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镇,林家练武场。

  “嘿!”“哈!”两名少年在擂台上战斗着,场下有着许多与他们年龄相仿的少年少女们观看着,并不时发出窃窃私语。

  ●k酷",匠网=唯&/一C正7{版,☆{其他@◇都S是8盗V版

  “看这情况又是陈天那个家伙落败,真没意思。”

  “是啊,不过陈天也真是差劲,他都快十五岁了吧?还是困在淬体境五层,你看与他对战的林猛,才十三岁就淬体六层了,被誉为咱们林家下一代的四大公子,很多长老都说按他这个劲头修炼下去将来一定会进入开元学府修炼。”两名少女一边看着擂台上交手的两名少年,一边低头悄悄说着话,而类似的情景还有很多,但更多的都是对那名为陈天的少年的鄙夷。

  “噗”终于,其中一名看起来年纪还要小点的抓住另外一名少年的一个空子,狠狠一拳打过去,后者苍白的脸色一阵涨红,一口鲜血忍不住吐了出来。见状,那年纪稍小的少年也没去追击,站在那抱着膀子冷笑道:“陈天,你记住了,这儿是林家,给我收起你那破脾气。别以为我哥不屑于对你动手你就有恃无恐,猛爷照样收拾你!你们家两父子,一个酒鬼,一个病鬼,真不知道家主为什么要收留你们,浪费资源还不让我说!”话音落下,林猛朝后者吐了口唾沫,转身离去,看台下大多数人摇摇头,眼中带着失望离去,只有一个看起来有几分瘦弱的少年,眼中带着愤怒无奈之色,上前将脸色苍白的陈天扶起,口中恨恨道:“妈的,林猛这小子,真仗着他爹是三长老就肆意妄为,族中有规矩擂台比武不得下重手,他竟然敢这么狠!”

  陈天摇摇头,抓住对方的手支撑着站了起来,抹去嘴角鲜血,露出那被头发遮住的清秀而苍白的脸庞,虽然被打的口吐鲜血,但他眼中却丝毫不见愤怒之色,冷静无比,口中淡然说道:“因为他有这个资本,林霄,我没事,你放开吧。他敢对我下重手,不仅仅因为他爷爷是林家三长老,还因为他哥林龙是咱们青云镇四大公子之一,因为他被誉为下一代四大公子,他有实力,资本!”话音淡漠低沉,仿佛说的是与自己毫不相关之人,唯有那死死捏紧的拳头才能说明他的心情起浮之大“唉。”林霄摇摇头,苦笑一声:“我先送你回去吧,你这一身伤,一会我去找我爹拿点药膏给你。”

  “谢谢你,林霄。”陈天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真心的笑容,轻轻捶了一下对方的肩膀,随即一起朝着林家后院走去,那儿是林家客卿居住之地,也是他生活了快十五年的地方。

  .................“嘎吱”随着一声木门推响之声,陈天和林霄踏进了屋子,迎面扑来的是一股刺鼻的酒精味,林霄不由眉头一皱,陈天见状眼中露出一抹歉意,转身对他歉然道:“林霄,我就不留你了,有空我去找你。”

  “嗯。”林霄眼睛朝内屋看了看,口中欲言又止,最后长叹一声,拍了拍陈天肩膀,点点头转身离去。

  看到林霄离去,陈天眼中终于不可抑制的露出悲伤之色,但随即便被他强压下,若无其事的踏进屋内,口中喊道:“爹,我回来了。”没人回答,他似乎也习惯了,身子径直朝一间弥漫着药味的屋子走去,手中麻利的抓起一些药丢进一个药罐里,拿起旁边的药锤耐心仔细的研磨,而后放到火上,心里估计了时间之后,将药罐从火上抬下来,倒在旁边的一个碗里,顿时一股刺鼻难闻的药味四处散发,但陈天却面不改色的抬起碗一饮而尽。又揭开另外一口盖着的锅,看了看里面的饭,估计着够吃了之后将其放到火上温热,随即转身离开,前往自己睡的屋子,在经过一间酒精味最重的屋子时,脚步不由一顿,目光望向床上睡着那青衫男子,嘴巴张了张,而后眼神黯然的离开,去到自己的屋子里默默躺下。但身上传来的疼痛却让他无法安心入睡,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这些年的遭遇。

  从他记事起他就生活在林家,但他却不是林家之人,他和他爹之所以能在这生活完全是因为他爹陈剑曾经救了林家家主和林家上一代的大长老,而林家上一代的大长老正是林霄爷爷。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爹成了林家客卿,他们能生活在林家。一开始林家之人还挺尊重他们,可后来因为他爹一天除了喝酒之外便是在自己屋里睡觉,林家族人也没见过他展现出实力,林家有人来拜访他也没搭理,只顾喝自己的酒,久而久之,陈剑的脾气和他这满屋的酒气使得林家众人对他敬而远之,随之便有人开始质疑他的实力,只是有林家家主林轩和上一代大长老力保之下才压制下来,可随着时间的过去,这质疑声越来越重,后来大长老过世后便只有林轩还坚持留下陈剑,其余长老执事尽皆要求验证陈剑实力,或者将他们父子赶出去,尤其以三长老和五长老最为反对,连带着他们那一脉也恨屋及乌。这一切直到陈天长大后更变得严重,在林家,客卿子弟与林家本族弟子都享受同样待遇,但陈天实力却进展得极为缓慢,快十五岁了也不过是淬体五层,而别的林家子弟和其他客卿子弟都差不多达到淬体六层,一些天赋绝伦的天才甚至修炼到淬体八层,比如林家这一代的四大公子林龙就在十五岁时已经是淬体八层,如今年仅十八更已经达到凝神二层,而林龙之弟林猛也被誉为下一代四大公子之一,比陈天还小两岁却已经修炼到淬体六层,因为他们父亲对陈剑的厌恶导致了他们对陈天也很厌恶,两兄弟没少找陈天麻烦。

  “实力啊!都是实力!”想到这儿,陈天紧紧的咬住了牙,双手却不由自主摸向自己身上的众多伤疤,这些,都是这些年受到别人欺凌时留下的。眼中闪过一抹决然之色,不再多想,陈天闭上了眼,随即缓缓睡去。

  ..............次日清晨,陈天如往日一般早早地便起来了,走到客房时发现桌子上有一个包裹,上前打开一看,是一些药瓶,心里知晓是林霄留下的,心里不由涌起一阵暖流。将其收好以后,随即走向厨房,熬了一碗药喝下去,便开始做饭。

  一个时辰之后,陈天将饭菜端上桌,今天他做的菜比往日多点,随即走到陈剑房间外喊道:“爹,起来吃饭了。”床上背对着他睡的人影没有动静,他也不催,就这么站着,过了会,陈剑才慢慢起身,依然没搭理外面的陈天,伸手抓起一旁的酒壶,“咕隆咕隆”的灌了下去。

  “呼”一壶酒见底,陈剑这才转过身子,慢慢起床。他穿着一件青色长衫,头发乱蓬蓬的遮住了脸,依稀可见的脸部也是胡子拉碴,只有一双朦朦胧胧的双眼偶尔可见。摇摇晃晃朝外面饭桌走去,如同没看见陈天一般。陈天也不说话,跟在陈剑身后坐在他旁边,拿起一旁酒壶为其斟满一杯酒,待得陈剑一饮而尽后,口中这才说道:“爹,酒喝过了,该吃菜了。”

  “嗯。”陈剑鼻子里微不可闻轻哼一声算是回答,随即埋头吃菜,不再言语。陈天静静地等了会,开口说道:“爹,我打算和林明叔一起为林家做生意,可能会去一些比较远的地方,很久回不来,”话语平淡,就如同平常拉家常一样,手中开始拿着筷子吃了起来,陈剑听到他的声音,夹菜的手微不可见的颤抖了一下,随即又若无其事的开始吃了起来。

  片刻后,当陈剑吃饱之后陈天开始收拾桌子,但陈剑今天却一反常态,没有饭后再去喝酒然后接着睡觉,反而在那静静坐着,仿佛在思考着什么。陈天走过来看到这一幕心里不由疑惑顿生,开口询问道:“爹....”话音未完,陈剑说话了:“你这么想修炼么?真的想去出云山?”

  “这......”陈天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出问题了,眼前这一幕是他始料未及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止于终老说:

兄弟们,请支持下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