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芷话音刚落,大厅里顿时安静下来,静的连一根针落地都听得到;许久,柳氏颤着音问道:“芷儿……你有喜欢的人了?”

  白芷本不想骗柳氏,但是看着坐在主位上的白术和孙姨娘,白芷不由狠下心道:“是的,芷儿已经有喜欢的人了。”白术一想到因为白芷的那个心上人害的他不能去京城当官,便觉气愤:“他是谁?”

  白芷想到前世自己见过裴将军府上的裴九,少年得志,小小年纪便被皇上赐了府邸;白芷因为跟慕屠苏去过军营,见过裴九几次;爹爹应该拿他没辙;想到这,白芷道:“是裴老将军的孙子,裴九。”

  白术顿时安静了下来;趁这个时候,白芷偷偷抬头看向白术,发现他眉头紧锁,似乎很烦躁的样子;大厅里再次安静下来;许久之后,白术才叹了口气,道:“你先回去吧。”白芷就等着白术这句话呢!听到白术说完白芷说了声“芷儿告退”后,连忙溜之大吉。

  路上,白芷猛拍自己的胸口,刚才好险啊,还好白芷从来不撒谎,这次才能侥幸骗过白术他们,不过,恐怕娘亲那不好忽悠啊!

  白芷刚进房间,就发现慕屠苏正坐在窗边的小床上,聚精会神的看着窗外,连白芷走到他身边都没发现,直到白芷连叫了慕屠苏好几声,他才回过神看向白芷:“你来了?”

  酷_匠网唯3(一^正\y版~,其他b@都Ax是盗版

  白芷懒得理他:“你来这干嘛?”慕屠苏没有回答,只是看着白芷;白纸被盯得心里直发毛,忍不住吼道:“你到底想干嘛?”

  慕屠苏脸上划过一丝悲伤,很快便过去了;但是细心地白芷还是看到了,她不由得一愣,怒屠苏今天是怎么了?

  “我想问问你,我退亲了你有什么好处啊?”慕屠苏十分奇怪,她跟他成亲对她不是件好事吗?为什么要以死相逼要他退亲呢?

  白芷见慕屠苏憔悴的样子,不忍心再伤害他了,但是一想到前世的种种,白芷还是狠下心道:“世子,你我身份悬殊,强行在一起是不会幸福的!”白芷劝道。

  “又拿这个搪塞我!你怎么知道我们在一起不会幸福的?”慕屠苏反问道。

  因为上一世我跟你在一起你根本就没有幸福可言!而却只让你恨我!这句话白芷当然是不会说的啦!她只会这样说:“慕世子,白芷不想试试跟你在一起;如果跟你在一起白芷不幸福,离开你了,那白芷这一生都毁了!白芷只想找个老实本分的人嫁了,生活虽然平淡,但是没有人跟我抢夫君;而跟着世子呢,世子,你会保证你此生只有白芷一人吗?!”

  慕屠苏被白芷的这一番话堵得哑口无言;是啊!他能做到一生一世一双人吗?,恐怕不能吧!他母妃肯定不会让他娶个没用的女人为妻吗?

  慕屠苏这样想着,失魂落魄的走了出去;白芷见慕屠苏这样子,很想叫住他,对他说:“我愿意嫁给你!”但是她不能,为了柳氏,也为了自己,她不能心软!

  清晨,窗外枝头的小鸟欢快的鸣叫着;屋外,丫鬟小厮忙来忙去;而我们的女主角呢,却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没办法,白芷昨晚脑海里全是慕屠苏的脸:高兴时的样子、生气时的样子、伤心时的样子……全部在脑海里飘荡着,让白芷彻夜无眠,天亮了才睡着。

  中途,柳氏来看望了好几次,慕屠苏也来了好几趟;都被青竹告知小姐还没起;白芷不知睡了多久,终于醒了;青竹在门外听到动静后,赶紧推门而入,见白芷已经坐在镜子前打理自己的头发了,便连忙上前接过白芷手中的头发,帮她梳理。

  青竹几次欲言又止,似乎有点不好开口,白芷早在青竹进门时就瞧见青竹似乎有话要说,但是她也不问,等着青竹自己说。

  终于青竹鼓起了勇气,道:“小姐,刚刚夫人来了,恩……还有慕世子,他让我向小姐问好。”

  青竹见白芷依旧是那副懒散的模样,忍不住劝道:“小姐……奴婢觉得慕世子还不错,小姐对慕世子可有什么误会?”

  白芷懒懒道:“青竹,有些事你不该过问的就别问!”语气里满是浓浓的警告味。

  青竹一惊,也不敢再说什么了:“是,小姐。夫人来了三趟,见你还没醒,让奴婢给她带句话,说是小姐要醒了就去佛堂找她,她说有话跟你说。”

  白芷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便不再说话了;青竹见状,帮白芷盘好发之后也退下了。屋里只剩白芷一人在沉思……

  许久之后,白芷起身活动自己的筋骨;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白芷下定决心,过两天一定到自己表哥家里去;在家白术老想把自己当做升官发财的棋子给送人;而在表哥家,不用整天担惊受怕,每天都得提心吊胆。

  顺着走廊往前走,就是自家花园,花园里有许多不知名的花在静静成长着;白芷看着满院的花朵,真心挺羡慕它们自由自在地生长、绽放、枯萎、重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而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担惊受怕,怕自己不小心重复前世的悲剧……

  穿过花园,就到了柳氏的佛堂,柳氏喜静,虽不想把佛堂建在这里,但是拗不过白芷的意见,便把佛堂建在这里了。

  白芷推开门,见柳氏跪在佛像面前,便道:“娘,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许久,不见柳氏回话,白芷忍不住上前观望,发现柳氏正在念念有词的说着什么,但是速度太快,白芷也听不清楚;只好静静的等待柳氏念完。

  等了许久,连白芷都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了,柳氏终于停止了念经,看向了白芷,道:“芷儿啊,这里只有咱娘两,你告诉娘,你昨天在大厅里说的话都是真的吗?”

  白芷心中了然,果然,柳氏这是不信她在大厅里说的话,这是在向她试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