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芷早在撒谎之前就编好了,她对柳氏道:“当然是真的了,娘亲,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柳氏一想,也是,白芷从来没有撒过谎,也不会撒谎,也就信以为真了;便问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我记得那裴九从来没有来过咱们这啊!”

  白芷早料到柳氏会怀疑,仔仔这一世便决定让自己变得不再软弱了,这一世,白芷除了柳氏外,谁也不会相信,除了柳氏外,谁都不值得她去付出!

  白芷把早想好的说辞给搬了出来:“上次女儿去买蟹黄包吃,但是人太多了,女儿等了好长时间都没买上,就在女儿等得不耐烦准备插队的时候,裴公子便走到了女儿面前,把刚买到手的包子塞道女儿的手中,策马便走了;从此,芷儿便对裴九公子念念不忘。”白芷说完,还露出害羞的表情,仿佛说出来很不好意思一样。

  柳氏听完,十分诧异,白芷这孩子怎么会因为一个蟹黄包便对裴九念念不忘呢?!便又问道:“那么裴公子长什么样子啊?”白芷怎么记得住裴九的长相呢,前世也不过是一撇而已,便随口胡诌:“那天裴公子穿着蟹黄色的衣服,长得挺俊;但是是芷儿确信,芷儿是真么的对裴公子一见钟情了。

  柳氏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的芷儿说的这个人怎么这么像蟹黄包的呢?柳氏一时无言,佛堂里安静了下来;就在这个时候白芷忽然听到子观音像桌子后面传来的轻微响声,瞬间明白了柳氏让她来佛堂的的用意,便问柳氏:“娘,还有什么要问芷儿的吗?没事的话芷儿就先回去了。“柳氏叹了一口气,没有说什么;白芷起身准备离开;刚走到门前打算开门出去的时候,身后的柳氏说了句“我是有苦衷的”,便不再出声了。

  而白芷确实了解柳氏的,虽说柳氏聪慧,但是她的性格温和,态度软弱,唯白术的话是从,现在有了白芷,又对白芷百依百顺。

  出了佛堂的白芷沿着花园走着,脑子了回想着刚才的事,不用谁也知道藏在观音像后面的是白术;她没想到连白术都不相信她在大厅里说的话。

  突然间,白芷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猛地停住了脚步;她都快忘了,今天是她跟熊师傅学武的日子;白芷看了看天色,才刚过午时,现在去还来的及,便吩咐了马夫准备马车去观音寺。

  “孙夫人,奴婢看见白芷小姐上了马车,去了观音寺!”孙姨娘的心腹,小翠道。

  从孙姨娘的丫鬟叫孙姨娘为夫人中可以看出,孙姨娘是很想铲除柳氏,坐上正妻之位!

  “很好,你先去准备吧!一切的事情交给你办,办好了,重重有赏!办不好了,你知道后果的!”孙姨娘清秀的脸上满是阴鹜,五官已经严重扭曲了;如果白芷看见的话,一定会吓死!

  丫鬟领命之后居出去了;孙姨娘笑了,她相信自己一定会成功的;不知怎的,白芷自打上次落水后就变得十分聪明;孙姨娘本不想她死,毕竟那等绝色长相能成为她手里一颗很好的妻子的,但又怕白芷会妨碍到她除去柳氏,只好忍痛先行将白芷除去了。

  而坐在马车里的白芷丝毫不知道孙姨娘已经出手对付她了;也不知道身后始终有个人在默默跟着她,只为她能正眼看他一眼;当白芷见一直没有到观音寺就知道事情不对,她掀开车帘看向外边,问车夫:“你好像走错路了吧?”

  马车夫见状,立马策马狂奔,白芷一时不防,被甩到车厢里,白芷大喊:“救命啊!”看着窗外的树林,白芷真的连想死的心都有了;自己一时疏忽竟被孙姨娘给算计了,这下可怎么办啊!

  更w新v4最快-上“V酷@匠4网L

  跟在白芷后面的慕屠苏见白芷的马车不对劲,便骑马加快了速度;到底是骑马快,不一会就赶上了白芷的马车;那马车夫见有人要阻止他的去路,便抽出了腰间的软剑刺向慕屠苏;慕屠苏可是武功高强的高手,见一剑刺来立马向边上躲去,随即一枚飞镖打中了车夫拿剑的那只手,马车夫的手立马被飞来的飞镖砍断,马车夫吃痛,慕屠苏乘机将马车夫踢下车子,然后飞身跳上了白芷的马车上。

  稳了许久,马儿终于安静下来了,慕屠苏便转身钻进了马车;刚进去就见吓得脸色发白的白芷,瑟瑟的蹲在马车的角落里,双手抱着腿,而脸埋在腿上。

  慕屠苏见状,十分心疼,便走上前去,将白芷搂在怀里,安慰她:“没事了,不用害怕的……”从来没安慰过人的慕屠苏一时不知道怎么说,只好轻拍着怀里白芷的背;不知过了多久,怀里的白芷终于不再发抖了,而是安静的伏在慕屠苏的怀里;慕屠苏十分受用,谁知道这时胸口猛地一痛,不由得看向胸口;原来是白芷咬的,见白芷对自己怒目而视,不由觉得有些好笑:“是我救了你,你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的吗?”

  白芷不吭声,她知道自己理亏,但是一接近慕屠苏,白芷就控制不住自己去伤害他;慕屠苏见白芷那张倔强的脸,不舍的放开了她;白芷一离开慕屠苏,立马找了个比较安全的地方,免得再次被抱住。

  许久,白芷嗫嚅着说了句“谢谢”后,便立刻逃也似的下了马车;而身后的慕屠苏见白芷落荒而逃的背影,无声的笑了。

  下了马车的白芷后悔不已,这荒山野岭的,她从哪回家啊!于是,马车里的慕屠苏又被白芷给惦记上了!

  这时,白芷见自己的马车旁有一匹上好的汗血宝马,心思一转,便把主意打到了这匹马身上。而马车里的慕屠苏丝毫不知自己心爱的宝马已经被人给偷走了……

  而骑上马的白芷有一瞬的恍惚,她记起前世自己可喜欢这匹马了,可是慕屠苏碰都不让她碰;她只有每天趁着慕屠苏不在,偷偷去马圈看看追风,给它喂草,抚摸着它的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