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娶孤娘

  我们一家人彻夜未眠,我妈也很久过后才苏醒过来。她一醒就知道哭:“我这是做了什么孽,怎么来了这么个媳妇儿。你个死娃娃,都是你,害死了她,现在她来找我们了。”

  我爸瞪了一眼我妈,我妈才安静下来:“你喊啥子,现在关键是解决问题。老大,你去请一下刘阴阳。”

  我哥看着我爸愣住了,反倒是秀儿说话了:“爸,你这不是打算。。。。。。”

  我爸:“我是问一下刘阴阳应该怎么办,万一娟儿再回来怎么办?既然人已经死了,就应该好好安息,投胎为好。老大,你快去。”

  我哥这才去请刘阴阳。

  刘阴阳到我家听说了这事儿说:“你们真的看见了。”

  我妈嚷着说:“我们全都看到了,那个鬼,凶得很。”

  刘阴阳:“这事儿麻烦了。”

  我爸见刘阴阳这么说,以为他又要钱:“刘先生,钱的事儿好说。现在关键是让孩子安息。这辈子苦,下辈子投个好人家。”

  刘阴阳听了我爸的话赶紧说:“大哥,这次真不是钱的事儿。你们也知道这鬼数穿着红衣服的最凶。而且这姑娘上吊死的,更是恶鬼啊。我算他和殷灵(指我)的八字倒是很合,就是不知道为何会克的如此厉害。”

  听到刘阴阳这么说,我们哪儿敢搭话,这新媳妇儿不是黄花闺女,我们家还不成为全村的笑话。

  我爸:“刘先生,你一定帮忙。我们全家都靠你了。”

  刘阴阳掐指算了算:“等到回煞的那天再看,如果她阴魂不散,到时候看我怎么收拾她。”

  秀儿恶狠狠地盯着刘阴阳。

  刘阴阳贴了一张符在我们的大门上:“大哥,这道符可以保你们平安。等到头七吧,多给娟儿烧些纸钱。”

  刘阴阳这一走,我们的心终于暂时平静下来了。还好娟儿的父母在丧礼当天就回去了,不然他们见了娟儿的鬼魂又作何感想。

  这几天终于睡了个好觉,虽然我还是有些害怕,但是没有那个声音,毕竟还是好了点。

  秀儿和大哥一直在准备黄表纸,黄表纸上的钱印都是亲手凿的。我看了也不忍,也跟大哥一起干了起来。

  时间很快过去了,这一天正是头七。

  本来应该避煞,但是我们觉得娟儿可怜,所以全家人都在院子里给娟儿烧纸钱。

  秀儿:“娟儿,你安息吧。我们也不知道你受了什么苦,如果你有什么苦就告诉姐姐。殷灵他不怪你,你赶紧去投胎吧。这辈子做人辛苦,下辈子一定找一个好人家。”

  我妈虽然平时骂的厉害,但是谁不心疼自己的媳妇儿,早已经哭成了泪人。

  N3更(4新8最m快上n酷,匠t网

  这黄表纸烧的很旺,火势蔓延开来,可瞬间就熄灭了,大门砰的一声就开了。我们全家人都被吓了一跳,只见那红衣服白脸躺着血泪的娟儿她又回来了。

  农村素来有七日回煞的传说,没想到刘阴阳的符也抵不住娟儿的怨气。娟儿就这样直直地朝着我们扑来了。

  “是我对不起你!”

  我听见这一声,吓得都快肝胆俱裂。

  我妈一下扑到了我面前:“娟儿,你要找就我这老婆子,我儿子还小,你放过他。”

  我们几人见我妈这样已经慌乱了。

  娟儿如泣如诉:“是我对不起你。”

  这其实是我听过我这傻媳妇儿唯一说的一句话,以前见她根本没说话,甚至拜天地的时候也没叫一句爸妈。

  想到这儿,我走了上去。

  第一次近距离地看她,就像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有点漂亮,但是现在的她脸上充满着幽怨:“娟儿,我不怪你。是我的错,我不应该那样跟你说话,是我害死了你。”

  “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对不起你。”

  娟儿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她的声音越来越大,我只感觉寒冷朝我逼近,如果你遇到鬼,应该跟我一样的体验,就像是一团冷气突然包围了你。

  “好一个厉鬼,还不走开!”

  这是刘阴阳的声音,和刘阴阳一起的还有我的二叔、三叔还有三婶。刘阴阳手上拿着的是桃木剑,手上的符咒对着娟儿。我三叔看见娟儿盯着三婶看,一下子挡在了三婶的前面。娟儿终于还是离开了。

  三叔扶着三婶走上来:“大哥,你们没事儿吧。”

  二叔:“能没事吗?这厉鬼都找上门了。”

  我们家和二叔三叔的家还是有一段距离,所以平时一块的时间也不是特别多。

  我爸:“老二老三你们别说了,现在摊上了这事儿,我们家是别想安宁了。”

  这大晚上的折腾,其实早已经惊动了同村的人。这乡下地方,谁不喜欢看个热闹,人群马上就聚集起来了。

  我爸看着刘阴阳:“刘先生,您看现在应该怎么办?”

  刘阴阳:“我看着娟儿肯定是为这婚姻不平,她虽然和殷灵结了婚,但是当天晚上就死了。她回来倒是也不伤人,估计就是有怨气。”

  我妈:“对,她一回来就说对不起我们殷灵。”

  刘阴阳:“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告诉她殷灵已经原谅她了。”

  我赶紧补充说:“我告诉她了,我已经原谅她了。”

  刘阴阳:“你嘴上说没用,还得从行动上。你不是嫌弃她不是处女吗?现在你得证明你不嫌弃她。”

  刘阴阳此话一出,村里的人就炸了。

  “原来那女的不是处女啊。”

  “想不到啊,一个傻姑娘还能干出这种事儿。”

  也不知道刘阴阳从哪里听来的这些话,现在确实是人尽皆知了。

  我爸:“刘先生您就说吧,我们应该怎么办?”

  刘阴阳:“娶孤娘。”

  刘阴阳此话一出,全家人都愣住了。这农村确实有娶孤娘的风俗,但是是在未婚女子死亡之后的一种冥婚形式。主要是男子的未婚妻死了,在与下一任结婚之前,需要举行娶孤娘的形式,承认未婚妻的地位。我已经跟娟儿结婚了,干嘛还要娶孤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