不好意思:“小姐,咱们可以回府了吗?”

  白芷看了看天色,道:“回去的时候该怎么做你知道了吗?”在一旁的王大金一惊:“小的明白,小的一定会照办的!”

  白芷淡淡笑了:“那就好。”一想到回家之后就能扳倒孙姨娘,白芷十分开心,柳氏以后的日子也就好过了,不用每天都担惊受怕的了。

  白府内此时此刻的白府大厅里是死一般的寂静,自从白芷说完遇险的全过程后,白术的脸上满是心痛与不可置信;白芷看的出来,白术还是很疼爱她这个女儿的。

  而孙姨娘,自从白芷在叙述自己遇险的全过程,并指控她害白芷,而且拿出了种种有力的证据之后,脸色便十分苍白;她知道自己完蛋了,这次自己全栽在白芷的身上了;她不甘心,看向白芷的目光毫不掩饰自己的狠毒!

  在一旁的白芍十分焦急,姨娘要是被扳倒了,自己可就没有希望成为白府的嫡女了,她十分不甘心,白芷,为什么你拥有那么好的运气可以成为嫡女,而我却只是个小小的庶女!以后你有机会嫁个好人家,可我呢?我能嫁入豪门吗?

  半晌,白术才颤着音道:“芷儿,你说的可都是真的?”白芷见柳氏一脸的心疼,又见孙姨娘的脸上那狰狞的样子,坚定道:“回爹爹,芷儿所说句句属实,绝无半点欺骗之处!”

  白芍见眼前的局势,握着手里的毒针,知道自己应该赌一把,她不甘心一辈子做个庶女,受人冷眼;如果赌赢了,自己就成为白府唯一的庶女了,就算白术再不喜欢她,也不可能不管她,因为他以后的仕途还要一个女儿帮他完成。

  白芷话音刚落,白芍就忍不住了,朝白芷扑了上来:“你胡说,我姨娘怎么可能会害你呢!”在白芍扑上来之前,白芷就见到白芍指尖的毒针,在白芍扑到白芷身上之前,慕屠苏一掌把白芍挥到了一个角落里,白芷便趁这个机会站起,走到白芍身边,从白芍手上取出藏在指甲里的毒针,向众人展示:“看,妹妹你好狠的心,我是你的姐姐,你是有多恨我啊,竟想置我于死地!”

  白术这下想心软都不行了,有被指使杀人的王大金作证,又有慕屠苏的碰巧英雄救美;现在白芍竟在大庭广众之下想杀害白芷,证据确凿;白术只好下令:“孙姨娘、白芍关到地牢,稍后送往衙门。”

  天,渐渐暗了下来,太阳落了下去,徒留漫天的小星星在眨眼睛,十分怕羞的月亮也从云朵里慢慢的露出了脸来……

  白芷坐在自家的小亭子里,抬头望着漫天的星星,淡淡的笑了;小星星似乎是为她感到高兴,不时地对着她眨着眼睛,月光温柔的抚着白芷的脸……

  正准备上前的慕屠苏看愣了,月光下的白芷比白天更加明媚动人,让他心动不已……

  白芷躺在床上舒展着筋骨,累了一天,终于把孙姨娘母女给铲除了;今天还好白芍在大厅里对自己行刺,不然自己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白芍给绊倒呢!

  清晨,小鸟在枝头欢快鸣叫,白芷坐在窗边,看着屋外不知名的野花,那样美丽,那样迷人,让白芷深深觉得生活真美好。

  忽然,白芷想到了蟹黄包,自打上次吃了之后一直没有空去买,今天总算是闲下来了,看看买点蟹黄包吃,顺便逛逛街吧。

  想到这,白芷立马动身了。

  一刻钟之后,白府大门口出现了一个身着粉裙的少女,只见她气质温婉,身形纤细,体态轻盈,柔若无骨;不盈一握的纤腰上系着一个粉腰带,在一侧打了个蝴蝶结;明眸皓齿,朱唇不点自红,十足的美人样。

  路过的人们,无论男女老少,都忍不住驻足观看一番;妇人会想:“如果我要生个这么美丽的姑娘多好啊!”男人会想:“如果我娶个这么漂亮的娘子多好!”

  白芷才没工夫理这群无聊的人嘞,她只想着自己心心念念的蟹黄包,于是将风刮到自己脸上的碎发扶到耳后,迈开大步便朝着集市走去……

  买到蟹黄包的白芷十分满足的吸着蟹黄包的香气,正打算吃的时候,却发现一位孕妇痛苦的躺在地上,手捂着自己的腹部,满脸都是汗水;她正打算上前去帮忙的时候,却有个人比她先一步走到孕妇面前,白芷仔细一看面前的这个人,发现是个女孩,年龄比白芷大不了多少,穿着一身火红的衣裙;白芷收好蟹黄包后,走上前去,帮她把孕妇给扶坐起来;那女孩见有人帮忙,便道:“咱两把她抬到小巷子里给她接生吧,这里人多,不方便。”

  白芷依言帮忙抬到了巷子里,就见红衣少女扒开了孕妇的裤子,白芷连忙问道:“你干嘛拖她裤子啊?”红衣少女白了白芷一眼,道:“我不给她脱裤子怎么给她接生啊?”

  白芷闻言,只好讪讪的放下阻止的手,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红衣少女把孕妇裤子脱下之后,对孕妇道:“深呼吸,放下心,下身用力……”

  白芷在一旁看的十分惊讶,她原以为孩子都是从肚脐出来的,没想到却是从……

  半个时辰后,一声婴儿的啼哭打破了小巷的宁静,只见红衣女子手里捧着一个浑身都是血的婴儿,那婴儿的脐带还没剪;红衣女对白芷道:“帮忙把脐带剪了。”

  白芷应了声,便找剪子,忽然想到这里是小巷,怎么会有剪子,便从头上拔下自己的发簪,慢慢将脐带给挑断;红衣女见脐带断了之后,直接从自己的衣服上扯下一段布条,将婴儿的脐带给绑了起来;随后脱下自己的外套,包在婴儿的身上,然后把婴儿交给产妇,对产妇道:“恭喜,是个女儿呢!”

  产妇一听,顿时十分失望:“为什么是女儿啊……”

  那红衣女一听,顿时十分不开心:“无论是男是女,都是你的骨肉,我希望你能好好待她。”说完,便拉着白芷走了。

  白芷走了好久,才想到自己还没问她名字,便问道:“我叫白芷,你叫什么啊?”红衣女回道:“我叫秋葵。”

  i●酷匠W网唯L一e正◎版,`其(他b都q是hH盗版:N

  白芷十分喜欢这个秋葵,便道:“不如你去我家换件衣服吧,你如果穿这身衣服回去的话,不太好……”

  秋葵低头看看自己,十分无奈:“好吧,不过我穿这样去你家不好吧……”她身上可还是有血哎。

  白芷知道她的顾虑:“没事的,我娘很疼我的,你又没干什么坏事,为什么不好?”

  秋葵一想,也是,便没有拒绝,跟白芷回了家。

  到了家的白芷唤来了青竹,让她去准备一盆热水,青竹见状,不敢多说什么,便去准备了。

  趁这个时间,白芷找了身干净的衣服换上了,顺便也给秋葵找了一套。

  两人换好之后没多久,青竹便端着一盆热水来了;白芷对秋葵说:“你先洗洗,现在时辰也不早了,不便让你在这沐浴。”

  秋葵洗完之后,便向白芷道别;白芷十分不舍:“以后有空的话,记得来找我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