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好痛——这是白芷目前唯一的感觉,她觉得头好像要爆了;迷迷糊糊的她好像听到耳旁传来哭声:“芷儿啊,是娘不好,娘没有照顾好你……”

  “夫人,小姐怎么样了?好点了吗?”这声音都是那样的熟悉,那样的遥远。在自己的记忆深处好像有过。白芷极力的回忆着……青竹?是青竹!她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听到她的声音,她嘴里的夫人一定是娘亲,特别是刚才……芷儿啊,是娘不好,娘没有照顾好你。这句话特别像娘亲的声音。娘亲也早就死了。她还记得青竹被自己指给慕屠苏府里马夫了,难道自己也已经死了?

  “大夫说,若芷儿高烧再不退,不是变傻子,就是有性命之危啊!我苦命的芷儿啊……”

  “夫人别太难过了,小姐一定会没事的,夫人就不要担心了。”

  白芷努力睁开眼,她看见了,看见了幼年的青竹和自己的娘亲。这是幻觉?还是自己真的死了?

  “醒了,醒了,小姐醒了。”青竹兴奋的指着自己。

  “我的芷儿醒了。”娘亲也破涕为笑。

  破窗而入的阳光把娘亲和青竹的脸上的泪水照的发亮。虽然他们现在笑着,但是还可以看出他们刚才担心流泪的痕迹。

  酷匠q网首h发

  白芷狠狠地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唇,疼!

  她知道自己没有死,也不是幻觉。

  娘亲真的就在眼前,白芷突然觉得眼睛酸酸的,忍不住扑到娘亲的怀里放声痛哭。

  “娘亲,呜…….”白芷把多年来的思念和委屈在这一刻全部都用哭声发泄出来了。

  白芷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缩小了,她明明记得自己已经嫁人了啊,怎么会这样呢?难道这一切都是梦吗?

  她记得娘去世后,爹爹立马把孙姨娘扶为正妻,而孙姨娘对白芷恨之入骨,几次暗杀她,在一次暗算中还好慕屠苏救了她,不然她也会像娘亲一样,含冤而终;在那次的暗杀中她的心丢了,丢给了一个叫慕屠苏的男人;后来因为爹爹贪图名利,将她献给了慕屠苏,于是,她就糊里糊涂的嫁给了慕屠苏。

  本以为从此生活会好过些,至少不用每天担惊受怕了,没想到慕屠苏早有所爱之人,在迎娶她的那天把白芍也一同娶进了门。之后发生的事是她没有预料到的,有了孩子后却莫名其妙的流掉了,直到她无意中发现自己的妹妹设计使自己流产的证据;气愤的她找到白芍后质问她是不是真的,却发现,自己的妹妹对自己是如此的仇恨,不仅孩子是她设计流了的,就连以前的暗杀都是她一手计划的,一个不留神间,她被白芍推下了荷花池……

  “芷儿不哭啊,都怪娘亲没有照顾好你,让你受委屈了……”话音未落自己忍不住也哭了起来,就连青竹也在旁边默默的流着眼泪;小姐那么好,却差点被贱人所害,孙姨娘怎么下得去手啊!

  “小姐没事就好,夫人,咱们还是请大夫来看下小姐身体有无大碍。”青竹擦了擦泪水,道。

  “对对对,青竹,快去请大夫来!”

  “不用了娘,我没事了,你好好休息一下,我没事的”

  “娘不累,等你看完大夫,娘才能安心啊。”

  听了这话,白芷也不劝了,有多少年她没这样感受到娘亲的爱了,此刻倒是真的不想让娘亲离开自己身边。

  大夫很快就到了,把完脉后道:“小姐脉象已经缓和许多,不似方才那样紊乱,想来是已无大碍了;待老朽开几帖药让小姐服下就没事了。”

  大夫走后,白芷对柳氏说:“娘,你看,大夫都说我没什么事了,那你该放心了吧?”

  “没事最好,你个死丫头啊,整天让娘操心,哪天才能让为娘的省点心啊?!”

  “娘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不会让你担心了!”

  “那最好不过了,好了,你好好休息,娘也该回去了;多亏菩萨保佑,你才没事,娘等下去给菩萨上柱香去”说完便起身走了。

  “娘慢走啊。”白芷说完这话后便对青竹道:“青竹,这是怎么回事啊?”

  “小姐,你忘了吗?你去水月亭玩,不知怎的被孙姨娘知道了,她便派丫鬟将你推入水中,想害死你;还好青竹离水月亭不远,听到小姐求救立马赶了过去,不然小姐肯定会被淹死的。这孙姨娘也真够狠毒,她这分明想至小姐于死地啊,现在可是寒冬腊月啊!”

  听了这话,白芷明显愣了一下,这些……在我的梦里好像出现过,可那不是梦吗,怎么会在现实生活中发生呢?

  青竹见白芷在发愣,问道:“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叫大夫啊?”青竹说着便要往外走去。

  白芷忙说:“我没事,你先下去吧,我想休息会。”

  青竹应声出去后,白芷苦笑了一声,其实自己的梦要是真的发生的话,那应该就不是梦了,而是真的发生过,也经历过的回忆了;她记得自己被白芍推入荷花池后听到白芍嘶喊道:“就算屠苏的心不在我身上,那我也要留住他的人,就因为你的美貌,你的才智,老夫人对你青睐有加,让屠苏把你扶为正室,而我却只能当个妾室,这不公平!”

  原来白芍是那么的恨她。

  她被人推入水月河的时候才十三岁,不是她自己要去玩的,而是白芍约了她在那见面的,说有事要告诉她,因为她从小便跟白芍玩得很好,所以没有丝毫防备便过去等她,谁料到会是孙姨娘派来的丫鬟将她推落水中……

  妹妹啊妹妹,我的好妹妹,你当真这么恨我,虽然我们不是一母所生,但是我真心把你当成我的亲妹妹了,我哪点对不起你了,我哪点做错了,你竟要致我于死地啊!想到这,白芷心中是说不出的苦涩,既然你对我不客气,那我为什么还要以礼相待呢?圣人都不会以德报怨,更何况她又不是圣人,既然白芍三番四次的暗算她,那她还有什么理由不还手呢?

  想到这,白芷下定决心,既然你白芍想对我跟娘下毒手,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