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滚出去!”

  我猛然喝道,拔腿就朝着黄英俊冲去。

  黄英俊被女鬼附身,竟然是全然不顾那腿骨折,一瘸一拐地也朝我冲来,速度还飞快,张牙舞爪的,满是凶恶。

  我手执四元印,催动体内的灵力,让得四元印上青光大冒。

  只是,那女鬼也端得了得,竟然也不怎么畏惧,驱使着黄英俊的双手就朝着我的脖子掐来,我猛的抬脚,踹在黄英俊的身上,只是,我怕伤着黄英俊,不敢太过用力,那女鬼附身后,黄英俊的力气又非常的大,没有把他踹飞不说,倒是我自己腾腾退了几步。

  见到这样的情况,黄英俊咧嘴“咧咧”阴笑。

  我彻底地被惹恼,这女鬼分明就狗眼看人低啊,要是不使出点真本事来,她还真当老子是病猫,我口中默念法咒,驱动四元印的斩鬼效果,在天眼的效果下,四元印的前端竟然是冒出来束青光,看起来分明是剑。

  我从未用过四元印的斩鬼咒,现在才知道,原来这斩鬼咒,就是这样的效果。

  我是个愣头青,也没多想,抓着四元印,就朝那咧咧笑,冲过来还想掐我的黄英俊刺去,他瘸着个腿,动作却还是异常灵活,竟然是扭着肥臀躲闪过去,然后猛地双手横摆,拍向我的胸口。

  情急之下,我往后就是个铁板桥,堪堪避过。

  我可不敢让黄英俊随便拍到身上,他现在力大无穷,要是我被他拍中,还能不能有战斗力都是两说,而这大夫性情古怪,他说不插手,到时候,即便我真的被这女鬼撂倒,他是否插手都难说,说不定就会这么看着我去死。

  我是断然不敢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的。

  见我矮身躲过,黄英俊直接蹦起来,竟然是朝着我身上压来,那肥硕的身躯上肥肉抖动,当真是有泰山压顶的威视,我施展铁板桥,动作不便,根本就来不及躲闪。

  “嗤!”

  我是破罐子破摔,干脆抬起手,四元印朝着扑上来的黄英俊刺去,自己单手难以支撑,直愣愣地跌坐到地上,差点摔得我屁股开花节节高,心里差点把黄英俊这家伙的祖宗十八代骂个遍,也不知道这货是得罪了谁,竟然引来这么大的麻烦。

  轻响。

  随即,就是那女鬼的凄厉惨嚎,四元印前面的剑光从黄英俊身上穿透而过,那女鬼猛的从他背后冒出来,浑身阴气飘散,黑发胡乱地飞舞,满是惊骇,随即很快便忽闪忽灭起来,最终,化为阴气,继而烟消云散。

  黄英俊睁开眼睛,趴在我的身上,瞪眼看着我,“你干嘛?”

  我猛地把他推开,猛然间发现,这四元印的剑光刺在他的身上,竟然连半点伤口都没有,我心中感觉侥幸至极,其实,当看到四元印这前面的剑光的时候,我心中就隐隐有些猜想,这四元印的剑光只能对灵体造成伤害,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正欣喜着,我却是突然感觉到胸口极为沉闷,忍不住,一口鲜血直喷而出。

  WN更D新CM最快M$上酷匠8%网u

  黄英俊趴在地上,惊讶地看着我,问道:“黄山,你怎么了?”

  我苦笑,摇摇头,说:“没事!”

  其实,我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我现在的法力,根本就还不能支撑我使出四元印的斩鬼咒,我这次强行使用,实在已伤自己的元气,只是,刚才也是没有办法,我一时半会收拾不得那女鬼,而黄英俊被附身越久,对身体的伤害也就越大,我实在是不能眼看着他受伤害。

  那大夫显然没有关注我的伤势,推着轮椅过来,满是惊讶地指着我手中的四元印,问道:“这、这可是我们梅山教的无上法器,血器四元印?”

  我摇摇头,故作叹息道:“只是仿品而已。”

  大夫点点头,竟然也没有多问,只是说:“你们随我进去吧,我给你们疗伤。”

  我用天眼再看黄英俊的膝盖,发现那阴气已经消弭无踪,还好,他的生命无忧。

  回到雪莲诊所里,大夫连夜给黄英俊治疗腿伤,先是用推拿法将他的骨头正位,然后又按摩许久,最后,在他的膝盖上虚空画符,又用黄纸画符,泡碗符水,让黄英俊喝下去,黄英俊估计是身心疲惫,洗完澡,换掉被自己尿湿的裤子后,没多久就在房间里沉沉睡去,发出如母猪般的鼾声。

  而我,却是没有睡意,四元印的消息走漏,我不知道这大夫究竟是否靠得住。

  现在,我唯有希望他相信我说的话,只当我手里的四元印是个仿品,毕竟,在咱们这个圈子里,大多数厉害的法器都有很多仿品,四元印有仿品,实属正常。

  我的伤,大夫却是无法救治,他最擅长的还是华佗法,于是,我只得用梅山秘传法本里,雪法和茶法的记载,给自己配些中药,还有茶,准备慢慢调养身子,天道报应,循环不爽,没想到,我刚刚灭掉那女鬼,报应就来得这么快,这孽,果然是造不得的。

  眨眼间,我们竟然是在这紫气东来安置区呆过大半个月,在亚亚、小铃,还有我爸爸妈妈的帮助下,我们的生鲜超市终于开张,名字叫“天添鲜”,我和黄英俊两人都是伤病在身,每天都少不得要去雪莲诊所溜达几趟。

  那大夫名为刘剑秋,他还是对我们爱理不理的,果然是性格古怪。

  倒是那个“雪莲”,她的真名叫刘倩,小名才叫雪莲,经过这些天的接触,我才发现,这身材好到爆的“丑妞”其实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这些天没少照顾我和黄英俊,我对她的印象,也渐渐地开始好起来。

  当然,我压根就没有那方面的想法。

  我曾开口对刘剑秋表达过自己想要向他学习华佗法的想法,只是被他拒绝,很直接地拒绝,说:“我不了解你的为人,以后再说。”

  对此,我没有丝毫办法,我可不敢像牛皮糖似的粘着他,不然得被他削死。

  刘剑秋不愧是华佗法的正宗传人,那手本事是没得说的,起码在接骨这上面,我还真没有看到哪个医院的医生比他还厉害,不过是短短的大半个月,黄英俊竟然就能够连蹦带跳,而且,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打过石膏,只是糊些黑糊糊的药。

  巫前辈那边,始终都没有催促我,这让我感觉,他似乎对寻找十二法器也不是很上心,我甚至在想,他之所以答应郑龙寻找十二法器,是不是就为拿郑龙的那点钱,要不然,他也不至于到现在还不催促我。

  不过,话又说回来,像他那样的高人,应该不会在乎钱财吧?

  元气恢复的我,也开始在店子里做生意,每天都为这小菜的几毛钱而纠结,连我自己都觉得有些无语,倒是黄英俊挺有干劲的,这天,我正在切肉,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我切完肉,那边已经挂掉,我掏出来看,竟然是妙计和尚打的电话。

  说起来,自从那天打他的电话没人接后,这家伙的电话始终打不通,也没有回我的电话。

  见到是他打来的电话,我的心终于放松下去,起码这家伙还活着,要是这腹黑的家伙死掉,我的生活还真是要缺乏不少乐趣的。

  我连忙给他回拨过去,没几秒,他就接通。

  我笑道:“和尚,你跑哪里泡妞去了?”

  妙计和尚的声音却是前所未有的沉重,“叫上柳师叔,快来云南救我师傅。”

  他嘴里的柳师叔,就是柳前辈,也就是教我蛇法的柳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半吊子道人说:

  刘剑秋和刘倩的龙套上场,是否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