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交换亲

  新婚之夜,我发现她不是处女,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确实一时间难以接受,我气的破口大骂,她也哭的厉害,但我没想到她会因此去寻死。

  事情还是得从结婚这件事儿说起。想在农村找一门婚事,其实并没有那么简单。我倒是有一个读书时候心仪的姑娘,但是我家的条件配不上别人。家里面更着急的是我大哥,他已经十八岁了。大哥是个老实人,早已经承担了农村的各种农活。

  父母终于还是解决了这个问题,交换亲。

  这农村的交换亲其实是一个婚姻交换的关系,说白了就是捆绑销售。一般来说就是我娶了你的姐姐,然后我的妹妹嫁给你。但是我们家其实就我和我大哥,唯一能够做出牺牲的就是我。

  对方是两姐妹,姐姐精明强干,但是妹妹就有点傻。姐姐叫秀儿,妹妹叫娟儿。姐姐已经十八岁,和我大哥的年纪正合适,但是妹妹就小了点,16岁,可我才十三岁。我本来抱着看一看的态度去了,长的倒是不错,但是人傻可怎么办。

  大哥倒是很喜欢,他高兴地告诉我自己对秀儿的喜欢。要不是交换亲,不然精明强干的大姐又怎么会看上我的大哥?我问大哥,要是我娶大姐他娶妹妹愿不愿意。大哥只是回了我一句,我年纪太小,跟着大姐不合适。

  我差点就骂了出来,连我大哥都不愿意,我这又是做的什么孽。

  很快婚事就已经订了,哪里由得我?我妈还去找刘阴阳算了一卦,说我和这姑娘的八字合得特别好。我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能不能逃出去?但是那个年代,其实连打工都不太流行,我出去又能干啥。

  婚礼倒是办的很隆重,两兄弟一起结婚,村子里也是难得的热闹。来的人都是夸我的大嫂的,有些不怕事儿大的,直接表达了对我的惋惜。我结婚的时候,感觉自己跟进了自己的葬礼一样。

  洞房的时候我很紧张,因为我根本不太懂这些。她似乎很主动,我心想这傻姑娘,怎么这些地方倒不傻了?我在她的启蒙之下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性体验。然而我却发现,她根本就不是处女!

  我:“贱女人,你到底跟哪个男人睡了,啊?他妈的,还没结婚就给劳资戴了绿帽子。”

  她哪儿听得我这么说,失声痛哭起来。

  我:“你还好意思哭,该哭的是我。该死的交换亲,现在你要我怎么办,啊?”

  她不说话,只是嚎啕痛哭。我听得不耐烦,摔了门就出去了。

  坐在大门外的青石板上,我一个大男人还是哭了出来。

  我妈知道之后没有说话,反而是劝诫我,姐姐好。我脑海当中只有一个问题,我到底是不是她亲生的?想到我大哥现在还在跟我大嫂干那事儿,我摔门就跑了出去。

  等我回家的时候发现我妈正坐在屋子外面哭。

  我走过去看着我妈:“妈,你哭啥,难道大嫂也不是?”

  我妈看见是我直接嚎了起来,农村女人那哭声,听了真是渗人。

  我心想果然跟我想的一样,这两姐妹都是这种路子。

  我妈的哀嚎声还在继续:“妈,你别哭了,到底怎么了?”

  我妈一边哭一边说:“你媳妇儿死了!”

  我一听被吓了一跳,这傻姑娘死了?我赶忙跑进了屋子里面,迎接我的你们应该都猜到了,一个穿着红妆上吊的姑娘,我的新婚妻子。当时我也跟着哭了起来,我哪儿见过这个!

  我爸和我哥以及嫂子都跑了过来,他们我妈杀猪的嚎声都听不到,反而我一哭倒来了。我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

  等我醒来我才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我往房梁上面一看,马上想到的就是她的那张脸。你不知道一张脸上的泣血是什么样子。我身子一颤,箭一样地跑了出去。昨天晚上,我竟然直接给吓晕了。

  我爸正在给我们家开会,主题是研究怎么处理我媳妇儿的后事儿。我坐了下来:“爸,你们就把我放那个屋子里啊,你们是怎么想的。”

  我爸见我一说话,立马就给我了一个耳光:“畜生,你怎么能够逼死你媳妇儿。”

  我心想我什么时候逼她了?

  我摸着脸就嚷了起来:“我到底是不是你们生的,啊?你们给我这样的一个媳妇儿,现在好了,还死了。人呢?”

  我也吓糊涂了,千不该万不该说了这么一句。

  我爸也是气疯了,拉着我就往堂屋走。我就这样被拖到了堂屋里,堂屋里躺着的就是我那媳妇儿。衣服也没换,还是昨天晚上的那个样子。我立马又哭了。

  我爸:“瞧你那个怂样,这是你媳妇儿,你怕啥!”

  我哪里还能回答他,我爸一松手,我立马就跑了。

  “是我对不起你!”

  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声音,我直接傻了,跑到我妈面前我才安静了下来。

  我妈安慰我说:“我们都商量好了,这人死都死了,现在最重要的其实是后事。你大哥已经去了刘阴阳家,一会儿就到。还有昨天晚上你说的那事儿,千万别传出去。家丑不可外扬,懂不懂。”

  我点了点头,其实我妈跟我说话我根本没听清,脑海当中还是刚刚出现的那个声音。

  很快刘阴阳就到了。

  刘阴阳其实是我们当地的阴阳先生,也是那个给我算八字的人。现在大家都只想这件事儿快点结束,谁还有心思去管他到底灵不灵。

  刘阴阳进了堂屋看到了我死去的媳妇儿,脸上露出了难色:“这死的太惨,不好办啊。”我爸赶紧说:“钱的事儿好说。”刘阴阳笑了笑:“那我给选块好墓地。”

  丧礼很快结束了,刘阴阳收了我家的钱,办的也是风光。

  我心想事儿总算告了一段落了,她爸妈来了也是哭的昏天黑地,还好有大嫂在,不然她爸妈估计得让我偿命了。

  晚上我碰见秀儿,秀儿的脸上也挂着愁容。

  我问秀儿怪不怪我。秀儿说其实妹妹的死并不能怪我,谁又愿意接受这样的一个媳妇儿呢?正是因为她跟自己的父母说了自己妹妹的事儿,父母才原谅了我。

  至于自己的傻妹妹,为什么干了这样的事儿,她也想弄个清楚。我回到房间只感觉如释重负。是不是处女我也不在意了,人都死了,计较这些还有什么用。

  家里没有多余的房屋,换做以前还能和我哥挤上一间屋,现在有了嫂子,我只有自己睡。

  “是我对不起你!”

  g更.新Z最b快上$!酷($匠网y

  听到这个声音我吓得从床上跳了起来,农村比较穷,也舍不得点油灯。这个时候我哪儿还顾得上,赶紧点燃油灯。

  一个红衣的女鬼,不,我那死去的媳妇儿就矗立在我的面前。

  “姐姐,我不怪你,你走吧。”

  “是我对不起你。”

  她一说话,我瞬间就摊在了地上,哭都哭不出来。

  爸妈兄嫂听见我的声音都跑了过来,我妈看见我的死媳妇儿当场就晕了过去。秀儿又气又急:“你这死人,死了都不安生,我打死你!”

  秀儿冲上去对着我的死媳妇儿就是一顿揍。虽然她打不到,但是我那死媳妇儿哭得厉害。鬼的哭声还真是吓人,她一边哭血泪一边躺了下来。我早已经懵了。

  我爸本来扶着我妈,见到此情形,也是拼了命:“你这厉鬼,要是再不滚,我明天就让刘阴阳来收拾你。”

  死媳妇儿听到刘阴阳的名字开始担心了,这才从屋子里面退了出去。这一夜,我们一家人全都待在屋子里,根本不敢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卓王孙 说:

新书首发,恳请诸位支持,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给个收藏,麻烦您嘞。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