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计和尚听到我的话,却只是摇头。

  柳前辈则是说:“解铃还需系铃人,看来,要想救老和尚,我们还需要找那个黑苗寨的巫婆才行。”

  “可是,她能愿意吗?”我问道。

  b酷;\匠网\首;发u☆

  巫前辈说:“愿不愿意,那就得看我们的本事了。”

  我和妙计和尚对视一眼,妙计和尚说:“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我问他,“那你自己的伤怎么办?”

  他说:“只是点小伤,不碍事的。”

  我其实看得出来他的伤不轻,只是,他和普心老和尚的情谊极为深重,亦师亦父,我也不好阻拦他,也罢,到时候多照顾着点他吧,妙计和尚是我的生死兄弟,他的事,就是我的事,哪怕是我自己犯险,也不能让有伤的他去犯险。

  商定之后,我们几人没有再做迟疑,在妙计和尚的带领下,驱车前往苗寨。

  苗寨,有明面上的,也有暗地里的,明面上的苗寨,大多都是旅游景点,要么,就是普通苗人居住,真正的纯血苗人传承,蛊术传承,还是在暗地里的苗寨,这些苗寨大多隐于深山中,常人寻不到踪迹。

  在妙计和尚的带领下,我们左转右转,最终无奈把车停在山里。

  不是我们不想直达黑白苗寨,实在是这山路崎岖,不,简直就是没有路,到处都是参天大树,车子压根就开不进去,我们用树枝草草地把车子盖住,然后便徒步前往苗寨。

  这深山里,很是湿润,有不少毒虫的踪迹。

  还好的是,我们这行人里,柳伯精通蛇法,对其余的毒虫也稍有涉猎,巫前辈更是一身水法深不可测,水法是梅山法里的精髓,几乎各法都要涉及些,至于那刘倩,她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也知道用药防止蚊虫叮咬。

  于是,我们倒也不畏惧这些毒虫。

  渴了,就喝自己带的水,饿了,就吃随身背着的干粮,如此,我们竟然是在这丛林里穿梭过两天的时间,前面,仍是无边无际的参天大树,看不到空旷,我们已经数次问妙计和尚苗寨在哪里,这次,他终于说道:“就在前面,还有半个小时就能到。”

  两天多的跋山涉水,我都有些腿脚酸软,没想到,刘倩这姑娘居然还能坚持下来。

  又是半个小时,前面的地势陡然拔高,似乎是个绝壁,然而,当妙计和尚带着我们爬上去的时候,我才陡然发现,后面的地势只是稍稍往下面降,是个洼地,这在山前,是绝对看不出来的,这洼地范围极大,又极为隐秘,当得上是个桃源宝地。

  在这洼地里,同样是树木茂密,我们瞧去,根本就看不到苗寨的踪影。

  我疑惑看向妙计和尚,他说:“苗寨就在这片洼地里,只是这里因为视觉效果,所以我们看不到而已,走,我们下去吧!”

  这货现在脸色极为苍白,他本就身上有伤,完全是强撑着到这里的。

  我张张嘴,想要劝他休息休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化为叹息,“下去吧……”

  我扶着妙计和尚,继续往下面走,看着近,走起来却是远,我们竟然是往下面走过个把小时,都还没有看到苗寨的影子。

  走着走着,正在我忍不住又想问妙计和尚还有多远的时候,前方终于出现吊脚楼。

  我们都是大喜,匆匆朝着那吊脚楼走去,随着距离越来越近,也有越来越多的吊脚楼出现在我们的眼前。

  “站住!”

  眼看着就要到那苗寨里,却是突然冒出几个人影来。

  他们都穿着苗服,花花绿绿的,腰间系着长腰带,诡异的是,竟然都是白色的,妙计和尚说:“这些都是白苗寨的兄弟,你看他们腰上系着的长带子,都是白色的,苗寨有‘花苗’、‘黑苗’、‘白苗’、‘箐苗’等,这些从他们的穿着和腰带上就看得出来,要是黑苗,就多穿着深色的衣服,显得比较简单,花苗的则是比较花哨。”

  我听他说完,松了口气,妙计和尚说过,他还有普心老和尚和白苗寨关系不错。

  果然,只听得妙计和尚叽里呱啦地和那几个白苗人说了几句苗话,那几个苗汉子将信将疑地将我们左瞧右瞧,然后挥挥手,示意我们跟在他们的后面,带着我们往寨子里走去。

  我拍拍妙计和尚的肩膀,说道:“不错啊,和尚,苗话都会说。”

  妙计和尚难得的没有自夸,只是笑笑,有些古怪。

  又是十多分钟过去,我们穿梭在吊脚楼密布的苗寨里,一路上,有不少的苗族妇女、孩童,好奇地看着我们,其中,竟然还有些和妙计和尚认识的,操着我听不懂的苗话,给妙计和尚打招呼,妙计和尚也朝他们微笑。

  此时,那几个带路的苗族汉子也终于完全相信我们。

  苗寨,轻易是不让人进的,而能被苗族人领进寨子里的,大多都是他们的朋友。

  我看着这些黑黝黝的白苗族孩童们,感觉他们真的比城市里孩子多出不少活泼劲来,起码,没有那么娇气,就连从小在村子里长大的我,经常满山跑,跟他们比起来,也仍是显得没有这么充满野性。

  离着最中心的苗寨越来越近,妙计和尚的步伐也越来越快。

  到那吊脚楼前时,我发现,这吊脚楼竟然还有几个苗族汉子在守候,他们的腰间都是鼓鼓的,显然是藏着什么东西,如果我不出乎我意料的话,估计是些什么瓶瓶罐罐的,他们显然认识妙计和尚,点头致意,没有半点阻拦。

  领我们进来的几个苗族汉子和这几个守门的汉子说过几句,然后离开。

  我听得云深雾坠的,压根就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这时候,从吊脚楼里突然跑出来个穿着苗服的漂亮姑娘来,带着几位灿烂的笑容,就像是天边的彩虹,格外的精灵,这么些年,我还是头次见到这么充满灵性的女人,她很高兴地看着妙计和尚,“妙计哥哥,你来啦?”

  妙计和尚喊道:“彩虹!”

  这他么的,不对劲啊,听着他们两个打招呼,我怎么就有种他们是在互相喊着“情哥哥”、“情妹妹”呢,不对劲,绝对不对劲,妙计和尚只怕和这个叫彩虹的白苗族姑娘有些猫腻啊,可是,这家伙是个和尚诶。

  他喝酒吃肉,尚可原谅,要是找女人,那未免也有些太冒天下之大不韪了。

  我看向妙计和尚,问道:“和尚,这位姑娘是?”

  妙计和尚说:“这是彩虹,我妹妹,也是白苗族大长老的亲孙子。”

  说完,他又对彩虹说道:“彩虹,我来给你介绍,这是我兄弟,黄山,这几位都是他请来的高手,这位是柳伯,这位是巫前辈,这位是刘倩姑娘。”

  “柳伯好!”

  “巫前辈好!”

  “刘倩姐姐好!”

  彩虹妹子朗朗大方地给我们打招呼,看着她灿烂的笑脸,听着她清脆得如同风铃般的声音,我似乎感觉这几天的疲惫都消散不少,一方山水养一方人,这苗寨深处大自然之中,山清水秀的,也唯有这样的地方,才能养育出彩虹这样轻灵的姑娘。

  我们也纷纷跟她打招呼。

  倒是妙计和尚显得格外的心急,“彩虹,我师傅呢?”

  彩虹说道:“普心爷爷就在屋里面呢,我奶奶正在给他服药,走,我带你们进去吧,不过,你们可要小声说话哦,我奶奶在给人治病的时候,最不喜欢别人打扰了。”

  我忙不迭地点头,柳伯和巫前辈则也是理解地点头笑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半吊子道人说:

  今晚就一章,明天三章补上,今天去了趟益阳,实在是太疲惫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