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行走在深山里,大家都没有说话,彩虹靠着妙计和尚,刘倩靠着我。

  我悲催啊,妙计和尚他是个和尚,身边却是有着如花美眷陪着,还时不时地笑呵呵地看着他,即便是在这乌漆麻黑的深夜里,也灿烂得如同皎洁的月亮,再瞧我,刘倩虽然算不上丑,但和“漂亮”这个词,也是绝对搭不上边的。

  也罢,也罢,我本来也不是来观光的。

  在深山里摸黑走过足足个多时辰,奢藤花老太太突然从腰间不知道哪个地方吃抠出来包药粉,洒在地上,白色的,但落到地上后,就瞬间化为无色,消失不见。

  我惊讶地看着她,彩虹小声说道:“这是防止觅踪虫的……”

  话未说完,她就被奢藤花老太太回头瞪了一眼,怯怯的,不敢再说话,靠着妙计和尚靠得更近了些。

  我隐隐有感觉,我们离黑苗寨应该不太远了。

  果然,只是在十来分钟之后,我就能够在夜色中看到影影重重的寨子,虽然看不真切,看那棱角分明的房子,和周围的大树显然还是有不小的差别。

  奢藤花的神色都变得凝重起来,我们更是不敢轻易说话。

  然而,我们不说话,并不代表就没人说话,突然有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奢藤花,来就是客,怎么来之前也不打声招呼呢,我也好招待你们啊!”

  奢藤花的脸色唯有变化,说道:“尸丽花!”

  尸丽花,我听彩虹谈及过,她就是和奢藤花并称黑白双花的黑花,在这苗寨的巫婆里,她和奢藤花是最为出类拔萃的两朵金花,年轻的时候是如此,老了,同样是如此,威慑力可以说是震慑所有附近的大小苗寨。

  没想到,我们这还没潜进去呢,就被发现了。

  紧接着,我们就被足足二十来个苗族汉子围住,当然,带头的是尸丽花,她看起来,和奢藤花差不多,养颜极好,只是,那苍老的声音,配上她的容貌,实在是有些古怪。

  我就要掏出四元印,既然被发现,那似乎没什么好多说的。

  在我身边的巫前辈却是突然伸手摁住我的手,轻声说道:“别冲动。”

  那尸丽花耳朵挺灵光的,瞥向我,阴阳怪气地说道:“年轻人,还是别太冲动的好,血气方刚,刚则易折啊!”

  我没有说话,奢藤花说道:“尸丽花,我们落到你手里,你说你想怎么样吧?”

  “怎么?”

  尸丽花瞪大眸子,“奢姐姐,你这是在和我谈条件么?”

  奢藤花笑道:“你会给我谈条件的资格吗?”

  尸丽花摇摇头,“当然不会,奢姐姐你可是白花啊,我怎么能让你委曲求全呢,要不,你带着白苗寨投到我们黑苗寨门下,那样,我们就是一家了。”

  奢藤花嗤笑,“痴人说梦。”

  “呵呵……”

  尸丽花也笑,“那么,奢姐姐,妹子我就对不住了!”

  这老太婆,脸色说变就变,猛然喊道:“把他们抓起来。”

  就这样,我们束手就擒,不是不想反抗,而是实在是没得反抗,虽然说柳伯和巫前辈,还有奢藤花都实力强悍,但是这里可是黑苗寨的地盘,黑苗寨里,总不至于只有尸丽花这么独个高手的,天知道暗处是不是还隐藏着别的高手。

  我们一行七人,被这些黑苗寨汉子团团围着,押往黑苗寨子里。

  黑苗寨的吊脚楼显得比白苗寨要密集些,看来人数不少,难怪他们会有吞并其他苗寨的心思,这世界就是这样,讲究个均衡,均衡方能和平共处,一旦哪方更为强大,就会衍生吞并的想法。

  夜黑的苗寨,除去我们之外,没有人走动,只有虫子和叶子的簌簌声。

  很快,我们就被押到个木楼里面,里面都是粗大的木栅栏,还有许多树叶子,泛着腐朽的臭味,不难想象,这是黑苗寨的大牢,只是,里面压根就没有关押犯人,起码,我没有看到,他么的,看来我们还正巧赶上了,这他么的就是住新房子啊!

  或者说,这是住老宅,天知道这牢房有多少个年头了。

  “进去!”

  这些个黑苗寨的汉子挺凶的,把我们朝里面推攘,大声嚷嚷。

  我有些生气,但见着巫前辈和柳伯,还有奢藤花都没有反抗,我也就没有说什么,这些个大佬都没有咋呼,我这个小愣头青去咋呼,那不是找死么,我可不认为这个尸丽花是个什么善茬,本应该老,却始终不老,像是天山童姥般的女人,都是让人害怕的。

  男女共牢,这下好,我对巫前辈拜师没有成功,倒是结下了牢友之谊,这人间三大铁,一是一起扛过枪,二是一起扛过枪,三是一起做过牢,我能够和巫前辈有这样的缘分,也不知道是我的幸运,还是不幸。

  尸丽花站在牢房外面笑笑,说道:“奢姐姐,那妹妹就委屈你了!”

  说完,她志高气昂地离开,还留下足足有是个黑苗寨的汉子看着我们,看着他们腰间都是囊囊鼓鼓的样子,我就知道这些汉子都是身怀蛊术的人,看来,这尸丽花明面上没什么,但在心里,还是颇为忌惮我们的。

  待得尸丽花走后,我一屁股就坐在地上,苦思冥想。

  虽然我黄山很难活过三十岁,但是这并不代表我就想死在这牢里,我还有很多放不下的人,譬如小铃、父母亲人,还有我那些兄弟们。

  然而,我还没有来得及想办法,脑海就被剧痛占据。

  虽然我承受这样的剧痛已经十多年,但是,仍是痛得满地打滚,莫说是妙计和尚、巫前辈、刘倩他们,就连那些个看守我们的黑苗寨汉子也吓得不轻,巫前辈和奢藤花惊奇地看着我,问我是怎么回事,但是,我却是痛得说不出话来。

  刘倩精通华佗法,但华佗法也只是在封刀、接骨等方面出类拔萃,灵魂方面,她显然束手无策。

  奢藤花面色凝重地给我检查,最终却也只是摇摇头,叹息。

  U3看M正K版章A节{j上酷H匠;》网

  “看来是灵魂方面的问题,可惜,我对救治灵魂也没有什么办法。”奢藤花说道。

  灵魂不像是肉体,是灵体,是最难救治的。

  不知道过去多久,剧痛终于逐渐消散,我的手上青筋毕露,人还在不自禁地抽搐着,看着他们担心的样子,我勉强扯出个笑容,说道:“我没事……”

  柳伯问道:“小山,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在柳伯家里学习蛇法的那段时间,他也察觉到我的不对,曾经问过我同样的问题,只是,当时我只是随便敷衍过去,现在,看着妙计和尚他们关心的样子,我觉得,这样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我说道:“我小时候被王八精附体,现在它在跟我争抢肉身的控制权呢!”

  其实,事实也不是这样,应该说,是王八精想脱离我的灵魂,破开封印。

  在牢房里,我们呆过足足两天,根本就不知道外面的天色,只是看手机才能知道时间,而且,这破地,连个手机信号都没有,我说尸丽花那老妖婆怎么连手机都不拿走我们的呢,原来是有恃无恐。

  这老妖婆,真是太没人性了,足足两天,我们粒米未尽。

  我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听到咔嚓咔嚓的声音,睁开眼睛,看到有两个黑苗寨的汉子正在开门,尸丽花也站在他们的后面,这个老妖婆,我这倒还是这两天来头次见到她,在她的身边,还有个穿着黑色纱衣,用黑纱蒙面的玲珑女人,即便是在这布满恶臭的牢房里,也仍自散发这诱人的漪逦香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半吊子道人说:

  昨晚真是抱歉,实在是突然有事,今天争取还写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