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人围着我和猴子打,我和猴子双手抱着头缩成一团躺在了地上,打了一会,人就散开了。

  只见老仇人夏超走到了我的面前,用捞了鼻屎的手拍了拍我的脸蛋,挑衅的说道:“我告诉你上次的帐还没算呢,不要挑战我的耐心,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你拿什么去泡赵琳?你个野种。”说完就大笑了起来,旁边的也跟着笑了起来。

  我从一出生就没见过我的老妈,老爹也没说,小学的时候还经常有人嘲笑我,为此,我也没少打过架。记得那次吃饭时我向老爹问我妈妈呢,只见他的脸色就立马沉了下去,对我说:“你还是先管好自己吧,别让我再瞎操心了。”说完头也回的就出去了。我对着他的背影吼道:“你也没怎么管过我。”走到门口他突然停了下来拿起旁边的拖鞋转身就向我砸来,刚好砸到了我的头指着我说:“小兔崽子,是不是从小没打过你就得意忘形了?”见我不吭声了,就出去了。这也是他头一回打过我,对我发脾气。

  也正是因为这次,所以我不喜欢待在家里,一直都跑到叔叔家去,最后都直接住那了,刚好还可以和猴子一起玩,叔叔也挺乐意我住他家的。

  突然,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把我拉回到了现实当中,一股暖流从我鼻子里流了出来,我用手擦了擦。夏超一脸嘲讽的看着我:“林希你怎么不说话了?你平时不是很爱说的麽?哈哈。”又指了指猴子的脑袋:“还有你张凡,整天跟着他的屁股后面,真搞不懂他有什么好的,要不从今以后你就跟着我把,我还给你开工资。”猴子听完立马就怒了冲上去跟夏超打了起来嘴里还念着:“我干什么要你管啊,煞笔玩样。”我一看猴子冲上去了,我也跟冲上去,我们俩把他压倒在地,一阵猛打。其实说心里话夏超的战斗力还是很渣的,我们俩至少打他是绰绰有余的。

  旁边的人显然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傻傻的站着不动。

  夏超气急了,大声的喊着:“傻啊,还站着干嘛,快来帮我啊。”大概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我背后传来一阵巨痛,我下意识放开了夏超,接着猴子也放开了。

  我一咬牙想伸手去抓,可还是没抓住。让他跑了。

  旁边的人立马就围上了,我护住要害,拳脚如雨点般落在了我的身上。

  夏超在旁边恶狠狠的说:“给我使劲点,打出事了我负责。”

  突然,只听见一人急匆匆的喊着:“超哥快走不知道谁举报了,政教主任正往这里赶。”

  “快走,先别管他了反正他是跑不掉的。”夏超焦急的喊着“还有你,今天算你运气,明天我们在慢慢算账。”夏超临走前还不忘威胁我。

  我起身拍了拍身上,不甘示弱的回答:“早该算算我们之间的账了。”

  夏超笑了笑,往巷子外走去:“那就好,不要忘记你今天说的话。”

  我们也走了出去。

  走在大街上,猴子问我:“易哥,明天怎么办?真的要打吗?”

  酷匠C=网唯》"一0W正版),&N其sF他(都@是z.盗\版

  我一巴掌招呼在他的脑袋上:“你傻呀,明天的事明天再说,晚上你还得当羊呢。别想怎么远的事。想了也没用。”我的眼睛继续搜索着猎物。

  猴子愤怒的说:“什么羊啊?你在拍下我头试试看。”已临近暴走的边缘。

  我意识到了我说漏嘴了想扯开话题,我却浑然不知猴子要暴走了,我继续看路上的人,手随意的有拍了几下十分霸气的说道:“怎么样,小猴子还想尝尝味道吗?我这还多的很。”

  “好很好,小易子,你干的不错。”说完就朝我扑来。

  我终于意识到了,立马杀撒腿就跑。幸好我反应快没被逮着。让猴子扑了一个跟头。我边跑边求饶:“猴哥我错了,你就放过我这一次吧。”

  “没门”猴子已经红了眼。冲这我追了过来。

  不过他想追到我那是不可能的,我可是短跑小王子。

  夕阳下,我们嬉闹的影子被拉得格外的长。

  我们一直打闹到家门口才停下来,途中我被猴子逮着揍了一顿。为此我很不开心,心想等下逮到机会一定狠狠的报复下他。

  我们在家门口犹豫好久都没进去。就是我们用老办法石头剪刀布。但还是我先进了。没办法,他不要脸,竟然武力威胁我。因此更加坚定我内心的想法。

  我深呼吸了一口在猴子监视之中打开门走了进去猴子也跟了进去。

  叔叔婶婶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听见开门声只有婶婶转过头来,原本布满笑容的脸立马阴沉了下来问我:“你们怎么搞的全身都这么脏,是不是又打架了?,是你惹的祸?。”

  我还没说话猴子就插嘴了:“嗯嗯是的”

  让我陷入了两难的境界。

  我突然灵机一动装作很可怜的样子。:“婶婶都怪你的宝贝儿子,今天又跟别人起冲突打了起来,我看他一个人被干翻了就冲上去帮忙了。”

  猴子以为我在帮他说,还向我投来了赞许的眼神还在旁边说:“嗯,嗯,就是这样的。”直到后来才发现立马改口说:“不是不是。”可以已经晚了。

  只见婶婶转头生气的喊道:“”张贺你还管不管你的宝贝儿子。”

  叔叔,摆了摆手:“这种小事还用的找我管吗?这种小事你就处理吧,不要来打扰我看球赛。你不知道我很忙的吗?他们初三都快毕业,Z市的高中不好,我还得帮他们去Y市找学校。”

  婶婶更加生气了,指了指叔叔:“张贺我再问你一句,你管不管,给你一顿饭的时间想想。你可要想清楚了再说不要后悔。”婶婶平复了下心情,对我说:“我们上楼吃饭去不用管他们。”叔叔家2楼是厨房,3楼有四间房间,我和猴子每人一间,还有一间杂物室和WC。四五楼不让去。也不知道里面究极有什么。

  我吃饭吃着还能听见猴子的惨叫,心中特别的开心。终于是出了口恶气。听到楼下的声音感觉非常的好笑。

  “你打怎么重干嘛,我还是你的亲儿子吗?。”

  “老子看球赛,你都不让我看,你说亲儿子会是这样的吗?”

  “你看球赛,就看球赛,我又没说不让你看,你过来打我干嘛。”

  “你给我轻点。”

  “你在给老子操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