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芷道:“放了你也不是不可以。”车夫一听,顿时连连道:“多谢小姐!多谢小姐!”白芷悠悠道:“但是,你得帮我个忙,不知道你答不答应啊!”车夫一听,觉得有希望继续活下去,急忙问道:“小姐想要小的做什么,小的一定照办!”

  白芷吹了吹指甲里的不存在的灰尘,摆弄着自己的手指,漫不经心道:“你有诚意吗?如果没有的话还是算了;免得到时候你蹦出来反咬我一口!”

  车夫一听,顿时知道自己不狠一点是不行了,便跪在白芷面前发毒誓:“我,王大金,在此发下重誓:今后我要对白小姐忠心耿耿,绝无二心;如有违背,天打雷劈!”

  白芷这才露出淡淡的笑脸:“王大哥,你真是折煞小妹了!快起来吧。”说着双手扶着王大金的胳膊,让他起来了。

  王大金心道:“哎,这个白芷真不好惹!以前看起来不是没害的吗?怎么现在变得这么有心机了?早知道就不来惹这个大小姐了;真是后悔莫及啊!”白芷早就在观察王大金的表情了,所以在王大金的脸上露出悔不当初的表情时,白芷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了!遂不管在边上默默后悔的王大金了;扭头看向慕屠苏:“你知道回去的路吗?”

  慕屠苏见白芷那双期待的眼神,十分不忍心告诉她其实自己也不知道,只好说:“不知道路不是还有个知道路的马车夫吗?既然他带你来的,那他一定认识回去的路!”

  王大金愣住了,不是说要回去的吗?怎么话题又绕回他身上了!见两人都转向自己,王大金也不好意思,道:“小姐,我没记路,所以……我也不知道回去的路。”说完,缩了缩自己的身子,生怕白芷会怪罪自己;不安的望向白芷,却发现,白芷面带笑容,看向慕屠苏;王大金暗喜,以为自己没事了,却听白芷吼道:“你们两个有什么用!连个路都不知道记!这下咱们怎么回去!”

  慕屠苏和王大金同时打了个激灵;慕屠苏十分后悔自己看上了白芷这个母老虎,但是看着母老虎炸毛的样子还不错的,于是我们可以看到慕屠苏脸上的灿烂笑容;而王大金呢,他再次后悔自己惹上这个十分恐怖的白小姐,他想到自己那年迈的父母,心中十分愧疚,他恐怕没机会去孝顺爹娘了……

  b最a5新章节&上¤酷L◇匠,网‘D

  白芷见两人一个露笑脸,一个露哭脸,十分不爽,但是也没多说什么,骑上马便往前走去。

  慕屠苏见状,连忙拉起那个还在后悔的王大金,扔上马车便驾车赶去。而车上的王大金终于在颠簸中回到现实,他想了想当时的路程,便对慕屠苏道:“慕世子,朝前方直走,然后左拐,到了下一个分岔路口在朝右拐,就到观音寺了。”

  慕屠苏见前方的白芷还在往前走,知道她是不认识路,便连忙吹了声口哨,唤回了追风;坐在马车上的白芷听到身后传来细微的口哨声时,便知道慕屠苏找她有事,所以任由追风掉头跑向慕屠苏身边。

  到了慕屠苏跟前的追风亲昵的用脑袋蹭着慕屠苏的手,慕屠苏摸着追风的脑袋,淡淡问白芷:“你知道回去的路吗?这么莽撞是不行的,小心走迷了;这里晚上可是有很多不知名的大型野兽出没的。”

  白芷心里非常着急,师傅若是等急了,不教她武功的话她以后还怎么保护娘,急忙问:“你知道怎么走的吗?”慕屠苏见白芷十分相信他,非常受用:“那当然,我谁啊,我可是天下最聪明的慕屠苏啊……”

  “好了,你说不说!”白芷十分不耐烦的打断慕屠苏的话,她都快急死了,慕屠苏怎么还在那不急不忙的啊!

  “好,我说,”慕屠苏见白芷十分没耐心,便无奈叹了口气道,“向前走,然后见到岔路左转,再见到岔路右转就到……了。”

  白芷没听慕屠苏说完,便骑着马箭一般的飞了出去;而吃了一嘴泥的慕屠苏十分不满,连带着身边的王大金都觉得周围的空气稀疏了许多,不由得缩了缩身子,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生怕被这个笑面虎给剁了;王大金瞬间觉得自己的前途一片漆黑,顿时觉得自己眼前一片漆黑……

  慕屠苏只听身边传来“咚”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掉了,于是转过头来一看:车夫一双死鱼眼向上翻着白眼珠,嘴里还吐着白沫,样子十分恶心……慕屠苏伸过手把了把脉,发现只是受惊过度晕了过去,才十分鄙视的道:“什么胆子嘛!这么胆小怎么能当杀手呢!真给杀手丢脸!”

  走在前边的白芷当然不知道后边发生的事啦,她现在满心想的都是见到师父该怎么说,师父才不会生她的气。

  没想到到了观音寺却发现师父坐在石凳上喝着酒;她感到十分蹊跷,便走到熊师傅面前,看着熊师傅道:“师父,怎么了?”

  熊师傅满面愁容:“这段时间我恐怕不能再教你武功了,以后你要好好练习,别半途而废知道吗?”白芷应了下来,正准备问怎么了,却见熊师傅拎着酒坛子走了……

  白芷十分难过,没了师父教她武功以后怎么保护娘啊!她下定决心,一定找个人给自己做师父,教自己武功!

  想到这,白芷便准备下山了;却见慕屠苏提个不明物体来到后山的亭子里;把手里的东西扔到地上后,还十分厌恶的拿出手绢仔细擦着手指;白芷定睛一看,顿时尖叫起来:“你把他杀了吗?”慕屠苏一时没防备,被直接震到了耳朵,差点耳朵就给震聋了;他十分不满道:“明明是自己没胆子昏了过去,害的本世子提着他爬了几百个台阶,越过观音寺的院子,来到这里,还害得本世子挨骂,本世子现在确实很想将他给杀了!”

  白芷的这一声尖叫,不仅让慕屠苏不满,也叫醒了那个昏迷中的人,王大金醒来后,十分不好意思,自己竟然会被吓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