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听慕屠苏道:“墨化,我长得丑吗?”

  额……墨化整个人都愣住了,这……这……公子不会是在开玩笑吧?如果公子长得丑,那全天下恐怕就没有长相俊俏的人了!瞧瞧那谢些京城中官家小姐看公子的眼神就知道,他家公子绝对可以称得上帅气两个字!

  墨化不知慕屠苏是什么意思,他只知道自己不仅得老实回答,还得拍下马屁才行!连忙道:“公子,您是在跟小人开玩笑呢吧?您要是长得丑话,那天下岂不是没有美人了?您看看京城的那些官家小姐,哪个不是想嫁给公子你的?再看看咱们王府门前,姑娘都在踮脚看您呢!”

  “那,为什么刚刚那位姑娘一见到我,脸都白了呢?还转身就跑?我有那么可怕吗?”慕屠苏自语道。

  一旁的墨化听了直冒冷汗,公子,你确实很可怕,上次就因为马家千金出言不逊被慕屠苏整的可惨了:如花似玉的脸被整成猪头脸,曼妙的身材也走了样;回家的马员外差点被吓死!还有上次……

  墨化还在回忆,却听见边上传来慕屠苏冰冷的声音:“你走不走?”

  听到这生意,墨化打了个激灵,赶紧跟在慕屠苏身后。

  “母妃在哪?”慕屠苏道。

  “王妃已在马车里候着公子了。”墨化赶紧答到,他怕引火烧身啊!

  慕屠苏没说话,但是加快的脚步证明他此时心情不好。

  “芷儿,你跑哪去了?”白芷刚到寺院门口,柳氏便问道。

  “娘,我没去哪,就在寺院后边的竹林里转悠了一会便回来了。娘,咱们走吧。”白芷对柳氏道。

  “恩,走吧。”柳氏刚说完,白芷便迈开了步子。

  见此,柳氏不禁疑惑,芷儿的性子她这个做娘的最清楚,以往肯定得磨她一会才肯依依不舍的回家,今儿怎么转了性子?走这么快?

  “娘,咱们快些回去吧,不然天就快黑了。”白芷催促道,说完,指了指天空。

  柳氏一见,以为白芷真的是因为不想住在观音寺,便加快了脚步,“好,娘走快些。”

  刚刚出寺院的慕屠苏正好见着这一幕,不经扬起了嘴角,原来她叫芷儿啊!不错,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不管你是存着何种目的,我都要会会你。可惜,不知道你全名叫什么,不然我一定要查查你的老底。

  慕屠苏不笑还好,他一笑,让身旁的墨化顿时又离慕屠苏远了好多。

  到了自己房间的白芷顿时松了口气,以为躲开了慕屠苏;殊不知她在寺院门口与柳氏的对话全都一字不落的落在了慕屠苏耳里。

  泡完澡的白芷躺在床上想着前世的种种,不禁一愣,现在是景帝多少年了?她记得景帝八年四月,慕王妃因为要修缮王府而住到观音寺,却因为观音寺住持圆寂不得不搬到她家,因为她家离观音寺比较近。

  慕王妃信佛,这样,时常就能到观音寺坐坐;而孝子慕屠苏自然是陪同在慕王妃身边了,那个时候正好她去乡下表哥家了,所以没见着他;回来后听白芍谈起过,她也只是笑笑,没当回事,以为白芍只是同她开玩笑,她记得白芍当时是这样说的:“姐,如果你在的话,幕世子一定会看上你的!”直到那次暗算慕屠苏救了她后她才发现,慕屠苏真的很美;可是他并没有像白芍说的那样爱上她。

  后来,爹爹升官被调到京城去了;她才有机会再见到慕屠苏。

  爹爹因贪图名利,用计将她送到了慕屠苏床上,她知道这个计划是爹爹一手策划的之后,反而很感谢他,这样,她就可以跟慕屠苏在一起了。

  没想到因为这件事慕屠苏开始恨她了;她没办法,只好讨好慕王妃,慕王妃喜欢牡丹花,她就连夜给慕王妃做衣裳,并在衣裳上绣出牡丹;她的女红很好,慕王妃因此让慕屠苏把白芷扶正。孝子慕屠苏当然不会反对母亲,但是从此以后再也没踏入她房间半步……

  想到这些,白芷笑了,上一世她那么下贱的向慕屠苏讨好,却没得到他的心,这一世,她白芷再也不会把自尊踩在脚下去讨好任何一个人了!

  想到这,白芷便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P酷匠网x唯7◎一^k正版/,其`他{c都{是l盗=!版I

  第二天天一亮白芷便被青竹给叫醒了:“小姐,今天老爷让全家都打扮的正式点,说什么从京城里来了个皇亲国戚,要住在咱这,让小姐早些洗漱完去前厅候着”

  白芷一愣,该不会是慕屠苏吧!可这时间也不对啊,现在才二月多啊,怎么会提前呢?

  梳洗完的白芷便去了前厅,发现大家早已站在前厅候着了;白术挖苦道:“连爹请你都请不动了啊?!看样子,你真没把你爹放在眼里!”白芷没说话,倒是一旁的孙姨娘开口道:“老爷,芷儿她这两天身子刚刚好,你就别为难她了。芷儿啊,你病好些了吗?”听了这话,白芷在心中冷笑,好会装啊!

  白芷假意道:“多谢孙姨娘关心,芷儿好多了。”特别在孙、姨、娘、这三个字上加重了语调。

  孙姨娘脸色一白,道:“没事就好,以后要小心点啊。别再失足跌进湖里了。”

  “那是,不过如果有人要让芷儿跌进去,芷儿是防不住的啊!”白芷意有所指。

  孙姨娘一窒,知道再说下去自己铁定得吃亏,便道:“怎么会呢,芷儿这么惹人怜爱,不会有人害你的。”

  “如果是孙姨娘说的那样那最好不过了!”白芷说完,便不再出声了。

  吃了个闷亏的孙姨娘十分气愤,这个小贱人跟她娘一样;总有一天,她会让她们不得好死!

  这时,只见府里的小厮跑到白术身边,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话后,恭敬的退了出去。而白术听到了这个消息后立马说:“赶紧起身准备迎接世子。”

  白芷因站了好久,肚子开始疼了起来;正准备告辞,却见白术从她身边经过时,给了她一个警告的眼神;白芷知道白术不想她生事,但是她肚子疼的实在厉害;最终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迷糊间她听到白术道:“幕世子!”声音十分惊讶,她正奇怪自己怎么还没摔在地上时,听到头顶传来慕屠苏的声音:“无妨,本世子送她回房。”

  ……

  听到这里,白芷是彻底的失去了知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