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动物都是有灵性的,你跟它相处久了,便会跟你走得很近;而若你对它好,它便会记住你;所以追风每次跟随慕屠苏回家,只要见着白芷肯定会跟白芷亲热一番才会离去……

  想到这里,白芷的心里微微泛酸,慕屠苏在景帝十五年上战场时,追风因为保护慕屠苏而走了……她还记得她听到这个噩耗之后心中那种疼痛难忍的感受,这辈子,她不想再失去任何她真心对待的人或动物了。

  想到这,白芷对着追风道:“追风,你还记得我吗?我是白芷啊!”马儿怎么可能听得懂人话呢?它依旧是“哒哒”的踏着四只脚,慢悠悠的走着。

  从白芷身后追来的慕屠苏听到了白芷说的话,微微一愣,他记得追风从来没有出现在白芷面前;他也从未跟白芷说过他有一匹叫追风的汗血宝马,白芷怎么会知道的呢?想到这,慕屠苏觉得白芷身上藏着一个谁都不能说的秘密。

  白芷听到身后的马蹄声并不感到意外,她知道追风只要听到主人的口哨声就会赶到主人身边的,她就算是跑了,慕屠苏一吹口哨,追风就会回到慕屠苏身边的;所以,她并没有刻意的去躲着慕屠苏,所以追风只是在慢慢踏步而已。

  慕屠苏赶着马车追上白芷,道:“芷儿,你认得回去的路吗?”白芷扭头转向慕屠苏,见他一脸坦然,便说:“不知道,你知道吗?”

  慕屠苏挠挠头,不好意思道:“我也不知道……原本以为你会知道回去的路的……”听完慕屠苏的话,白芷差点就晕了;看着周围参天的树,白芷欲哭无泪,这是要怎么回去啊!

  突然,白芷的视线被一件东西给吸引了,她对慕屠苏道:“你先停车,我看到了一样非常重要的东西。”

  慕屠苏不解的停了车子;白芷翻身下马,朝着慕屠苏走去;慕屠苏见白芷朝他走来,心中小鹿乱撞不已,认为肯定是刚才白芷见自己救了她,对自己一见钟情了;现在是想通了,准备以身相许;但是转念一想,不好吧,这里可是荒郊野岭啊……

  胡思乱想间白芷已经走到了他身边,慕屠苏见白芷那绝美的脸蛋上布满了红晕,以为是准备以身相许,谁料白芷转到他旁边,伸出纤细洁白的玉手,手转向了慕屠苏……身旁的玉佩上!

  慕屠苏本想着男欢女爱……半天没见白芷有啥反应,就张开眼看向白芷,发现白芷正瞅着一块玉佩发呆;慕屠苏十分不解,问:“怎么了?”难道不应该以身相许吗?

  “又是孙姨娘!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除去我跟娘吗?那好,就看谁先除去谁了!”白芷倾城的小脸上第一次露出了微笑;慕屠苏一见,顿时浑身打了个机灵,心道:“还好我没惹到她。”可是,接下来白芷不出声还好,一出声慕屠苏就浑身冒冷汗了……

  “慕世子,能不能帮芷儿一个小忙呢?放心,不会对慕世子有什么损失的!”白芷笑意盈盈的朝慕屠苏走去,慕屠苏吓得连连后退;在他跟白芷相处的这段时间里,他什么时候见白芷给他过好脸色了,更别说对他笑了,这个笑容里,绝对有问题!

  果然,白芷靠近慕屠苏后,在他耳边呵气如兰,道:“慕世子,帮个忙好吗?”慕屠苏浑身颤抖:“你……你……你想要我帮什么忙?”白芷笑意盈盈:“不要帮什么大忙,就要你帮忙找个人,再帮忙给我作证一下;把孙姨娘扳倒后就没你事了;慕世子,有没有兴趣呀?”

  慕屠苏浑身颤抖:“我能说不嘛?”白芷继续笑道:“你说呢?”言语里满是威胁;慕屠苏无奈,只得点头同意。

  白芷见慕屠苏同意了,便问道:“赶马车的车夫呢?”要想扳倒孙姨娘,那车夫是最重要的人证!

  慕屠苏道:“被我给……踹下马车了……”白芷惊到!顿时要发怒:“他是最重要的人证!没了他,孙姨娘是不会承认自己准备害死我的!”言语里满是对慕屠苏的嘲讽,都怪他这个没脑子的,为什么要把车夫给踢下车啊;但是白芷不知道的是,那时的情况那么紧急,不把车夫踢下马车恐怕会伤到白芷;慕屠苏这才这么做的。

  白芷冷静下来后,问慕屠苏:“你是在哪把车夫给踢下马车的?”慕屠苏想了想,道:“再往前面走一点差不多就到了。”

  白芷翻身上马,策马便朝慕屠苏指的方向去了,但是只在那里发现了一点血迹,车夫却不翼而飞了!白芷只好等待慕屠苏的到来。

  因为马车跑的比较慢,而白芷骑的又是汗血宝马,是马中极品,跑起来像风一样;当慕屠苏到的时候,白芷已经把周边的草丛翻遍了,还是没有马车夫的影子。

  H#更,新“最{快Q上r酷/匠网DH

  白芷感到十分不可思议,桉说从疾驰的马车上踹下马来,应该会很长一段时间动不了的啊,怎么可能会没有他的人影呢?

  这时,慕屠苏大喝一声:“谁!”那中气十足的声音下的白芷一屁股做到了地上,不停地抚着自己的胸口,好让自己的心跳赶紧恢复正常,然后看向慕屠苏,正准备吼他,却发现他跑到一处地方,弯腰似乎是拿什么,回来时手里已经提了个人!

  白芷仔细一看,原来正是刚才要杀白芷的马车夫!慕屠苏懒洋洋的问道:“打算把他怎么办?是杀了还是直接扔进野狼谷?”白芷笑,她知道慕屠苏是在吓车夫,便十分配合道:“杀了?太便宜他了!他刚刚可是想要我的命哎!至于那个什么谷的,把他扔那里算了,让他死就太便宜了,应该让他生不如死!”

  车夫本就是贪生怕死的人,见白芷跟慕屠苏这么一说,顿时吓得魂都快没了!连忙道:“小姐,不是我要害你!是孙姨娘啊!小的只不过收了孙姨娘身边婢女小翠的钱,说什么只要事成之后,还会有一千两给小的;小的家里穷得很,家里的老父母都得小的养活,小的挣得钱只能将就吃个饭,父母都吃不上饱饭的,经常吃了这顿没那顿的;小的一时糊涂,还请小姐饶过小的一命,小姐饶了小的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