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楔子

  红墙宫闱重檐思绪蔓延回首承欢殿一切虚名荣华都化作云烟曾经刻骨痴缠的画面物是人非难重演所有恩怨悲欢在雪夜终结淡看秋叶飘落阶前一曲长门怨君不见任玉容泪干不复昔日笑颜刺死怀中的圣眷刹那间漫天风雪冷眼看红颜决绝胜断弦殿中弱水三千的誓约终究敌不过谗言琴音犹未绝奏不出从前

  —————————————————————————————————————————————————————————————

  ;酷mv匠T网☆永hF久免(M费sI看小,S说C

  漫漫白雪已飘落三天,但它似乎没有想要停止飘落的想法,一直飘落,像是在诉说着某种冤情,可惜啊,并没有人把它当真。

  再过四天,便是荣宁妃的头七了,皇帝云璟也没有下令要隆重举办,心里应该是信了国师的话。

  头七那天,云璟也是做做样子的来了一趟承欢殿,殿中只有晨景公主云琦和荣宁妃生前的大宫女彩凝跪着哭丧。云琦听到脚步声,立即停止了哭泣,回头望向门外,看到来人是云璟,立马起身朝着门外的云璟跑去。

  “都怪你……都怪你……呜呜……呜……都怪你……”云琦捶打着云璟,断断续续地说着。云璟也无奈的拥她入怀,轻轻地拍打着她的肩膀,安慰她道:“别哭了……人死不能复生……再者,是她有错……”

  一听这话,云琦便又开始激动了:“不是她不是她……呜呜……皇兄,你怎么可以……可以这样……听信谗言……呜……你我都知道宁妃的为人,她怎么可能出卖你呢?一定是国师……对,一定是国师!”

  “琦儿,别闹了,事已自此,别再自欺欺人了!”云璟听到云琦这样胡闹的话语,有些生气地责备她。

  云琦愈发的伤心,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云璟:“皇兄,我自欺欺人?”云琦说着便放开了云璟,有些无力的往后退了几步,便冲云璟喊道:“是你在自欺欺人!你也是害死她的凶手!”

  云璟真的是生气了,恶狠狠地下令:“从即日起,不允许任何人进入承欢殿,晨景公主不允许踏出景升殿一步,禁足一个月!”说完便拂袖离去,留下云琦在殿外仰天大笑、流泪。

  弘晟五年十二月,也就是荣宁妃去世后的一个月,云琦收到一封关于荣宁妃出卖弘晟皇帝真相的密信。当她看完后,眼泪已经布满了整个眼眶,待眼泪滑落在手掌,她才猛然想起,要把这证明荣宁妃清白的证据交给云璟。

  她拿着证据,一路狂奔至圣明宫,不顾侍卫的阻拦,冲进了清心殿,用力的把证据拍在云璟的书桌上。

  后面姗姗来迟的侍卫跪在地上,齐齐地向云璟抱拳请罪:“奴才未能拦住公主,请皇上恕罪……”云璟摆摆手,示意他们先下去。待这殿内只剩他们兄妹二人时,云璟才说:“这样冒冒失失的像什么样子,别忘了自己还是个公主!”

  云琦也不跟他废话,直接进入正题:“皇兄,你先看看这个吧。”说着手便离开了书桌。

  云璟看她这样也不由得好奇起来,是什么东西让云琦这样冒冒失失的哭着来找他。当他看完时,整个人都愣住了,脑子里只有一句信息——荣宁妃是无辜的!手上的纸张也慢慢滑落,离开了他的手。

  云璟怔住了,他没有想到事情的真相会是这个样子的,他呆呆的看着云琦,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云琦看到他的样子,心里也难受,但面上还是讽刺着说:“呵,没想到皇兄也会露出这种表情,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当今皇上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云璟受不了她这样,用力地拍了一下在他面前的书桌,声音也愈发的大了起来:“你快告诉朕你是怎么知道的?”

  云琦先是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见他这样,像是更有了底气,走到他身边,捡起滑落在地上的信,扬起在他的面前,清楚地告诉他:“这是在你赐死宁妃后,我让五哥去调查的,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真相,出卖你的,根本就不是宁妃!”听到这番话,云璟也滑坐在了地上,云琦见他这样,心里难受,也抹着眼泪,哭哭啼啼地跑了出去。

  云琦的话就像魔咒一样一直在云璟的脑子里重复着,他用手遮着脸,痛苦的哭泣。好一阵子,他猛然想起些什么,快速的往承欢殿跑去。

  已经许久未来人的承欢殿显得有些荒凉与恐怖,但此时的他已经顾不上这些了,一步一步地踏进承欢殿。

  每走一步,就有一个画面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有荣宁妃欢笑的,为他弹琴唱歌的,为他跳舞的……但是那些美好的画面却再也回不来了。

  “奴婢给皇上请安。”彩凝见到云璟出现在承欢殿,有些惊讶,但还是恭敬地给他行了礼。

  云璟听到声音,顿住了脚步,低头看看跪在地上的彩凝,才拂拂手让她平身。

  “这殿中可就你一人?”从进门到现在,云璟只见她一人,便忍不住开口问道。

  彩凝摇摇头,见此,云璟更是不解,再问她:“还有谁?”

  彩凝再次施礼:“回皇上,承欢殿除了奴婢就只剩下时七公公了。”

  云璟点点头,表示他知道了,而后,便又继续说道:“给朕讲讲宁妃这几年的状况吧。”

  彩凝再次欠身,“是。”

  一个时辰过去了,彩凝依旧讲的入神,云璟也一样听得入神。

  “皇上,奴婢讲完了。”彩凝小心翼翼地看着云璟说道。

  云璟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低下头在流泪,见状,彩凝也悄悄地退了出去。

  听完彩凝的话,云璟没有想到自己这几年对晴音无意的冷落对她的打击是如此之大,心里也愈发的愧疚,想要弥补,却没有了机会。

  云璟就在承欢殿呆了一夜,第二天早早的回了清心殿,起旨,追封荣宁妃为圣宁贵妃。而在另一个时代的某中心医院的一间病房里,病床上的女子却依旧睡着,不曾醒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柯梓 说:

第一次写穿越文,有哪里写的不好欢迎大家评论留言,我会努力更改的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