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死党,我有五个,给我打电话的,是黄家耀。

  这货肚子微挺,有点小胖,因长相酷似芒果台陈英俊,外号“英俊”,又因为姓黄,也有人称他为“黄英俊”,家境普通,高中毕业考的专科,现在已经辍学,在外打工。

  我接通电话。

  “喂,英俊啊,什么事啊?堂堂业务经理怎么想起给小民我打电话了?”

  -酷BY匠网c;永久x/免ch费…看◇Z小Z}说

  黄英俊笑,“嘿嘿,我辞职了。”

  他之前,是销售床垫、席子等床上用品的,听说颇得那老板赏识,刚刚去就是什么业务经理,当然,现在就算是最低级的推销员,那也肯定有个组长头衔的,要么就是片区经理,总的来说,都是大佬,挂着经理的名,领着普通工人的钱。

  我问他:“不是干得好好的?辞职干什么?”

  他说:“没什么,工资太少,干着没劲,黄山,要不咱俩合伙开个店?”

  我被他说得愣住,这货怎么突然想起来找我合伙开店了?

  好半响,我才说道:“开什么店?”

  我承认,我有些意动,之前拿二十五给爸妈,我身上的余钱不多,而那二十五万,也没有把修理厂的空缺完全补起来,我现在还是很差钱的,要是黄英俊的提议好,那当真可以试试,反正我也不用去学校的。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李玲莎死后,我有点避讳那个地方。

  他说:“我想搞个蔬菜店。”

  我惊讶万分,“什么?蔬菜店?你什么时候有这个想法的?”

  他说:“现在也不晓得开什么店子好,蔬菜店成本低,利润也还可以,黄山,我们一人出一半,就在宁县搞个蔬菜店怎么样?”

  我有些犹豫,我没有开过店子,还真不知道蔬菜店怎么弄。

  在我犹豫的时候,黄英俊又说:“选地址、门面、装修等一些前面的事情我来负责,讲实话,我想跟你合伙,其实是看中你屋里的关系,你爸爸人际关系广,说不定可以给我们拉些配送,那个赚钱。”

  我笑:“都是兄弟,莫讲这些。”

  其实,我心里也明白,和黄英俊合伙,资金各出一半的话,他是赚了大便宜的,毕竟他不是本地人,拉不到配送,而配送,又恰恰是最赚钱的,要是别人,我完全就可以靠拉配送入股,借鸡生蛋,空手套白狼。

  不过,黄英俊和我关系很铁,是这么多年的铁兄弟,我却也不想和他计较这么多。

  我不是那种见不得身边人情况比自己好的人,我巴不得他们都混得好,那样,日后自己要是有什么困难,也不愁没个人帮忙,于是,我又说道:“你先去看门面吧,等看到告诉我就是,我无所谓,不过这段时间我没有空,可能所有的东西都需要你来操持。”

  “嗯嗯,开张后你能有空就行。”黄英俊说道。

  我说:“好!”

  当时,我没有想太多,毕竟没经验,总以为开店是件容易的事情,直到后来正式开干,这才明白,赚点小钱也颇为不易,起码,那每天凌晨三四点去起床进货,然后忙一上午的配送,这就足以让无数的年青人望而却步。

  回到湘潭,我和小铃也没有去学校,而是直奔柳前辈家里而去。

  这次回来,我没有给大学里的死党们打电话,高飞、黄维昊、卢林勇、李承奥、范天文他们,我都没有联系,至于郑龙,那我更是不会主动去联系他,直到现在,我的心结都没有解开,自己心爱的女人,被贴心的兄弟弄上床,这种伤害,不是轻易就能够忘却的。

  柳前辈家里,还是他,还有他老婆,以及那个智障的儿子在。

  似乎,柳前辈并没有什么走得很近的亲戚,直到许久之后,我才明白,这或许就是修道之人的悲哀,像我家这种,还算是很好的,饶是如此,爷爷也算得上是遭灾,死得早,修道之人,很少有命很好的。

  我和小铃在柳前辈家里住下,我每日跟柳前辈学习蛇法,小铃则是陪伴在我身边。

  只是,柳前辈却始终不让我称呼他为师傅,他说,我是梅山之主,他教我蛇法是分内之事,但是,他不能让他们蛇法的传承断掉,他会去寻个真正的徒弟,把蛇法传给他,可惜,他儿子是个智障,接受不得传承,这实在是个遗憾。

  说及柳前辈儿子的智障,据柳前辈所说,似乎是三魂七魄不全所导致。

  在柳前辈的授意下,我开始成天地和他养的蛇打交道,几乎除去吃、睡外,时时刻刻都在一起,还好,这些都是蛇,不然,小铃肯定得吃醋。

  之前,我还觉得这些蛇挺让人心颤的,显得格外的阴冷,特别是那双三角眼,还有花花绿绿的鳞片,让人渗得浑身汗毛倒竖,但现在,和这些个小家伙成天的打交道,我发现其实它们有时候还是蛮温顺的,绝大部分都不会主动去攻击人。

  柳前辈所养之蛇品类极多,大多是毒蛇,最珍贵的,是条黄金蟒。

  不过,那条黄金蟒却是柳前辈养给他自己儿子的宠物,兼职捕捉老鼠,这让得我大叹,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啊,两米长的黄金蟒,就是放到外面去参观,也能给自己创造不少收益啊!

  毒蛇,本地常见的,不常见的,没有的,柳前辈这里几乎都有。

  如本地常见的有竹叶青、银环蛇、眼镜蛇、五步蛇、金环蛇、蝮蛇等等,不常见的如白头奎、响尾蛇什么的,最为特殊的,是那条“莽山烙铁头”,这蛇,是个姓肖的老人在莽山发现的,毒性古怪,体型巨大,黄绿相间,花纹正着看是方块,斜着看却又是三角形,尾巴是白色的,这和五步蛇有颜色的差异,但是,其毒性比之五步蛇还要更为险恶。

  我真没想到,柳前辈居然还能够弄到这种根本难以找到踪迹的蛇。

  时间流逝得飞快,眨眼间,我竟然就在柳前辈这里呆过两个月,这两个月的时间里,黄家耀是与我联系得最多的,看门面、装修、置办架子、广告牌、收银台等都是他一力在操办,因为顾虑着我这边暂时没空,他还是压着进度,饶是如此,两个月,也已经全部置办妥当,只差去进货,然后开业。

  这天,柳前辈给我说:“小山,你各种波动的吹奏方法都已经颇为熟练,蛇的品种也认识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就只是实践了,我这里的蛇,都被我驯服,你操控起来也比较容易,而在外面的蛇,或者是别人操控的蛇,你想要操控,就比这要难上许多,你记住,出去之后,千万不要掉以轻心。”

  我知道柳前辈对我的课程已经接近结束,点点头,“恩!”

  通过两个月的相处,以我现在和柳前辈之间的关系,是不需要说谢谢的,亦师亦友,甚至还带着几分亲情,我说:“柳伯,那我就先带着小铃回宁县去了,这些天,多谢您的教导,要是有什么事情,打我的电话就是。”

  柳伯瞪眼,“放什么屁呢,用得着和老子道谢么?”

  唉,能和普心老和尚势均力敌,不落下风,柳前辈显然也不是个易与之辈,性情古怪,端的是不好估摸啊,我这些天,莫说是挨骂,挨打都是常事。

  就在当天的下午,我和小铃准备动身离开柳伯家里。

  柳伯说出去有事,没有给我们送行,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因为舍不得,反正,我离开之前,好说歹说地给了柳婶一万块钱,她本是不收的,但最终还是经不住我的强求,我知道,其实柳伯家里经济情况真不怎么好。

  而我能给他的,却也就只有这点点钱而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半吊子道人说:

  恩,回到宁县,大剧情算是初步铺开了,明天开始第二卷——“法器疑云”。

  今晚,就到这吧,我也需要好好构思下,总不能写得大家看不下去的。