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校旁边的小巷里,5、6人围着我和猴子打,我和猴子双手抱着头缩成一团躺在了地上,打了一会,人就散开了。

  只见老仇人夏超走到了我的面前,用捞了鼻屎的手拍了拍我的脸蛋,挑衅的说道:“我告诉你上次的帐还没算呢,不要挑战我的耐心,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你拿什么去泡赵琳?你个野种。”说完就大笑了起来,旁边的小弟也跟着笑了起来。

  我从一出生就没见过我的父母,小学的时候还经常有人嘲笑我,为此,我也没少打过架。从我记事的时候我就住在我叔叔家和猴子住在一起我有一次问叔叔我父母去那了,叔叔眼睛就开始红了表情有着难以名状的伤感,:“叔没事吧?”我叫了好几声叔叔才反应过来,声音有点哽咽了摸了摸我的头:“没事就是想起以前的事了,你爸妈去外地干事情了,安拉。”说完就出去了。每次我问起来的时候叔叔都有点伤感,就没在问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恨父母从小就抛弃了我。

  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把我拉回到了现实当中,一股暖流从我鼻子里流了出来,我用手擦了擦。夏超一脸嘲讽的看着我:“林希你怎么不说话了?你平时不是很爱说的麽?哈哈。”又指了指猴子的脑袋:“还有你张凡,整天跟着他的屁股后面,真搞不懂他有什么好的,要不从今以后你就跟着我把,跟着他只会挨打”猴子听完立马就怒了冲上去跟夏超打了起来嘴里还念着:“我干什么要你管啊。”我一看猴子冲上去了,我也跟冲上去,我们俩把他压倒在地,一阵猛打。估计他们也没料到我们敢上吧。其实说心里话夏超的战斗力还是很渣的,我们俩至少打他是绰绰有余的。

  夏超气急了,大声的喊着:“傻啊,还站着干嘛,快来帮我啊。”

  旁边的楞了几秒也反应过来了拿着凳腿子冲着我们背后招呼。

  我背后传来一阵巨痛,我下意识放开了夏超,接着猴子也放开了。

  我一咬牙想伸手去抓,可还是没抓住。让他跑了。

  旁边的人立马就围上了,我护住脑袋,拳脚如雨点般落在了我的身上。

  夏超狼狈的地站了起来在旁边恶狠狠的说:“给我使劲点打,不给你点颜色看你还”

  突然,只听见一人急匆匆的喊着:“超哥快走不知道谁举报了,政教主任正往这里赶。”

  “快走,还有一个月安分点,先别管他了。”夏超有点不悦“还有你,今天算你运气,明天我们在慢慢算账。”夏超临走前还不忘威胁我。

  我起身拍了拍身上,不甘示弱的回答:“早该算算我们之间的账了。”

  夏超笑了笑,往巷子外走去:“那就好,不要忘记你今天说的话。”

  我们也跑了出去。

  走在大街上,猴子问我:“七哥,明天怎么办?真的要打吗?”小学的那些朋友都叫我小七。不过后来都散了。

  我一巴掌招呼在他的脑袋上:“你傻呀,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别想这么远的事。想了也没用。而且我们就两个人怎么打。你是猪麽?”

  猴子愤怒的说:“你才傻,你在拍下我头试试看。”已临近暴走的边缘。

  我却浑然不知猴子要暴走了,我继续看路上的人,手随意的又拍了几下十分霸气的说道:“怎么样,小猴子还想尝尝味道吗?我这还多的很。”

  “好,很好。七儿子你干的不错。”说完就朝我扑来。

  话音刚落我就反应过来了立马杀撒腿就跑。幸好我反应快没被逮着。让猴子扑了一个跟头。我边跑边求饶:“猴哥我错了,你就放过我这一次吧。”

  “没门”猴子已经红了眼。冲这我追了过来。

  不过他想追到我那是不可能的,我可是短跑小王子。

  夕阳下,我们嬉闹的影子被拉得格外的长。

  我们一直打闹到家门口才停下来,途中被他超近道追上了和他打了起来被揍了顿。为此我很不开心,心想等下逮到机会一定狠狠的报复下他。

  我们在家门口犹豫好久都没进去。就是我们用老办法石头剪刀布,虽然我赢了,但还是我先进了。没办法,他不要脸,竟然武力威胁我。因此更加坚定我内心的想法。

  我深呼吸了一口在猴子监视之中打开门走了进去猴子也跟了进去。

  叔叔婶婶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听见开门声只有婶婶转过头来,原本布满笑容的脸立马阴沉了下来问我:“你们怎么搞的全身都这么脏,还有伤是不是又打架了?,是你惹的祸?。”

  ◎最新d章W}节#上酷=-匠'网jA

  我还没说话猴子就插嘴了:“嗯嗯是的”

  让我陷入了两难的境界。

  我突然灵机一动装作很可怜的样子。:“婶婶都怪你的宝贝儿子,今天又跟别人起冲突打了起来,我看他一个人被干翻了,我就冲上去帮忙了。”

  猴子以为我在帮他说,还向我投来了赞许的眼神还在旁边说:“嗯,嗯,就是这样的。”看些我的表情突然意识到了立马改口说:“不是不是。”可以已经晚了。

  只见婶婶转头生气的喊道:“”张贺你还管不管你的宝贝儿子。”

  叔叔,摆了摆手:“这种小事还用的找我管吗?这种小事你就处理吧,不要来打扰我看球赛。你不知道我很忙的吗?他们初三都快毕业,z镇的高中也不好,我还得帮他们去Y市找学校。”

  婶婶更加生气了,指了指叔叔:“张贺我再问你一句,你管不管,你给我仔细想想。你可要想清楚了再说不要后悔。”婶婶平复了下心情,对我说:“我们吃饭去不用管他们。”

  婶婶拿来了红花油给我伤口上涂上了。我们吃饭吃着还能听见猴子的惨叫,心中特别的开心、舒适。终于是出了口恶气。听到声音感觉非常的好笑。

  “你打怎么重干嘛,我还是你的亲儿子吗?。”

  “老子看球赛,你都不让我看,你说亲儿子会是这样的吗?”

  “你看球赛,就看球赛,我又没说不让你看,你过来打我干嘛。”

  “你给我轻点。”

  “你在给老子操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