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瞧着旁边有动静,还有人在用苗话呼喝,我也来不及多想。

  “快跑!”

  我拉扯住刘倩的手,就带着她朝着左边乱窜过去,那些暗哨在我们的右边,此时,我也不知道我们该往哪个方向走,我只知道,眼下,逃开这些暗哨的追捕才是最重要的。

  刘倩被我猝不及防地抓住,轻声尖叫,然后也忙不迭地撒丫子就跑。

  跑着跑着,后面的呼喊声始终没有散去,我竟然有种变态的畅快感,想笑,之前,我从来没有敢想过,我黄山有朝一日竟然会在这云南丛林深处,在这漆黑的夜色里,这么亡命的奔逃,在原来,这是我永远触及不到的刺激。

  “哈哈……”

  我忍不住轻笑出声。

  刘倩的体力不错,竟然是和我并排在跑,突然听到我笑,没好气道:“你发什么神经呢?现在还笑得出来。”

  我有些尴尬,说道:“没什么,没什么。”

  脚下,始终都没有敢停步,死命地往前跑着,就像是乱窜的无头苍蝇,早已不知道自己现在在丛林的哪个地方,我估计,现在就算是不被那些黑苗寨暗哨给抓住,我和刘倩也难逃迷路的下场。

  “前面有个山洞!”刘倩突然喊道,满是欣喜。

  我抬眼看去,果然,在藤蔓的后面,隐约有个山洞口,黑黑的,只是,我说道:“咱们还是别进去吧,要是万一里面是死路,咱们还不得被吻中捉鳖啊?”

  刘倩听我这么说,也犹豫起来。

  这时,突然有无数的飞虫朝着我们飞过来,铺天盖地的,就像是蝗虫潮,这些虫子长得像土黄蜂,我在梅山秘传法本里见过,这是毒王蜂,是由蛊师饲养的变异的黄蜂,这些小东西毒性极为强烈,带有麻痹作用,要是被它们沾上,肯定讨不到好去。

  我左摸右摸,不禁暗骂,他么的,四元印被收走了。

  眼瞧着,那些毒王蜂已经飞到我们近前,四五个暗哨也渐渐露出身影,我只得麻着头皮说道:“算了,不管了,先进了山洞再说。”

  说完,我拉着刘倩,转身就朝着山洞里跑去。

  然而,我还是低估了这些毒王峰的速度,我只感觉到脖颈后面有些痛,他么的,肯定是被毒王峰蛰到了,我当下心里微凉,我黄山,估计真得交代在这里了。

  跑到山洞里,脖颈已经微微麻木。

  我勉励回头看,发现那些毒王峰竟然诡异地都停留在山洞外面,没敢飞进来,至于那些黑苗寨的暗哨,则也都是站在外面,对着我们大呼小叫的,可惜,我压根就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如果是威胁我和刘倩的话,那对不住,他们显然是对牛弹琴。

  见他们没敢进来,我瞪他们两眼,然后拉着刘倩就朝里面走去。

  现在,我们没有退路,即便前面是刀山火海,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去闯。

  我问刘倩说:“刘倩,你没有被毒王峰蛰到吧?”

  刘倩摇摇头,说:“没有啊,怎么了?你被毒王峰蛰到了?”

  我苦涩地点点头,说道:“是啊!”

  说完,我就感觉到双腿发软,朝着地上倒去,不得不说,这些毒王峰的毒性真是够强烈的,饶是我从小就修习罗汉法和铁法,此时也是吃劲不住。

  要是常人,只怕在当时就已经晕倒。

  刘倩大惊,惶恐地蹲下身,问我道:“黄山,你没事吧?”

  我虽然全身乏力,但尚且还能说话,说道:“我也不知道,毒王峰的毒你会解么?”

  刘倩微微摇头,“我……我没有接触过这样的毒,你被蛰到哪里了?”

  我苦笑,“脖子后面。”

  “哦……”

  刘倩的脸突然有些泛红,即便是在这漆黑的山洞里,也隐隐看得清楚,要是白天,估计是满布红霞,她把我扶起来,把我拯在怀里,我突然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脸红了,这个姿势,实在很是暧昧,我的脑袋拯在她的怀里,触碰到柔软,让我都有些脸红气喘心猛跳。

  她突然把脑袋凑到我脖子后面,然后,我便感觉到片片湿腻柔软温热。

  呃,我真没想到,刘倩会对我这么好,竟然给我吸毒,要知道,吸毒的危险性是很大的,要是她嘴里有丁点伤口,那她也会中毒,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刘倩也中毒,那基本上代表我们两个只能在这里等死,我没想到,她竟然会为我冒这么大的险。

  心里,隐隐有些感动。

  在我心里,这刻,刘倩也成为可以托付生死的至交。

  很快,我还在怔怔的出身,听到刘倩问我说:“好些了吗?”

  “啊?”

  我回过神来,“好、好多了!”

  我转动脖子,确实好了不少,力气似乎也开始渐渐的涌进我的身体。

  我缓缓站起身来,中途,难免会触碰到刘倩的身体,这样漪逦的情况,让得我们两个都有些尴尬,分外安静,仿佛能够听到对方的心跳,刘倩为打破尴尬,说道:“咱们现在怎么办?”

  我说:“容我想想。”

  我记得刚刚冲进这洞口的时候,那些毒王蜂和那些黑苗寨的汉子对这山洞貌似很是忌惮,都没敢冲进来,显然,这山洞里应该是有什么东西,要么,就是这山洞是黑苗寨的禁地,我看向外面,那几个黑苗寨的暗哨已经不在,毒王峰也都已经消失不见。

  在我的体内,毒王蜂的毒并没有完全被清除,所以,我现在也不敢冲出去。

  我有绝对的把握,这外面绝对还隐藏有黑苗寨的暗哨,他们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把我们逼到这里,然后就这么离开,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着想着,好半天,我也没能下决定,到底是冲出去,还是往里面走。

  外面,突然又响动声传过来,我往外面看去,隐隐有火把的亮光出现,没多久,就有十多个人聚集到山洞的口子处,带头的赫然就是黑苗寨的大长老尸丽花,在她的身侧,依然是那个黑纱蒙面的窈窕女人。

  尸丽花脸色隐隐有些难看,“不错嘛,还能撬开门锁。”

  看着他们都站在洞外面,我心中更加肯定是这山洞有什么让他们忌惮的,既然他们不敢进来,我当下也就有恃无恐起来,笑道:“过奖,过奖。”

  尸丽花冷笑道:“小子,别太猖狂,快从我们的圣洞出来,不然,我让你身形据灭。”

  “哟!”

  我得瑟地古怪叫了一声,拍着胸口,做小鸟依人状,“奴家好怕怕哟!”

  “呵呵……”

  刘倩看着我耍宝,忍不住捂着嘴笑,尸丽花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倒是她身边站着的那个黑纱蒙面女人奇怪,她可能是笑也不是,气也不是,表面上平静地站在那里,但她微微抖动的肩膀,却是出卖了她。

  尸丽花逐渐的怒不可遏,柳眉倒竖,猛然挥手。

  p@酷%匠Es网!正Wb版Nb首发…6

  霎那间,不计其数的白花花的,却长着血红色的翅膀的虫子就朝着我和刘倩飞来,发出“嗡嗡嗡”的声音,我能够清楚地看到,在它们的嘴里,有着细碎却尖锐的牙齿,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古怪的蠹虫,只是看起来便知道,这些虫子不可小觑。

  起码,从看相上,它们便显得比毒王峰恐怖许多。

  而且,我心里也明白,尸丽花作为黑苗寨的大长老,手段不比奢藤花差,她出手,不可能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之前,那些毒王峰在山洞面前乖乖巧巧地不敢动弹,这些虫子却没有受太大的影响,显然,这些虫子的等级要比毒王峰高上太多太多。

  在蛊术里,虫蛊的等级越高,通常也就代表越凶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半吊子道人说:

  唉,心情极度不好,真不知道这叫个什么事,自作孽不可活,我这都是自己“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